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土豆烧牛肉的魅力

    牛进达疯了,他cāo起横刀劈在另一口缸上,刀刃和瓦缸相击窜起一溜火花,缸却未破,他干脆一拳砸在缸体上,瓦缸应声碎裂。带血的手在泥沙猛刨,指尖似乎碰到什么东西,他动作立刻缓下来,双手扒开泥土,一枚土豆露出来,喜不自胜,转而开始扒其余的泥土,待一堆泥土清光,枯黄的土豆茎叶连着根就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根部长满土豆,仔细一数大大小小足有十余个,有拳头大的,也有鸡蛋大小的,一大串土豆串在根蔓上,跟葡萄似得。老牛摸摸这个,摸摸那个,从未想到双手如同铁钳般的硬汉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眼泪顺着沟壑丛生的面颊往下淌,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紫袍沾满泥土,白玉腰带蒙满灰尘,朝勿丢在一边,堂堂柱国将军哭的像个月子里的娃,见不得人。李承乾再也没有太子的形象,趴在大缸上双手玩命的往外刨土,就他娘的像一只大号的土拨鼠。老程比较斯,取过一把锤子敲碎瓦缸,学云烨抓着茎叶往上一,就拉出一串土豆,手顺便在泥土一把拉,一个羊头大小的土豆就被抓出来,捧着巨大的土豆嘿嘿直笑。云烨要去挖最后一缸土豆时被老程制止了:“留给陛下挖。”见老程意味深长的眼神,云烨恍然大悟,拍马屁就要拍全套,千万不能让被拍者不上不下的,这会影响马屁效果。

    四缸土豆总共三十一斤六两,摆在铺了麻布的案几上好大一堆。周围四个将军级的护卫全身披挂背对案几,手横刀,马朔闪着寒光,更夸张的是有一位手持链子锤,两丈长的铁链缠在身上杀气腾腾。人不敢过去,云烨估计鬼都不敢过去。有史以来产量最高的作物诞生了,五十石的产量让这些家伙都疯了。李承乾浑身乱打摆子,嘴哆嗦着说不出话,牛进达哭一阵笑一阵老程大口喝茶,满面紫sè。他们的状态影响了整个左武卫大营,全员处在临敌状态刀出鞘,马上鞍,弓上弦。一队队军士来回巡逻,有无故靠近大营百丈者杀无赦。长孙冲,李怀仁?云烨如同见鬼,程处默拍着云烨肩膀哈哈大笑,一个劲的对众同仁夸口:“我兄弟咋样,说让快死的人活过来就活过来,说有能亩产十五石的粮食就弄出五十石的,谁敢不信他的话。”

    “太子殿下,现在是否可以做食用试验?”见众人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云烨赶快上前禀告。

    “云卿,如何做这试验,有何用途,所i何来?”李承乾就这点不好,什么事总要问个清楚明白,还得给他一样样解释,程处默就好多了,让吃就吃,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不问。也不知李承乾从哪学来的追根究底的坏毛病。

    “就是煮来吃,看有没有不好事情,比如毒,腹泻,等人食用后的不良后果,毕竟这是一门新粮食,必要的食用试验是不可缺少的一环。如果没有这些不良反应再大面积种植不迟,否则这是对人命的摧残。”什么事情先高到人xìng的高度,再说出自己的诉求这样就容易获得成功。果然,李承乾思考片刻就问:“云卿找谁来做这个实验?”

    “土豆既然是微臣种植的,自然就微臣来试吃,如果人数不够加上折冲校尉程处默也是可以的。”小程听到云烨这样说乐得见牙不见眼,连忙站出来做一副大义凛然状:“微臣愿做这试吃之人。”

    “祥瑞就不多,还要做种,想来两枚足以试出效果,云卿就拿两枚食用可好?”说完亲自到案几上拿了两个一斤重的土豆递给云烨。云烨接过土豆,谢过太子抓着程处默往自己营帐里跑,话说在收土豆之前云烨就已经把牛肉炖上了,这会已经一个时辰了,想必牛肉早已炖的稀烂,再加入土豆,一锅香喷喷的土豆炖牛肉就可以出锅了。想想就流口水。

    到了帐篷里,云烨熟悉的削皮,切块,用水淘去淀粉,一骨碌倒进砂锅,盖上盖子,回头对程处默说:“闻到牛肉炖土豆的香气,神仙也坐不住,以前恩师做过几次,小弟每回都吃的一干二净,连盘子底都用米饭擦干净才罢休。今天咱兄弟好好开个荤。”程处默眉花眼笑吞着口水点头不已,能让满左武卫最挑食的云烨都念念不忘的食物,会差到哪去?变魔术似的掏出一壶酒就着壶嘴喝一口又递给云烨,云烨大大灌一口,葡萄酿,酸甜可口,远不是那些刷锅水可以比拟的。

    砂锅里的土豆已经炖的金黄,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浓香。抓一把野葱扔进去,翻搅几下成功。用勺子挖一块土豆送到程处默嘴边,小程一口吞下烫的直跳脚,却舍不得吐,土豆入口即化绵软松香,又浸满牛肉汤汁,实在是人间美味,就在兄弟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吃的忘我的时候,丝毫没发现背后站满了人。后脑勺一人挨了一巴掌才打醒二人。

    “不孝的东西,有美食竟然不叫老夫。”老程夺过勺子,朝太子拱拱手。

    “待老夫品尝过再论此物不迟。”说完挖了一大勺塞嘴里闭上眼睛仔细品尝,不时摇头晃脑赞叹一番,

    “祥瑞就是祥瑞,又美味,又顶饱,待老夫再尝一口。”老程说完又挖一大勺,刚放嘴里就听太子咽着口水说:“孤也想尝尝”程处默赶紧跑过去又拿一把勺子双手捧给太子。李承乾也在锅里挖一大勺,吹凉了,一口一口吃,不知道他吃出什么味道,反正下手的频率越来越快了。牛进达也挖了一勺放嘴里就像在品龙肝凤髓。一砂锅土豆炖牛肉就不多,哪里架得住众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品尝,一瞬间,就连汤汁也不剩。

    李承乾不好意思的擦擦嘴对老程说:“程叔叔以如何?”

    “好东西,确实是一门好粮食,又顶饱,又抗饿,产量奇高,又不挑地,旱地就可种植,云小子说放地窖里可储存一年,难得的是极美味,我大唐确实得到一个天大的祥瑞,可喜可贺。”老程自是大吹法螺。众人竟不觉老程夸大,一个劲的附和,都说程大将军言之有理。

    “大将军所言极是,想必父皇也等的有些焦急,孤这就上表,陈述所听所见,云卿请功,不知二位叔叔可否联名,孤决计让五百左武卫jīng卒护送剩下的一缸祥瑞进京陛?,事关重大就牛将军率军可好?”牛进达,程咬金拱手称是。

    第二天,牛进达率领五百jīng卒拉着大缸带着挖出的土豆烟尘滚滚的一路向长安进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