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天璇北斗

    易云的声音,依旧回荡在白玉凰宫的上空,而与之相比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整个登基大典会场上,来自归墟各大势力的众多雄主、俊杰,他们却寂静得如一片墓园一般。

    挡我者杀!

    这句简单的话语,在武者的世界经常被人喊出来,可是没有哪一次的声音,像易云这样充斥着恐怖的威压,仿佛一头亿万年前的太古巨兽,从沉睡中醒来时发出的低吼!

    而更让人不可置信的是,易云才仅仅修炼数百年时间。

    别说现在的归墟,就算在武道漫漫历史长河中,也从没有发生过如此离奇的事情,一个小辈,将一个大势力的雄主,一掌拍飞!

    “这易云他……他跟我同龄?不……他年龄比我还小!”牧云失魂落魄,他归墟年轻一代的天骄,虽然远逊于林心瞳,稍次于幽若仙子,但也有望在未来成为霸主级的人物。

    他自视甚高,一度为圣涯神君不给他一枚神王玺印而耿耿于怀,可是现在,跟易云一比,他就像是一根废柴一样。

    他看了一眼朱凝血,却见朱凝血嘴唇抽动,脸色惨白,显然也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之前易云随意送出神王玺印,他的确嫉妒,但机缘这些毕竟是身外之物,武者世界最看重的是自身实力,他们比易云,还有优势,毕竟他们早在百年前就已经在古墟界界碑留名。

    可是现在,他们才发现,易云的实力,已经到了他们完全不能理解的境界了,而古墟界界碑留名这点成就,在易云面前就像是笑话一般。

    “易公子,你怎么……”

    幽若仙子也是愣愣的看着易云,她知道易云实力超乎寻常,但也没有想到他会强大到这个地步。

    “今天,谁若阻拦,是与我易云为敌,休怪我出手无情!”

    易云声音森然,林心瞳魂海中的异种灵魂能量,让他怒火中烧。

    “小子,你……”

    就在这时,被易云打飞的昆虚国师又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擦了擦嘴上的血,被一个小辈一击打飞,他恼羞成怒,这简直是他人生中的奇耻大辱!

    “咔咔咔!”

    昆虚国师全身气血涌动,他双目血红,如同野兽一般盯着易云。

    “昆虚,你退下!”

    就在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天璇神将。

    “天璇大人,我刚才一时大意……”昆虚国师气急败坏,“我低估了这小子的实力,以为手到擒来,又担心伤了女帝陛下,出手有所顾忌,而这小畜生却不然,他一出招就下死手,我才被他一击得手,天璇大人你让我出手,这次我不会再败了。”

    昆虚感觉自己刚才实在是太丢人了,纵然易云实力可怕,他不能击败易云,但至少也不会像刚才那样被打得体无完肤,再一次出手,他总能找回一些颜面。

    然而天璇神将一口否决:“你退下,这一战由我来!”

    天璇神将一步步的向易云走来,他全身战甲铮鸣,如远古龙吟一般,这一刻,他的气息变了,仿佛他是一座高不可攀的神山,顶天立地!

    这是真正的归墟巨头!昆虚国师,虽是归墟雄主,但距离圣涯神君、蚀日罗汉这一类归墟顶尖人物,还有差距!

    而天璇,比起圣涯神君,亦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已经至少数万年没有出手过,绝对是一个让人畏惧的敌人!

    天璇神将目光凝重的盯着易云:“易云,我真是没想到,原来你有这种实力,我天璇看走了眼了,你当真是武道界亿万年未有的人杰,如若斩你,实在可惜,但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带走女帝陛下!”

    关于白月吟大转生术的秘密,天璇神将隐隐的知道一些,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让易云带走林心瞳?

    天璇神将右手一挥,在他手中,出现了一杆紫色长枪,这长枪一出现,整个白玉凰宫都嗡嗡嗡的震颤起来。

    “紫金龙纹枪,上古神王灵宝!”

    有人失声说道,天璇神将是白月神国第一战将,他手中的长枪并非白月神国之物,而是天璇神将的家族祖传下来的,它传闻是上古神王用龙骨打造,并放入丹田中温养一生的本命武器!

    “紫金龙纹枪都出了,天璇神将是定下十二分决心要留下易云,可是林心瞳就在易云身边,他不顾林心瞳的意愿了吗……”

    有归墟巨头心中不解,原本在众人看来,林心瞳在白月神国绝对地位超然,一言九鼎,现在看来,那些国中老臣其实未必会遵从林心瞳的命令。

    “易云,我天璇的先祖侍奉一位上古神王,这杆枪乃是上古神王死后留在我家族的,这一杆神枪,拥有上古神王遗留的一丝力量,虽然只有一丝,但也绝不是你能抵挡的!”

    “这股力量,平时我绝不轻易动用,今日我却别无选择,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以道心发下毒誓,离开女帝陛下,否则我用此枪,将你斩于登基大典,以你之血祭天地!”

    “天璇!”

    林心瞳一声清喝,虽然因为修炼《忘情诀》,她元气逆转,经脉受损,但她的声音依旧气势迫人!

    “陛下,今日你说什么也没用,老臣得罪了!”

    天璇真正忠心的人,是白月吟,而林心瞳,只是白月吟的代言人罢了,他尊林心瞳,本质上是尊白月吟!

    “易云!”

    林心瞳此时心焦无比,易云刚刚展现出的实力,让她震惊,但天璇神将跟昆虚可不一样,更别说,他动用了祖传神兵!

    神王之力,用一点就少一点,天璇神将付出如此代价,他杀易云之心已决。

    “心瞳,你先躲起来。”

    易云说话间,手中灵光一闪,一股吸力传来。

    “易云,你……”

    “今日,我定要带你离开。”

    易云直接将林心瞳收入了降神塔中。

    看到这等情形,人们都惊住了,刚刚昆虚国师说了,有林心瞳在身边,他出手都畏首畏尾,唯恐伤了女帝,虽然这是昆虚国师被击败之后撑场面的话语,但也未必不属实!如果没有林心瞳,昆虚国师一开始就警惕易云的实力,全力以赴一战,虽然他依旧可能不是易云的对手,但至少不会被一击碾压。

    在这种情况下,易云居然主动将林心瞳收入了法宝之中,这不是找死吗!

    挟林心瞳而战,虽然为人不齿,但易云才多大年纪,能跟归墟巨头一较长短已经足以自傲,他竟然为敌人创造机会。

    “易云,我佩服你!我天璇一生,极少敬服谁,先帝陛下是一位,你也是一位,但可惜,你要死了!”

    天璇神将说话间,在背后出现一片无尽的星空,在星空之上,有九枚星斗最为明亮,这九枚星斗呈现神秘的排序,仿佛勾勒出了一个古老的图腾。

    这是天璇神将的异象,天璇家族传承特殊,异象一现,尸山血海!

    “天璇北斗,横枪灭仙!”

    天璇神将出手了,磅礴的天地元气仿佛被天璇神将一枪抽空,沉睡在紫金龙纹枪中的神王之力,也在这一刻觉醒,踏日月,逆乾坤!

    在场所有大势力的俊杰,包括大部分神君,在这一枪之下,都感觉自己全身的气血要被抽走,难受至极,长枪虽然不是针对他们,但他们却感觉自己要被斩于枪下!

    “易云有难了,这一枪他怎么挡?”圣涯神君为之色变,他自思即便是他面对这一枪,也必受重创!

    “今日便是有神王在,我亦战至血洒长空!而只有你,根本不够!”

    易云一声暴喝,从他丹田之中,飞出一道贯穿天地的神芒,那是一尊黑色大鼎!

    一尊鼎,爆发出粉碎天地的威势,人们清楚的看到,一条巨大的黑龙虚影从鼎中出现,咆哮山河!

    “这是……”

    看到那神龙虚影,人们心中巨震,即便是圣涯神君、蚀日罗汉,也连退数步,这黑龙的威压实在太恐怖,那根本不是普通的古妖,而像是传说中的上古妖神!

    “区区龙骨长枪,也能跟龙皇相比?给我碎!”

    易云一声大喝,黑色的亢龙鼎如同倾塌的苍天一般镇压而来,而与此同时,在易云脚踏的大地之上浮现出万魔生死轮的虚影,仿佛万千魔神降临,轰向天璇神将!

    这一击,威力无法想象,易云亦是全力以赴。

    “轰隆!!”

    白玉凰宫巨震,周围虚空尽碎,无尽的空间风暴席卷而来,在场神君纷纷色变,他们身体齐齐后退,以元气护盾保护住那些年轻小辈们,在这可怕的空间风暴之中,即便是尊者,也可能被撕成碎片!

    太强大了,简直如神王降世,不可匹敌。

    “噗!”

    天璇神将狂吐一口鲜血,他的护体元气,连同全身金色战甲,都如同纸片一般被打爆,他胸口的肋骨几乎齐齐断裂,内脏受损,身受重创!

    “轰隆!”

    白玉凰宫周围的守护光幕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齐齐告破,无数的光柱撕裂光幕,直冲九霄。

    这等情形,让众人都心中惊悚莫名,牧云、朱凝血身体都在颤抖,他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天璇神将,动用神王灵宝中封存的一丝神王之力,竟然也被易云击败,这易云,到底是何等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