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你想多了

    感谢:一台春、社保nn的月票支持!

    山谷中,两团光芒一闪即逝。

    与之瞬间,平地冒出四道人影,各自踉跄站定,抬头张望。

    “这是何处?”

    “无先生,你施展的什么法术?”

    “随手布阵,瞬息万里啊!哦,你此前修炼的便是此术,缘何藏着掖着,迟迟不肯施展,反而捉弄老万?”

    “哼,手段尚未娴熟,岂能轻易示人!”

    “而眼下又是什么地方?”

    “应该已返回蓬莱界不对啊”

    无咎施展的法术,便是来自微澜湖卫家的万里乾坤搬运术。他忙中偷闲修炼多日,今日乃是头一回尝试。还好没出乱子,在原界修士即将发难之际,他带着鬼赤、万圣子、高乾,及时逃出了天兆峰。

    而眼下又到了何处,他也弄不清。依照法阵的设定,应该传送四万里,抵达蓬莱界内,不过

    “此地好像是北岳、蓬莱的交界处?”

    “料也不差,百里之外有修士聚集”

    “无咎,怎会这样”

    便于此时,可见远处的半空之中,有一道道传音符冲天而去,还有上百道人影奔着这边扑来。

    鬼赤与万圣子、高乾,皆愕然不已。

    浅而易见,四人的行踪已然败露,不消片刻,大批的原界修士便将蜂拥而至。

    无咎也是始料不及,尴尬道:“我我说了啊,手段尚欠娴熟,差错在所难免!”

    “哎呀,岂止小差小错,分明就是火坑,跟着你不死亦难!”

    万圣子急声抱怨,催促道:“诸位,趁着合围未成,冲杀出去”

    高乾点头响应。

    鬼赤却看向无咎,适时出声阻拦

    “且慢”

    随着两把灵石祭出,又是两道光芒闪现。紧接着有人踏入阵法,摆手道:“老万,多多保重啊,告辞”

    “哎”

    万圣子来不及多说,也来不及迟疑,伸手抓起高乾,便一头冲入光芒之中。

    某人逃走了,却让他老万留下断后,真是岂有此理,他绝不吃亏!

    与之刹那,光芒消失。四道人影,也随之消失无踪

    不消片刻,成群的原界修士呼啸而至。为首的两位老者落地查看,转而又面面相觑。

    “传说中的虚空传送之术?贼人的神通倒也高明!”

    “据悉,那四个贼人,应该来自天兆镇。”

    “贼人已流窜到北岳界,务必严加戒备。并告知西华、蓬莱、南阳三界,邀请高人前来相助!”

    “不过,据我所知,如今的蓬莱界,也是自顾不暇”

    光芒闪烁,景物变化。

    依稀仿佛之间,黑暗深邃无边。而黑暗又被光芒笼罩,并有山川河流、原野荒漠在不断的重叠闪现。继而呼啸的风雷骤然远去,一株株高大的古木呈现眼前。

    “砰”

    无咎的双脚突然落地,立足未稳,忙又左右张望,两眼中透着疑惑之色。

    好像没有树林啊,难道又传送错了地方?

    不过,卫家的搬运术,与熟知的传送阵法相仿,而所传送的感受,却大不一样。便如从前遇到的禁制幻境,天地之远,咫尺之隔,打破结界,便能穿越重天的阻碍

    相继现身的鬼赤、万圣子与高乾,有过前车之鉴,唯恐再次陷入绝境,一个个神情谨慎。

    “无咎,你将我三人带到何处?”

    “距北岳界两万里,位于蓬莱界境内的一个山谷”

    “林子倒有一片,而哪来的山谷?”

    “这个是啊”

    无咎面对万圣子的质问,一时难以应答。索性置之不理,闪身往上飞去。当他人在半空之中,冲着远处稍稍张望,然后掠过树梢,就此往南疾行。

    须臾,百余里外。

    恰是黄昏,霞光笼罩万里。而群山环抱之间,一片山谷朦胧晦暗。

    四道人影,落在山谷之中。

    无咎踏着柔软的草地,环顾四周,点了点头,庆幸笑道:“嗯,相差不远,此处便是传送之地”

    “哼,差远了!”

    万圣子就地坐下,抱怨道:“此前被你带入火坑,如今传送又出偏差,也不知你施展的是何法术,这般叫人胆战心惊!”

    无咎的笑容一僵,又添几分尴尬,却不多说,挥手道:“两个时辰后,离开此地!”

    言罢,他转身走开几步,盘膝而坐,又忍不住暗暗摇头。

    是何法术?

    当然是乾坤万里搬运术,奈何不够娴熟,又急于求成,致使传送四万里失误,接着传送两万里也出现偏差。即使如此,它依然神奇,且简便好用,堪称逃命的独门秘术。而来日却要详加参悟,以求施展自如。

    所在的山谷极为僻静,远近并无原界修士出没。

    嗯,稍事歇息

    “两个时辰后离开?你要连夜赶路?”

    鬼赤与高乾,也各自找了地方坐下。而万圣子似乎不甘寂寞,继续嚷嚷道。

    “此地与北岳相距不远,绝非久留之地,当趁早远去,以免不虞之祸!”

    “前往山水寨,寻找冰灵儿?途中状况不明,岂能莽撞呢?何况墨家的家主乃是天仙高人,你为了一个女子,而主动招惹麻烦,着实不可理喻”

    “老万,你给我闭嘴!”

    无咎忍不住转过身来,冷声叱道。自从蓬莱境遇险,万圣子挺身相救,他便礼让三分,凡事留有情面。谁料正是这个老万,竟然居功自傲,修至八阶妖仙之后,更是摆起长辈的派头。而如此倒也罢了,又过问起他与灵儿的私事。

    “此去,有高乾带路。途中遇险,由本先生设法摆脱。你却啰里啰嗦,究竟想要怎样?”

    “咦,你又敢怎样?”

    万圣子突然遭到训斥,尤其是身为晚辈的高乾在场,他老脸挂不住,顿时瞪起双眼。

    “哼,本先生能够毁去弘治子的肉身,重创墨采莲,便不畏任何一位天仙,更莫说你一个老万。”

    无咎的话语声虽然不大,却隐隐带着邪狂、蛮横的威势。

    “呦,瞧不起老夫”

    “难道你此时的修为,还能强过鬼赤巫老?你既然跟着我,便该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天地讲尊卑,万物方有序。否则如何齐心协力摆脱困境,又如何对付玉神殿?”

    “我”

    鬼赤伸手拈着长须,默默看着两人的争吵。见一方愈发气盛,而另一方理屈词穷,他适时出声劝说

    “无咎,万兄,些许小事,何苦相争,看在我的薄面上,各让一步如何?”

    高乾傻坐原地,惶惶无措。

    那是他又敬又畏的祖师,妖族的至尊啊,竟然在某人的训斥下,显得如此的狼狈!

    高乾尚自不安,忽见争吵的双方有所缓和,他急忙趁机道:“祖师,您老人家不必担心,弟子熟知路径,此去必然无忧”

    而他话音未落,突然响起笑声。

    “嘿!”

    “呵呵”

    原本争吵的两人,一个笑了,另外一个也笑了。

    只见无咎翻手抓出几个酒坛子,咧嘴笑道:“老万坏着呢,以话语挑拨,无非想要激怒于我而套问实情,是否如此?”

    万圣子则是笑得有些苦涩,无奈道:“你身上究竟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神通法门,老万猜不透啊!”

    “嘿,你想多了。那套搬运之术,乃是微澜湖卫家的不传之秘。我之所以尚未修炼娴熟,也是怕因此而殃及卫家!”

    无咎分说过罢,抓起酒坛子扔了过去。

    “我请诸位饮酒”

    夜色下,酒香弥漫。

    而鬼赤从不饮酒,默然独坐。看着那豪饮的年轻人,他不禁暗暗忖思。

    莫非,我也想多了

    七日后。

    荒山野岭之中,冒出一道人影。

    黑脸的壮汉,很是小心。他东张西望之后,松了口气,回头唤道:“无先生,便是此处”

    他身后是座石山,紧挨着山脚下的是片荆棘树丛。随着他的叫喊声,树丛晃动,露出一个狭窄的洞口,相继走出一位年轻男子与两位老者。

    为首的正是无咎,伸手拨开带刺的树丛,疑惑道:“这是山水寨,不应该啊”

    他话音未落,风声响起。

    “呼”

    强劲的风势横卷而去,荆棘树丛顿时倒伏一片。

    却见万圣子挥动袍袖,不耐烦道:“高乾,你一路之上不是阴沟地穴,便是这般的山洞,老夫的身子骨都被你折腾散了!”

    “祖师息怒!”

    高乾连连拱手,难为情道:“你老人家也知晓,弟子擅长的藏匿之术便是如此”

    无咎打量着四周的情形,不禁微微一笑。

    “嘿,这家伙老虎变的,当然擅长掘坑钻洞!”

    “老夫问你,山水寨位于何方,古原与众多弟子,又躲在何处?”

    “山水寨,应在千里之外。至于古原与诸位师兄弟,这边来”

    高乾摆了摆手,离地蹿起。他原本高大的身躯,竟蜷缩一团,如同一头捕食的猛虎,掠过草丛疾驰而去。

    穿过一道峡谷,又是群山起伏。

    高乾稍稍辨别方向,一头扎向地下。无咎也不多问,紧随其后。

    便如万圣子所说,跟着高乾一路行来,尽是山洞、地穴。而途中虽然折腾,却也平安无事。可见这家伙的手段,自有过人之处。

    地下遁行片刻,四周豁然开朗。

    竟是一个宽敞的洞穴,嵌有明珠照亮。二十多个汉子,正聚在一起饮酒。而不仅如此,洞穴的角落里竟然躺着一堆死尸。

    不过,那死尸之中,有人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