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天地榜!

    丝丝缕缕溢散出去的气息形成一股股剑气风暴,在二人的周围不断交织、碰撞,慢慢形成一道方圆数里的巨大龙卷,将天地相连,所过之处,飞沙走石,再粗壮的大树也被连根拔起,在旋风中被**撕碎。天籁小』说.2

    而在龙卷风的正中心,楚铭和李云霄相互对视,谁也不服谁,每个人都卯足了劲加持手上的攻势,似乎不把对方比下去、不把对方凑趴下决不罢休。

    “哈!”

    “喝!”

    两人的剑招几乎是同一时间突破了对方的防御,同时攻击在对方的身上。

    轰!

    一个暗红色的光球将两人包围在内,迅膨胀,冲散了龙卷风暴,形成一道冲击波圆形辐射出去,将远处的一座山头削平,还没来得及掉落,就被随后的浪潮震成粉末。

    楚铭和李云霄都不好受,楚铭已经调动龙元,激了玉鳞龙甲;同时催动青铜铠甲防御;而在李云霄的体外也亮起了两层防御光罩。

    不过不管是防御宝器还是玉鳞龙甲都不能无视攻击,只能削弱减轻,二人还是要承受大部分的伤害。

    楚铭和李云霄各自倒飞,在空中滑出一道痕迹。

    这一剑却是平分秋色,起码表面上看是这样,至于内在,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很好,我倒是小看你了。”李云霄面色凝重。

    “彼此彼此!”楚铭神色如常。

    “那柄剑就先寄放在你那,等天地榜开榜之时,再决定归属!”李云霄微微侧身,现经过刚刚的打斗已经吸引了很多武者的注意,有数人正在急赶来,其中不乏碎虚境级别的气息。

    “随时奉陪!”楚铭也注意到了场上变化,既然对方没有阻挠之意,那他自然不想留下节外生枝;说完化作一道残影略向远方。

    …………

    当楚铭消失在视线之后,李云霄闷哼一声,咳出一口逆血。

    “云霄,你没事吧。”身边空间一阵扭曲,剑服中年慢慢走了出来。

    “师尊,徒儿没事。”李云霄对剑服中年的到来似乎有点意外,“师尊怎么会在这?”

    剑服中年手掌微微一动,打出一道精纯真元没入李云霄的体内,帮其压制伤势;轻笑一声“怎么,难不成为师还要为了一件上品宝器就和他们抢打起来?”

    说着摸了摸下巴,似乎真的在考虑一般,“如果对方境界和我相当,或者起码在一个层次那还可以出手争上一争,让我以大欺小,去抢小辈的机缘;我还要脸呢!”

    “是弟子无能,让师傅失望了。”李云霄脸色恢复了许多,语气惭愧。

    “无妨,那个小家伙倒是有几分意思;实力不在你之下,再说你也没有输给他,只能说运气不佳罢了。”剑服中年安慰道。

    “宝物倒还是其次,没了可以再找;你机缘深厚,将来成就大着呢;不过你不趁人之危的作风,倒是让我颇为欣慰。”

    “要记得,这个世界虽然实力至上,侠谈义论都是扯淡;但是身为剑客就要有自己的坚守,若是动了歪心思,或许短时间能让你尝到甜头,或者实力大增,但是绝非大道;起码不是我们追求的道。”剑服中年点了点头。

    “天地榜之上,我会堂堂正正地战胜他。”李云霄盯着楚铭离开的方向,眼中战意沛然。

    “为师等着。”

    说话间凭空再次出现了数道人影,一个个气息深不可测;不过当他们看到李云霄和剑服中年尤其是后者的时候,气势明显矮了半截,其中一个胆子稍大之人,想到剑服中年平日里的作风,硬着头皮上前道。

    “青云剑帝,不知您在这里做什么。”

    剑服中年微微侧目,露出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看风景。”

    看风景

    当他们是傻子吗?不过对方不说,他们是万万不敢追问的;而且当着大名鼎鼎的青云剑帝的面,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太大的动作。

    不管刚刚生了什么,不管有没有好处,此时都已经结束了,青云剑帝在这就意味着没他们什么事了。

    …………

    千里之外,两道身影正在全力赶路,直到现后方并没有人追来才稍稍缓口气。

    “嗯!”

    心下一送,楚铭脸色骤然煞白,嘴角有鲜血泌出。

    “你受伤了?”素倾心惊讶道,那么长时间她居然没有现,楚铭居然也没有露出丝毫异状,甚至还能以这种度赶路。

    “受伤,是值得庆幸的事,起码证明你还活着!”楚铭不以为意,平淡道;稍稍放缓度,分心恢复伤势。

    这句话让素倾心有些愕然,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而且也很符合武者世界的现实观,但是说出来却总感觉有那么一丝的……

    悲哀?无奈?心酸?

    尤其是以楚铭的年龄说出来,虽说武者的寿命很长,尤其是越高级的武者时间所能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也就越淡,所以并不能用外貌来判断一个人的年龄。

    却也有一个大致的标准,就拿楚铭来说,现在楚铭的修为是天地境,天地境武者的寿命差不多有将近两百年,而楚铭的年龄相较于人类百年寿命差不多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推算一下差不多是二十多岁;绝对不过二十五岁。

    当然再往后就不能这样算了,寿命的大幅延长,给了武者更多时间去修炼;而高级武者随便突破一个小境界,都有可能造成数十年的寿命增长。

    这里也有两个极端,一个是妖孽,一个是普通武者;对于妖孽来说突破境界是很自然的事,甚至都不用可以去追求,水到自然渠成;继续拿楚铭来举例。

    楚铭现在是天地境中期武者,以他的天赋来说,封帝称皇是一定的;虽然这个桎梏很难,但是最多十年,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了;到那时楚铭真是年龄不过十八岁,加上十年也不过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对于天地境武者来说,还不到而立之年;不过那时楚铭却拥有了三百年寿命;时间对容貌的影响就更弱了。

    到那时再以楚铭的容貌比对境界推算年龄就会放大,说不定能得出楚铭已经一百多岁的结果。

    另一种就是天赋平平,不过这种平平也是相对而言;能晋升碎虚境,封帝称皇的哪一个不是一方绝顶天才,惊才绝艳之人?

    说是千万选一都是往小了说的。

    不过放到整个大6级别,就有些不够看了;等他们晋升碎虚境的时候差不多都年过古稀了,即使放到天地境武者的寿命也是年级一大把了;却突然获得了百余年寿命,寿命会让他们精气神十足,生机充沛;并不能让他们的外貌产生多大的变化,若是以碎虚境寿命推断他们起码也有两百多岁。

    所以武者修为越高,样貌越不能信;如果真有什么特殊要求需要知道准确年龄,就只能测骨龄;这是大6通常使用的手段,即使是断肢重生的武者也难以掩饰真实年龄;至于其他更高级的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楚铭的年龄都算不得大;甚至还比不上有些武者历练的时间;但是他的感悟却那么深。

    让素倾心不得不去想楚铭到底经历过什么~

    “对了,李云霄刚刚口中所说的天地榜是个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楚铭的话打断了素倾心的心思,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去,用鼻子哼道“我怎么会知道,你当我是百科全书吗?我被困在那个鬼地方多长时间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不是有血脉传承吗?”楚铭一愣。

    “你傻啊,血脉传承是传承一些重要的事,关系安危的事;什么保命手段啊、危险认知啊;可不是用来传承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素倾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

    两人一路飞行打算找一个落脚之处,大约傍晚时分来到了一座名叫义乌的城池之中;这里的城池每一座都大得惊人,称之为一个小国家一点也不为过。

    城池是归所属范围之内的宗门势力的附属,一般是由宗门指派的dài lǐ人负责管理,tí gòng庇护;同样的,这些城池每年要向宗门进贡大量财富。

    楚铭本来是打算找一座武殿分殿来歇息的,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了;这里不是外界诸域,而是神州。

    每一个势力都是让人不可撼动的存在,地域虽广,却都被各大势力把持,凡是有城池的地方背后都有势力撑腰;武殿虽强但是放到这神州之内,撑死也就是个中等水准,甚至因为身份原因甚至连丹仙殿都有所不如。

    想要在别的势力眼皮子地下安插一个眼线,建立一座分殿,就有些异想天开了。

    和其他城池一样,义乌城也是禁止飞行的,当然如果是碎虚境皇者,守卫们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何为封帝皇者,本身就代表了尊崇的地位,一些普通的禁令规矩对他们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约束力;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样的地方即使背后有大宗门撑腰,最高战力也不太可能会过碎虚境,那样的话如果他们执意按章法办事,反而就给自己找不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