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3章:真是孽缘

    龙王令:妃卿莫属,第823章:真是孽缘

    眼看天行气息全无,混宝万分懊悔,他后悔死要面子,没能保护好少主,现在只要小虫子能没事,以后他都不和他争吵了。ai悫鹉琻

    “小虫子,不,天行,你别死啊,以后混宝什么都听你的。”混宝吓得魂飞魄散。

    在常界,只有主人的医术最厉害了,必须将天行带到主人的身边,混宝一刻也没停歇,飞跃伶仃洋,直奔圣地。

    森林里,嫣儿拿着带血的匕首返回了空地,黑衣妇人还端坐在原地,双目禁闭,调息打坐。

    “婆婆,给我解药吧,三天的解药,这是他的血……”

    嫣儿不敢走得太近,举着匕首让黑衣妇人看上面的血迹,这血是傻小子的,千真万确,她希望马上拿到解药,到森林外转一转,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黑衣妇人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嫣儿,冷声说。

    “将匕首拿过来。”

    “好。”

    嫣儿小心地走了上去,这次她不敢偷袭这疯婆子了,老实地将匕首交给了妇人。

    黑衣妇人接过了匕首,看着上面沾染的血液,竟然狞笑了起来。

    “做得好。”

    一听黑衣妇人称赞她,嫣儿这才松了口气,心中真真窃喜着,这疯婆子的智商看来不过如此,看到匕首上有血,人就一定死了吗?血来源的方式可有很多种,却不一定要将人杀死。

    “婆婆,这次可以给我解药了?”

    嫣儿伸出了手,黑衣妇人看着嫣儿纤细白皙的小手,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想不到那傻小子这么信任你,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真是个风流情种,可惜了……”黑衣妇人仰面大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张狂。

    什么意思?

    嫣儿虽然听得不太明白,这那个“死”字她却听得一清二楚,这疯婆子为什么要这么说?刚才她只是……

    “婆婆……”嫣儿又走上前一步,奇怪地看着疯婆子,想搞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杀了他,所以才帮了你!”

    黑衣妇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阴冷,听在嫣儿的耳朵里,脊背一阵阵发寒,她的目光慢慢移到了匕首上,当看到匕首沾染的血迹成了黑色的时候,立刻瞪圆了眼睛。

    “你,你刚才说的……”

    难道匕首被人啐了毒?这个念头一出,嫣儿的脸都白了。

    “不错,匕首我已经帮你啐了毒,这毒见血封喉,只要你伤了他一点皮肉,他便必死无疑!”

    黑衣妇人这样的一句话,让嫣儿头皮发麻,头脑中一阵眩晕,她一声尖叫,转过身急速向森林外奔去……

    “真是孽缘,哼!”

    黑衣妇人站了起来,将匕首扔在了地上,迈开步子,向森林外缓缓走去。

    嫣儿疯了一样向森林外飞奔,待她跑到刚才龙天行站立的地方,哪里还有那少年的影子。

    “喂!”

    嫣儿大喊了一声,目光在周围搜寻着,除了附近几滴黑色的毒血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不是故意的,我事先不知道的,你不会死的,不会的。”

    嫣儿喃喃自语着,眼眸里都是泪水,她没想过要杀死他,她只想要他的一点血,拿到三天的解药而已,可匕首却被疯婆子啐了毒。

    周围十分安静,别说人,就连只鸟儿也看不到。

    “他在这里的,就在这里的……”

    嫣儿又向外飞奔了一会儿,到了阳光充足的地方,她的毒性再次发作了,阳光让她感到眩晕,腹痛,浑身无力,她摔倒在了地上,一口口地吐着血,眼眸仍旧奋力地大睁着,希望能看到龙天行的身影。

    “对不起……”

    嫣儿虚弱地说了一句,她放弃了挣扎,仰面躺在了灼热的地面上,任由阳光直射着她,这样的光照,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就会将她全身的毒性引发

    ,爆毙而亡。

    就在嫣儿浑身抽搐,垂死的一刻,一把竹伞遮在了她的头上。

    她无力地向上看去,看到了黑衣妇人那双死鱼一样凹陷的眼球,她撑着一把伞,冷冷地站在她的身前。

    “为了一个男人死了,不值得,待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男人没有一个是可信的,他们都是骗子,感情的骗子,嘴上说会给你一生一世,背地里却喜欢着其他的女人,然后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离你而去……”

    黑衣妇人说得十分幽怨,她俯身下来,一手撑伞,一手将嫣儿抱了起来,一步步向森林里走去。

    嫣儿的肌肤已经呈现了淡淡的青色,进入了阴暗的森林,让她的感觉好了许多,她睁开了眼睛,看着抱着她的黑衣妇人,只问了一句。

    “他死了吗?”

    “他死了,对你没有坏处。”

    冷然的一笑,黑衣妇人飞身跃起,抱着嫣儿消失在森林深处。

    圣地里,芷楼已经备好了行装,和殇告别,打算离开圣地,出去调查雷声的来源,可她刚走到樱草坪,就看到了飞奔回来的混宝,还有混宝抱着的天行。

    “主人,主人,不好了!”混宝张合着大嘴巴,鼻涕眼泪一起流了出来,天行已经没有呼吸了,他死了。

    天行双目禁闭,面色铁青,所有露在衣衫外面的肌肤都成了死灰的颜色,没有一点生命迹象,芷楼行医多年,虽然距离很远,也知道儿子身中剧毒。

    “天行?”

    芷楼不敢怠慢,施展轻工,直接奔到了混宝身前,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没有脉搏,没有呼吸,心脏也没有回应,这是死亡的迹象。

    “天行,天行!”

    芷楼将龙天行平放在草坪上,眸光几乎喷出血来,这孩子怎么了?为何会中了这么深的毒?

    “主人,我错了,我没跟住他,发现他的时候,已经中毒了……”混宝大哭着。

    “我不会让他死的,天行,娘在这里呢,娘……”

    芷楼捂住了嘴巴,泪水夺眶而出,太晚了,这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虽然已经不抱什么希望,芷楼还是取出数颗银针,在儿子的身上猛刺下去。

    “娘不让你死,天行,睁开眼睛看看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