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64:爱之深恨之切

    “月娘……”简星痕低声地喊了一句。

    月娘听见了声音,警觉地停住了洒米的动作,当简星痕再喊一声的时候,她手里的笸箩掉了出去。

    “是谁?”

    虽然时隔了二十年,这个声音仍旧那么熟悉,月娘的手微微地发抖着。

    “是我,星痕啊。”简星痕的眼睛湿润了,月娘除了看起来沧桑之外,她还是那么美,妩媚娇容,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素淡埋没不了她的与众不同。

    听见了星痕两个字,月娘的脸色顿时变了,柳眉微扬,接着她握紧了木杖,狠狠地打了过来。

    “我不认识简星痕这个人,你这个登徒子,从我的院子里滚出去。”

    这一木杖刚好打在了简星痕的肩头上,他闷哼了一声,连连后退了数步。

    “月娘,真的是我,简星痕,二十年来,我身不由己,被邪念操控,可我没一刻忘记过你,难道你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吗?我们的孩子……”

    简星痕还不等提及凤芷楼的名字,木杖啪的一声又打了过来,打在了他的手臂上,虽然月娘不是什么武者高手,可这木杖却是异界魔木所做,坚硬无比,打在人的身上,犹如被铁鞭抽了一般。

    “你走,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简星痕早就死了,死了!”月娘说完,转过身,飞快地向草屋走去,她虽然瞎了,可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很容易进入了房间,将房门关闭了。

    简星痕几步走了上去,发现房门已经从里面锁死了,以他现在的功夫,这道门根本挡不住他,可他不想这么强迫月娘,毕竟这二十年,她遭遇了他所不能想象的痛苦,还为了孩子,委身给了一个不爱的男人。

    “月娘,简星痕的后半辈子都是你的,你要打,要杀,我都不会有一句怨言,虽然你的眼睛看不见了,可我也能想象,我在你的心里多么不堪,永远也不可能再是那个简星痕了,可是,月娘,我那么专注于疯狂的权利,不断地强大自己,甚至丢掉了人格,却都是为了你,我希望有朝一日打回圣地,和你再续前缘……只可惜,一切都不能如我所愿,最终的结果,却是作茧自缚,月娘……简星痕不敢恳求你的原谅,但请你让我留在这里,留在你十米之外,这样看着你,直到我们一起老去。”

    简星痕抚摸着房门,垂下了眼眸,月娘的个性是脆弱的,在圣地的时候,她甚至胆小怕事,柔弱娇嗔,可现在呢,她刚强,固执,甚至有些偏激,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月娘,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如果我能放弃仇恨,第一时间去找你,如果我可以……我们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好在我们还有一个安慰……”

    简星痕想到了凤芷楼,还有什么比这个女儿让他觉得生存更有意义的,知道女儿如此难干,还有了家庭,他感觉一直空虚的心,一下子被填满了。

    房间里没有人说话,静静的,只能听见噼噼啪啪地燃烧声。

    “你不原谅我……”

    简星痕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在距离房门有十米的地方停住了,这是他发誓要做到的,在她不肯接受他之前,就站在十米之外。

    此时,栅栏的门开了,雪笙抱着木材走了进来,她奇怪地看着简星痕,低声问了一句。

    “请问,你找谁?”

    “芷楼?”

    简星痕转过身,看到了雪笙不觉愣住了,芷楼不是不肯跟着来吗?怎么又出现了,可她的衣服,还有神态,似乎并不是凤芷楼。

    “你认错人了,我是雪笙,异界的人,和凤芷楼长得像而已。”

    雪笙将木材放下,探头看了一眼草屋。

    “你还没说你是谁呢?”

    “我是凤芷楼的亲生父亲,简星痕。”简星痕回答说。

    这句话让雪笙顿时惊住了,众所周知,凤芷楼的亲生父亲是凤清风,怎么突然成了简星痕?

    “想不到凤芷楼的父亲另有其人。”

    雪笙的嘴巴抖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说:“您是来找月娘的吧?”

    “是啊,可她不看见我。”简星痕点点头,叹息一声说。

    “这个……我帮你,可你不要着急啊,给她一点时间,她一定会接受你的。”

    说完雪笙走了过去,敲了一下门。

    “月娘,是雪笙。”

    “那,那个人呢?”月娘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栅栏外面站着呢。”

    雪笙回答了一句,房门才开了,雪笙走了进去,好像开始做饭了,烟囱里冒出一阵阵白烟出来。

    “他还在外面站着。”

    “别理他……”

    “他还没吃饭呢,不如让他进来吃饭吧?”

    “我叫你别理他!”

    月娘的心早就被伤透了,她痛恨自己,也痛恨简星痕,可就是这种不原谅,代表了她心曾经有着深深的爱恋。

    爱之深,恨之切,简星痕想轻易再取得月娘的信任,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圣地,龙息阁。

    楚墨殇在生命泉整整守了一天,也没见那条鱼兽出现,返回龙息阁的时候,芷楼已经倚在床边睡着了,他将被子拉起,盖在了她的身上,手掌轻轻地放在了她的小腹上,如果抓不到那条鱼兽,在芷楼的孩子出生之前,未成形的龙子已经出生了,强烈的复仇**和邪恶的个性,会让这个龙子以身犯险。

    他真的害怕那鱼兽不死,伤害了他们。

    手掌带着炽烈的热度,让芷楼感到舒适,她换了一个姿势,嘴角溢出了淡淡的微笑,对于她来说,一切都磨难都过去了,殇在,天行也在,父母相聚,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她的心已经任何没有牵挂和担忧了。

    “好好休息,我再出去看看,就回来。”

    殇轻声说了一句,刚要站起来,芷楼却一把住了他的手。

    “守了一天了,不累吗?也许今晚他不会出现了。”

    殇见芷楼醒了,便握住了她的手,蹙眉说。

    “它连鸟雀那么小都扑食,填腹,说明它很饥饿,我在那里守了一天,他都没出现,晚上一定会忍受不住,从生命泉里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