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 chapter9

    封择坐在天蓝色的大床上,觉得整个数据库都不怎么好使了。

    他是怎么上楼回屋的来着?!

    明明刚刚大家还在很愉快的交流“论小少爷不小心喝掉了掺了牛奶的甜品到底是谁的错”这个看起来就又长又臭的问题,怎么一眨眼,情况就变了?

    让我们镜头拉回十分钟之前,封择同志的视角——

    艾玛,喝牛奶了,要吐要吐要吐,哦不!呛到了!

    宝宝,不能呼吸了!要楚叔叔的薄荷味才能张嘴!

    噫~楚叔叔要追究责任了!女主终于站出来了!爱的火花就要出现了——

    李小柔大义凛然:“都是我的错,跟管家无关!”

    管家直言:“不,责任在我。我要给女主顶锅。”

    封择瞪眼:“艾玛管家伯伯你添个什么乱,这事儿跟您一毛钱关系都没啊!”

    最后楚叔叔总结陈词:“既然小择说跟管家没关系,那你们这些凡人就都退下吧。至于这个兼职工,就收拾收拾东西回了吧。”

    诶诶诶?这节奏不对啊!

    我说楚叔叔你怎么就让女主回了呢?女主走了你下半辈子怎么办?恋爱还谈不谈了,老婆还要不要了!没了命定恋人难道你要跟自己的右手过一辈子吗?!

    跟这东西可没法扯证啊!

    于是,星网良心牌“虚拟人”看不下去了——

    “不要!”情急之下,封择脱口而出,只是接下来的措辞磕磕绊绊了些,“小柔姐很好,这都是我的错……其实刚刚的甜品很好喝!真的!只是……只是我不小心呛到了而已。叔叔你看,我已经没事了,哈哈……连吃甜品都能被呛到,我真是太弱了……我,唔!”

    “别说话。”

    楚绡面无表情的抬起手指轻轻按上封择一开一合的红润嘴唇。少年局促又紧张的模样让他有些焦躁,他不晓得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听到少年一开口却总是在替别人求情开导的话语,他的心中就像扎了根刺,一拨一疼。

    忽然就想到了少年是否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从下午小孩儿班导口中的早恋嫌疑,再到今晚激动地替眼前年轻靓丽的女孩子说话求情……或许小孩儿对于这些人并没有特别的意思,但是之后呢,等他长大成为一如他父亲一般英俊男子的时候呢。

    他的少年总会带着一个年轻而充满朝气的女孩子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几乎可以想到那个美丽的女孩子会与他的少年有多么合拍,他们会是人人口中羡慕的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身上一下子就失了力气,楚绡觉得自己的思维设定一定在哪里出了差错。不然他为什么一想到未来光景,不仅心是酸的,涩的,连情绪都晦涩如铺天盖地的乌云滚滚,阴暗的让人喘不上气。

    客厅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李小柔站在原地真正的手足无措起来。她不笨,看得出楚绡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表现而产生特殊的想法,哪怕连一丝好奇也没有。这个认知让她有些挫败,但这点还并不足以让她放弃这个暗恋已久的优质男人。

    封小少爷的求情让她惊喜,但楚绡的反应却让她陷入了更大的不安之中。这个男人眼底酝酿着风暴,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绝不能在这个时候随意招惹处在危险边缘的男人。

    会摊上大事的!

    “先生……”管家显然没有这么多的顾虑,方才口袋中的手机响起,正是金立中学校董张茂发来的信息,“您下午要的文件已经被张先生发到了您的邮箱,您看……”时间不早了,先让咱们小少爷休息了吧?

    楚绡神情一动,低头看向怀中面带疑惑的小孩儿,他的还拇指按在小孩儿的唇上,小孩儿却就那么毫无防备的放松了脖颈的力量,将下颚垫在自己手心中。从他的角度看来,就像自己小心翼翼地托着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忍不住上手使劲揉了揉,楚绡直视着呆愣愣的小孩,柔声开口:“我去一下书房,你先回屋里等我?恩?”

    一个简单的“恩”字,愣是男人绕出了如同山路十八弯的千回百转的宠溺味道。

    晕晕乎乎的回到回屋内,封择的耳畔还意犹未尽的回荡着楚叔叔这声撩人耳骚。感慨一句如果楚绡改行去做声优职业,那也肯定不愁粉丝多多,而且肯定会有很多迷妹们天天喊着给他“生猴子”吧。

    虽然奇怪为什么人类都乐忠于给喜爱的同类“生猴子”,但这都是细节。

    无聊的捏了捏蠢哆肥圆的肚子,撅着屁股趴在床上挺尸的封择忽然想到,他好像把什么给忘了?

    是什么事来着?

    楚家书房。

    楚绡沉着脸点开一封封记录着小孩儿校园生活日常的邮件。每点开一封,男人的表情就更加阴郁一分——

    哗啦一声将鼠标摔到墙角,男人疲惫的闭上眼。

    看看这些邮件里说的都是什么?!

    欺侮,谩骂,谣言,诽谤。

    他的少年每天都在经受着他所毫不知情的苦痛与挣扎。

    他不禁想到,在小孩儿终于忍耐不住挥舞出拳头的那一刻是怎样的心情呢?那么温柔的一个孩子,究竟要被逼到怎样的程度,才会以这样激烈的方式进行反抗?

    他无法想象。

    ……

    封择打着瞌睡就这么不期然的被人搂进怀里,鼻尖熟悉的薄荷味让他自然地放松下身体,如喟叹般:“楚叔叔。”

    “恩。”

    真正的拥抱住了小孩儿的这一刻,楚绡才切实的明白到了什么是心安。

    “小择没什么想跟叔叔聊一聊的吗?比如说学校的同学……”是怎么欺负你的,“还有老师……”

    “……同学很好,老师也很好。”

    嘴比意识快,封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脱口而出了。这具身体从小就习惯于了“报喜不报忧”。在孤儿院是,在楚家也是。

    “……真的?那他们有多好?比……叔叔还好?”

    背后的男人似乎颤抖了一下,封择心下有些疑惑,却还是点点头,又摇摇头。

    意思就是,大家都很好,但楚叔叔最好啦~

    不是没有想过跟楚绡坦白学校里发生的事,但在封择看来,原角色被欺侮都是剧情里既定的事情,他能理解也还算承受的来,所以也就没必要跟楚绡说了。

    再说,比起查出幕后真凶,这都是小事。

    不过,他唯一担心的事,就是怕楚绡对自己的态度一如原剧情中那般,对打架斗殴的自己产生极大的失望。都说没期望就没有失望,他能体会到楚绡对自己的期望,所以作为回报,他也不愿让男人失望……

    没有注意到小孩儿的动作,楚绡只当做他是不愿回答自己的问题!

    “小择,说话。”将背对着自己的小孩儿翻过身来,男人沉声道,“抬起头来!回答我!”

    前所未有过的严厉语气让封择一抖。

    难不成,楚绡已经知道了?

    也对,原剧情里,他的那位好班导可是早早就给楚绡全部讲清楚了呢。

    以为是自己太过严肃的言语吓到了怀中的小孩,楚绡轻拍他的后背,缓缓地抚摸着小孩儿的后颈,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勉强柔下声道:“乖,告诉叔叔……”他甚至觉得这样的安抚还不够多,故而又低头吻过小孩的发梢,眉眼尽是温柔。

    #说好的失望失落怒火中烧#跟#对待表里不一的孩子要有狂风暴雨般的惩罚呢!#

    这么温柔,真的大丈夫?

    封择真的搞不懂了,楚叔叔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啊喂!

    “还是不想说吗?”男人的亲吻还在继续。

    被吻的皮肤发麻,咬咬嘴唇,封择只好抬起头,憋红了脸认命道:“……唔,叔叔最好了。”

    小孩儿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盛满了星光的夜空,黑白分明的瞳仁里倒映出自己的影子。楚绡愣在这一刻——

    心底隐藏的风暴尽数消散而去。

    眨眨眼睛,封择揪着男人的袖口,小声解释起来:“叔叔在我心中是全世界最好的人哦。所以叔叔安排的学校一定是最好的学校,同学老师也一定是最……”

    “……其实,无所谓老师跟同学怎样啦。”稍微停顿一下,封择继续道,因为在原角色看来怎样的痛苦他都承受过,而也唯有楚绡的这一份关心与爱护他舍不得丢弃,“只要叔叔觉得好,就是好了。”

    附身看着小孩儿脸上并没有太多难受的表情,楚绡忽然说不出话来。

    “……同学跟老师怎样都无所谓吗?”男人低声喃喃道。

    “无所谓的。”封择笑着在男人怀里摇摇头,神情洒脱,宛如天真无瑕的稚子。

    “可是我有所谓,”叹息一声,楚绡挑起小孩儿额前的碎发,轻声道,“他们弄坏了我亲手挑选的书包跟文具,还伤害了我最心爱的宝贝。”

    封择瞪大了眼,眼里一瞬的疑惑闪过后瞬间面色惨白:“……叔叔,都知道了?”

    楚绡只安静的看他,点点头:“我很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