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零三章 进退两难

    林轩有些迟疑。

    但很快,那犹豫的表情就被坚定给代替了。

    半途而废不是林轩的风格。

    何况自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打败那位鬼圣级别的强者,就这样退去,林轩实在是不甘心的。

    罢了,去看看又如何?

    虽然短时间内,自己的实力,无法恢复至巅峰,但哪怕再遇见这种等级的强者,打不过,光是全身而退,逃跑的话,林轩还是有几分把握。

    既然如此,就还是悄悄前往天蝎山看看再做定夺,毕竟云锻之术,哪怕有一丝可能,林轩都不愿意,就这样放过。

    九宫须臾剑是自己的本命宝物,林轩当然希望牠的威力,是越大越好的。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浑身青芒一起,化为一道惊虹,像前面飞去。

    他没有再隐藏行迹,因为那没有意义,自己与鬼圣打了这么久,他如果有同伙,必然早就得到了消息,自己隐不隐藏行迹,那结果都是一样地。

    既然如此,还不如飞快一些,如果运气不错,也许还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林轩既然决定该怎么做,那就半分犹豫也无,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乃是修仙者的大忌。

    面对并未明朗的形势,小心一些没问题,但既然拿好了主意,就需要一往无前的勇气。

    这道理,林轩是心里有数地。

    ……

    林轩的估算没有错,他这边,刚刚将鬼圣灭除,天蝎山上留守的几名阴魂鬼物,就感觉到了。

    “不可能!”

    一声惊呼,里面包含着恐惧与愤怒,山顶上,那几团灰蒙蒙阴气中的一个,毫无征兆的飒然暴涨起来了。

    里面人影的面目虽然看不清楚,但却是颇为纤秀苗条的。

    如果没有料错,应该是一名女子来着。

    “五妹,出什么事了,为何如此惊怒?”

    她左手边的那团阴气中,传出一声中年男子的声音,浑厚低沉,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样子。

    “大人遭遇了不测,已经陨落掉了!”那女子飒然站起,声音中的惊怒,都尚未隐去。

    “妳说什么?”

    “不可能,大人可是鬼圣级别的强者,听说身上还有主上赐予的宝物,怎么可能轻易陨落,就算遇见同级别的修仙者,打不过,保命应该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另一阴柔的声音传入耳朵,声音语气,同样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五妹,是不是妳感应错了?”最后一个隐藏在阴气中的家伙,也声音低沉的开口了。

    “小妹倒也希望是自己感应出错,但大家应该晓得,我所修炼的功法,乃是与大人出于同源,攸息相关,大人若是陨落,我的心神,立刻就会感应到的,怎么可能出错。”那女子脸上带着苦笑之色,一字一顿的说。

    其他几人也陷入了沉默,这中间的缘由,他们自然心中有数,只是情感上不愿意相信罢了。

    连鬼圣级别的大人都打不过的强敌,他们五个,又哪有能力对付?

    就此退走么?

    听上去是不错的选择,然而偏偏却不能够这么做。

    困仙环是主上点名要要的宝物。

    为了牠花费心血无数。

    如今随时有可能出炉,他们作为护卫,如果这时候离开,如何承受主上的雷霆之怒。

    到时候的结果必定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们不敢这么做。

    “五妹,妳看我们该怎么做?”

    那为首的大汉开口了,虽然他们五人之中,那女子排名最末,但若论实力,却是五人中最强的一个,而且足智多谋。

    所以如果真遇见强敌,往往是听从她的主意。

    果不其然,其他几团阴气中的人影,也缓缓转过头颅,一副唯此女马首是瞻的表情来着。

    “这……”

    那女子却迟疑犹豫起来了,虽然以前遇见难解的谜题,也是由她拿主意,但这一次,关乎主上看重的宝物,这决定却是不怎么好拿了。

    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偏偏此刻,却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衡量思索,那可怕的强敌,很有可能离这里已经不远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阴气中,那女子一咬贝齿:“退走肯定不可以,主上交予的任务哪能够放弃,所以,三哥留在这里,继续监视炼器师,我们几个,则去迎敌!”

    “什么,迎敌,五妹,妳疯了,连大人都陨落,这样的强敌,哪是妳我能够对付?”一苍老的声音传入耳朵,里面满是惶恐之色,在她看来,这样的决定,就与让他们送死,相差仿佛。

    其他人没有开口,但目光中,隐隐也可见畏惧害怕之色。

    “二姐,妳不用担心太过,小妹做这样的决定,虽是不得已,但也绝不是想要去送死的。”那女子的声音缓缓传入耳朵,语气却是颇为自信镇定的。

    “哦,此话怎么说?”旁边一人又接口了,所有阴魂鬼物,无不露出几位关心之色。

    “首先,我们不能退走,否则主上绝不会将我们放过,那化魂大法的滋味儿,相信大家都是心里有数,绝不愿意去尝试一番的。”

    提到主上的手段,其他几人的阴气都忽明忽暗,畏惧可见一斑。

    “所以,我们不能逃,只能鼓起勇气,面对强敌,但大家也不用太过担心畏惧,没错,大人是已经陨落,对方肯定也是渡劫级别的强者,但不知道有一个细节,大家注意到了么?”

    “五妹,都这时候,妳还卖什么关子,有何细节,还请快说?”那大汉不满的说。

    “嗯。”阴气中,那女子点了点头,接着开口:“就是时间,从大人前去迎敌,到陨落,前后超过了半个时辰的功夫,我们都知道,敌人并不远,为什么会打这么长时间?”

    这一次,他没有等众人回答,就将谜底揭开:“证明那家伙也是渡劫初期的强者,实力与大人相差仿佛,所以才会势均力敌,打上那么久,如果我没有料错,那一战,对方赢是赢了,但也不过是惨胜而已,将大人灭除,但他的法力,也所剩无几,多半还身受重伤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