正文 第11章 chapter11

    教务处接下来的人心惶惶暂且不提。

    往学校外面走的路上,封择挣了挣被楚绡紧紧攥着的手臂,期期艾艾地开口:“叔叔,等一下——”

    “恩?小择还有什么事?”楚绡停下脚步问。

    “那个我,我……”涨红了一张脸,封择弯腰夹腿,恨不得整个人都埋进地底的缝隙里,“我想去厕所。”

    蹲坑*来的太强烈,就像一阵龙卷风~

    噫~都是便秘的锅!

    目视着小孩儿忽闪忽闪的水润大眼睛,楚绡哭笑不得:“我陪你。”

    “不,不用了!”

    快速挣脱男人的束缚,封择想也不想就跑回教学楼一层内,金立中学每层楼拐角都设有卫生间——坑大,便捷,卫生。

    恩,学生党值得拥有。

    通体舒畅的搞定三急之首,封择推开隔间的门正要去往洗手池,却听隔避坑池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好奇地往旁边看一眼,不想从隔间内走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少年。

    李珏手边勾着低腰牛仔裤走出隔间,看到封择并不惊讶,反而是颇有兴趣的勾起嘴唇:“也来上厕所?”

    ……这种如同“好基友在厕所不期而遇,然后友好互问厕所上的爽吗”的诡异感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啊喂!

    按照剧本写的不应该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你挑衅我一句“啧,真是又短又小”,我再回敬你一句“哟,包`皮割的挺漂亮”的画风吗?!

    再不济两人粗俗一点就该滚到一起,嘿嘿哈哈,你伸拳我勾脚了啊![什么鬼!]

    “第三次见到你了,可你的眼睛还是那么漂亮,明明受了那么多欺辱,为什么这里还是那么清澈?”

    游走于奇怪次元的思绪犹如脱缰的野马,封择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李珏“壁咚”在了隔间门板上,下意识的皱皱眉头,他伸手就要拍开少年撑在门板上的手臂。

    他又不是萌妹子,才不吃这套!

    “千万别动哦,否则……”李珏低笑一声,他比封择高了半个头多一些,低头说话时吐出的气息恰好喷洒在封择的唇角鼻尖,暧昧的姿态仿若下一秒便会狠狠印上那朵颜色比花儿还要娇嫩的唇瓣。

    封择只好停下动作,瞪大了眼。

    李珏似乎因此更加愉悦了:“本来只打算让这双美丽的眸子只看我一人。不过可惜了,我忽然觉得,与其是那样,倒不如让这双眼睛染上阴暗与浑浊,才更能令人愉快呢?你说是不是?”

    亲,你在说啥?什么清澈阴暗的,眼睛不就是眼睛嘛,最多他的比旁人大了那么一咪咪而已。

    正要对这种极为中二的思想表现出极为的不赞同。但紧接着,封择就没那个精力表示什么自我观点了,因为李珏本来撑在门板上的手忽然擎住他的后颈,一个手刀下去,封择眼前逐渐变成一片漆黑。意识丧失前,他脑海里只剩下三句话——

    摔啊,他竟不知女主他弟弟是个隐藏变态!

    艾玛,他还没洗手!

    等等,李珏这个死变态好像也没洗手!

    #论轻微洁癖对上茅厕没洗手的怨念#

    教学楼外,楚绡站在喷泉边,心跳有一瞬停拍了下来。

    意识回拢的时候,封择眼前还是一片黑。

    眼部紧绷的感觉大概是被人蒙上了眼罩,他试着动动身子,身下触感柔软,像是躺在一张床上。双手被绳子束缚在了身后,双腿也同样的被绑在一起。

    腹部用力双腿紧绷,他调整好姿势猛地从床上做起来。

    他的腰部力量可是很棒的!

    “砰——”

    好像撞飞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恍恍惚惚地摇了摇脑袋,封择觉得脑仁有点疼。

    而床侧,李珏面色古怪地捂着鼻子从地板上爬起来,一时说不出话。他的鼻梁青紫了一块,隐约还能闻到鼻腔内淡淡的血腥味。从床前抽纸盒里取出一张纸巾迅速塞住鼻端,他神色冰冷的抬手挑起床榻中神色茫然的某人的下巴:“就算是被绑起来,也不肯老老实实地呆着吗?!”

    咦?屋里什么时候有人了?

    封择歪歪脑袋,而且他怎么听着这充满鼻腔共鸣的声音有点耳熟?

    “李珏?”回想起黑暗到来之前情形,封择不自在的动动身体。

    “记起来了?”食指顺着下巴向上,描摹过他红润的唇,挺翘的鼻尖,最后覆上少年那脆弱的双目,李珏蓦地笑了,他的笑声有些低哑,像是邪恶的撒旦用言语迷惑着世人,“这么一双美丽的眼睛,真的好想挖出来好好收藏。”

    指间点在那层薄薄的眼罩上,仿佛稍微一用力就能戳穿,然后挖掘出他心爱的宝藏。

    “你想做什么?”

    封择打了个哆嗦,果然,变态的世界不可理喻。

    “别怕。”明明是安慰的话语,但李珏平静的声音听在封择的耳朵里却格外毛骨悚然,“我只是想跟你分享一下我的一些想法。而且,比起将他摘下来收藏,我已经找到更好的保存方法。”

    “什么……保存方法?”封择试图躲开触碰。

    目光在少年挣扎时微动的喉结上停留片刻,鲜细脆弱的脖颈愈加激发出李珏心底的颤栗。迷恋的埋首在少年颈侧,闻着少年身上好闻的味道,他缓缓开口:“当然是让你成为我的。”

    “只要你完全属于我……”他的双眸里是阴郁的暗沉,心头躁浮的是一片滚热的迫切。他迫切的想将这个人永远关闭于黑暗之中,迫切地想让那双干净的眸子染上跟他同样的色彩。

    将封择关在了屋子里,李珏一个人出了屋。

    四肢被束缚地更加紧实,空乏的胃里泛着饥饿感,双眼被蒙的封择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后悔早上因为没有胃口而只吃了一个小笼包。心头默念十遍“美食万岁,浪费可耻”,他开始沉思剧情的走向到底是在哪里出了错——

    原剧情里女主的十佳好弟弟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嗜好特殊的小变态呢?!

    屋内的空调被调的有些低,封择有些怕冷的缩缩脖子,在床上一扭一扭,最后找了个温暖的位置蜷缩在一起。

    眼前一片黑暗,使他一度忘记了时间流逝。昏昏沉沉中,他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

    他都失踪这么久了,楚绡不知道有没有发现。

    他会来找他吧,会吧?

    李小柔背着背包走进李家别墅,就见到她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同父异母弟弟竟然端了一碗粥,正要上楼。

    两人的身体相互交错而过,谁也没有理会对方。

    倒是李小柔多看了一眼李珏手中端着的粥碗,是混着燕麦味道的牛奶粥。忽然就想起了楚宅里的那位侄少爷跟楚氏当家。

    牛奶的味道啊……

    真是让她既遗憾,又有些不甘呢。

    回到自己的屋内舒服的泡了半小时的澡,她准备去厨房做点东西吃。再次莫名其妙的想起李珏端着的那碗牛奶粥,李小柔讽刺的嗤笑一声,总归这个李家一切都是围着大少爷转,她这个空有名头的大小姐,可没人特地为自己准备东西吃了。

    不料还没踏出屋门,一声刺耳的碎碗声便从隔壁传进耳里。奇怪的皱皱眉,李小柔擦着未干的发打开房门,就看见李珏砰的一声合上隔壁房门,白色的牛奶粥尽数从他黑色的衬衣上缓缓流下——

    这么落汤鸡的场景,她好像在哪里似曾相识?

    表情瞬间“囧”了那么一秒,李小柔便在李珏阴沉的目光下砰的将门迅速关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过我关起房门再幸灾乐祸,你奈我何?!

    有本事咬我啊~

    被楚家辞退的李小柔经历了四天以来最开心的一刻。

    门外,李珏冷哼了一声,随后看着身上粘腻的牛奶粥,厌恶的皱了皱眉。

    ###

    “还没有找到?!”砰的一脚踹倒临近的茶几,楚绡脸色铁青的站在金立中学校长办公室里,对着呆若木鸡的校领导沉声道,“去把附近所有的监控都调过来!”

    “是、是、是。”张茂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地细密汗珠,内心直叫苦。

    大老板的侄子在自家学校走丢,学校监控又意外遭遇故障——要是还找不到那位小祖宗,他这个校领导怕就要当到头了。不,或者说金立就要玩完儿了。

    暗骂着是哪个不长眼的把人给拐跑了,张茂急匆匆的出了学校,吩咐下去挨着周边的监控,一个一个调取。

    晚上七点一刻,夜幕已经降临这座城市,楚绡一动不动的坐在校办公室内。

    办公室里没有开灯,男人沉默的身影仿佛融入了黑暗。

    “宝贝,你在哪儿?”

    透过零星的光线看着手掌上的纹路,男人猛地狠狠地攥起拳头,一圈挥向墙壁。

    鲜血沿着手指缓缓流淌,黑暗中,一阵清亮舒缓的音乐响了起来——

    那是小孩儿贪玩时给他设下的来电铃声。

    “老板,有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