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0 赠书·师兄弟

    所谓道门,便是证道的门户,通过修行这些道法,便如穿过门户进入房,证得大道。

    既然是门,便有正门,有旁门。

    像峨眉、昆仑、武当这种门派,由炼气筑基开始,凝聚金丹,成就散仙,再由丹孕育本命元婴,成就地仙,最后再以元婴还丹去阴,炼成阳神飞升仙府,成就天仙。这便是正门。

    然而有人得不到系统的功法,只机缘巧合寻得只言片语,苦思穷解,或者自身缺陷,譬如草木精灵,或者是鬼道众生,无法走正路修行,另辟蹊径,各用别法代替,便是旁门。

    正门之修行,循序渐进,一路坦途,少有劫难,最终大多修成阳神,天仙飞升。有个别悟性资质全都极好的,更是以金仙的境界肉身飞升,纯阳真人便是如此,武当派初祖三丰祖师,峨眉派的长眉真人,也都是这样。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那般悟性和际遇,只能以天仙的境界阳神飞升。

    除了这两种之外,还有一种最差的,是元婴飞升,便是地仙时候不能把元神彻底去阴存阳,修成阳神,最后脱去躯壳尸解飞升,也能到达仙界,这种被称作神仙。既然有一个神字,便注定了要受拘束,不得自有,到得天上,要受天条约束,奉守职司,如风神、雨神、土地、山神等全都是这般,很多修行者即便转上一劫,重修一世,也不愿意凭此类飞升。

    然而像明夷子和刘泉这样的散仙,便是连这最后一种修行法门也是没有,他们最多只能修成元婴,成就地仙,再往上修行,直至飞升,那便没有办法了,只能挨到天劫临头的时候,要么拼力应劫,过不去便要化作劫灰,形神俱灭,即使侥幸过去也得立即准备应付下一次更厉害的天劫。如果不想应劫,就得在天劫来临之前尸解转世从头再来,方能躲避过去。

    因此对于他们来说,一部可以修成金仙的法门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重要!虽然他们不一定有吕祖那样的悟性和资质,修成金仙的希望很渺茫,但即使修成天仙,甚至再退一步,能够修成神仙,他们也是求之无门!

    两人恨不能立刻就答应下来,不过都有些不敢相信岳清竟然会把这样一个天大的馅饼凭空砸在自己头上,生怕其有什么阴谋,因此都稍有犹豫。

    岳清笑道:“二位道友不说,我便替你们选了。”他把丹经往明夷子面前一推,“便请道友承了吕祖道统,在此开创纯阳派吧!”

    明夷子惊喜之余又有些担忧,抓着柔软的丹经有心想矜持一些推回去,却又舍不得,只在那里用手摩挲书页。

    刘泉听了这话,沮丧之余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自己跟岳清才是初识,这么宝贵的东西,怎么可能随便给他?只是没想到明夷子跟岳清的私交竟然这样好,连能成就金仙的道书都随手送了出来。同时在心里也暗暗赞叹岳清的气度。

    岳清又跟刘泉说:“我跟刘道友一见如故,心里也有一些打算,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刘泉赶紧说:“岳道友有话请讲,刘泉洗耳恭听。”

    岳清未曾说话先叹了口气:“我五台派自从先师故去之后,教规崩坏,道统断折,我有心复兴先师在时故业,只是势单力薄,不能从心所欲。我与刘道友虽然只是初见,却早就听说过你的故事,你本是在叱利老佛门下学道,不久叱利老佛坐化,你便转入苦铁长老门,苦铁长老由异派转入佛门,你的功夫也是魔道双修,旁正驳杂,如此便不宜再修吕祖那一派纯阳道法。我们五台派所传道术乃是陈抟老祖一脉,也是玄门正宗,跟纯阳祖师不相上下,你若愿意,我便代师收徒,引你进五台,将来我们兄弟携手齐心,再立教规,重整山门,将五台派发扬光大,不知意下如何?”

    这下不光刘泉愣了,就连明夷子也愣住了,他们谁也没想到,岳清竟然要拉刘泉入五台派。

    这又是一个比纯阳丹经更大的馅饼了,五台派家大业大,做了原道门数百年的老大,相传五台派有可修成金仙的秘籍——虽然从创教开始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以金仙境界飞升的,以神仙境界飞升的都没有,但大家对此都毫无怀疑,甚至都认为太乙混元祖师最有可能修成金仙,继长眉真人之后作为另一玄门大派的祖师肉身飞升,然而他却途陨落,让人扼腕叹息。

    除了最终的法统之外,还有各种修到资源,几百年积攒下来的经验和人脉,倒数几十年,说起朋友最多的人自然是长眉真人,但若说起朋友最多的门派毫无疑问是五台派。

    刘泉知道岳琴滨修道三百余年,法力见识远超自己,若能加入五台派便是拜他做师父也是难求之事,做他师弟就更是打着灯笼也没处找的,他所顾虑的就是五台派最近几年却是出了几个恶徒,做下不少抢男霸女之事,隐隐开始向邪派甚至是魔教方向靠拢,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加入进去无疑是上了贼船,将来五台派沉沦覆灭,自己恐怕也难逃玉石俱焚之数。

    岳清看出他的顾虑,一再说自己要重整教规之事:“我准备搜集到足够的材料便回五台山上,开启先师留下来的天工炉,炼成两口太乙阴阳剑,然后将双剑交给道友执掌,门但凡有违反教规,怙恶不逡之徒,但请道友尽管祭剑斩之!”他又拿出黑玉葫芦,“这便是本门的一个叛徒朱洪所炼,被我追至四门山斩杀。”

    明夷子道:“可是当年黄山斗剑前夕,偷书盗宝的朱洪么?”

    岳清点头:“不错!他偷的道书和法宝我都已经追回,正要回山大干一场,还请二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五台派若得整顿,天下道门亦清净有序矣!”

    明夷子捋着胡子感慨道:“道友如此慷慨大度,送我仙府丹经,我若于道友之事袖手旁观,忘恩负义与禽兽何异?”他站起来微微躬身,十分郑重地说,“只要道友真能如你刚才所说的那般,重拾道统,整顿戒律,我纯阳派愿以五台马首是瞻!”

    刘泉也起立鞠躬,比明夷子弯腰更深:“刘泉何德何能,竟然蒙道友如此看!从今以后,师兄能以诚待我,我必以诚待师兄,助师兄光复五台,虽死不悔!”

    “好!好!”岳清也很高兴。当场在明夷子的见证下,刘泉给岳清磕头奉茶,岳清代太乙混元祖师收徒,当场为他讲了五台派的师承传统和一百零八条戒律,然后拿出收自吴元智的风火双剑赐给他,又给了他一颗混元金丹。

    刘泉把韦衎叫过来重新拜见师伯,岳清也拉过司徒平给师叔磕头,刘泉取出一叠细纱状的东西递过来:“这是我恩师苦铁长老当年未入佛门以前,在南极小仙源北银凌岛,在千寻冰川下面的火窍里酌取火蚕之丝织炼而成的,名叫度厄仙衣。不用时这样叠起来是一小叠细纱,穿在身上能够从头套到教,像一片银白色的烟云将身体护住,看上去仿佛无物,一旦受到攻击便能自动发出烈火,专能克制异派的邪魔法宝。今天你第一次给师叔磕头,就送给你做见面礼了!”

    岳清看出这是一件好宝贝,赶紧让司徒平再度拜谢。

    接下来数日,岳清和刘泉帮助明夷子搬家,从终南山搬到太行山,刘泉既然加入五台派,他原来的洞府也不要了,一切应用家什也都搬到函虚仙府里来。刚开始回去时还小心翼翼,生怕峨眉派大部队杀来,好在一连三天都没动心,东西都搬来太行,这才放心。

    明夷子研究纯阳丹经,岳清传授刘泉太乙真解,又把本门入门的大小五行篇传给韦衎,有时候大家也一起研究纯阳真人留下来的那部天遁剑诀,互相切磋进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