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六章 牛刀小试

    天大的好处摆在前面,又何惧冒上一点风险?

    此其一。

    其二,这小子布置如此多的阵法,又有尸魔守护,还选在这灵气浓郁之所,那他在做什么,不是很明显么?

    突破瓶颈,想要让修为再进一步。

    而众所周知,这种情况下,不论修士还是古魔,那都叫一个脆弱。

    换句话说,他们可以趁其病,要其命。

    虽然这么做,有落井下石的嫌疑,不够光明磊落,然而修仙者哪儿在乎这个,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就行了,难道还要等他突破成功才动手么,傻瓜才这样做。

    既然对方如今虚弱,夫妻俩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对方如今就是生病的老虎一个,先将他拿下再说。

    两人以为林轩是软柿子,哪晓得最后还是没能趁人之危成功,银翅尸王已然陨落,然而在最后时刻,对方却成功将瓶颈突破了。

    他们反而因此吃了大苦头,被那聚集起来的天地元气击中,虽然有惊无险,但也很是消耗了不少法力的。

    可恶,夫妻俩何时吃过这种苦,虽然对方晋级成功,然而有圣祖大人的吩咐,他们也不可能就此罢手。

    原本天岚双魔还有点忐忑,万一自己夫妻预料错误,对方其实是分神中期的古魔,这一突破,可就成后期的大能存在了。

    自己夫妻虽然两人联手,那也肯定打不过。

    这一点天岚双魔是最担心的。

    哪晓得这种忧虑纯属多余,对方的实力,远比自己夫妻想象的要低。

    仅仅是刚刚迈入分神而已。

    有没有搞错。

    夫妻俩面面相觑了,这怎么可能呢?

    那尸魔可都是分神期的。

    而眼前这小子才刚刚迈入,换句话说,他进阶前只是区区一名洞玄期修仙者。

    洞玄期存在,怎么可能驱使分神级别的尸魔,夫妻二人也算见识广博,然而此时此刻,却当真是目瞪口呆了。

    林轩将他们的表情变化一一看在眼里,神色却依旧是淡然以极,说起来,自己踏入修仙界,经历的风雨虽多,然而这一次,危险程度却是非同小可,说排入前三之列也不为过。

    千钧一发!

    当尸魔被打飞的一刻,林轩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因为着急,差点走火入魔,但俗话说,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也正因为紧张,林轩体内运行的法力,在那一刹那,竟然暴增了两成有余。

    这在平时那是绝不可能地,但危机时刻,却激发了潜力,也正因为如此,原本一直迟滞不前的灵力,居然“嘭”的一声将瓶颈突破。

    换句话说,若不是这两个老魔步步紧逼,林轩这一次能否突破瓶颈还真是一个问题。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林轩对天岚双魔,可没有分毫的感激之色。

    自己能突破,虽然有两人的原因在里头,但归根结底,还是运气不错,否则……林轩也不敢想象后果。

    他转过头颅,只见自己布置的阵法皆被破,银翅尸王躺在一侧,也已经是气若游丝了。

    林轩的脸色,依旧从容淡定以极,然而浑身上下,却隐隐弥散出一股令人畏惧的气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然而人若犯我……林轩却从来不会忍气吞声。

    天岚双魔,这两个家伙的名头,林轩也听说过,既然不知死活,就拿他们试试自己进阶后的神通好了。

    尽管对方有夫妻两个,尽管那青甲古魔还是分神中期的家伙,然而林轩又岂是普通的修仙者?

    敢收取五行蕴灵阵的阵旗,还敢将银翅尸王打得气若游丝,有仇不报非君子,自己就要教他们写一下,什么叫做后悔两个字。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右手抬起,尽管此刻,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形貌狼狈以极,然而手上的肌肤,却颇为细腻,这是易经洗髓后的效果。

    林轩并指作剑,轻轻在身前一划,其动作潇洒飘逸,不见半分火气。

    然而却有一极轻微,极轻微,仿佛将钢丝拉断的声音传入耳里。

    “不好!”

    天岚双魔瞳孔微缩,夫妻二人见识何等广博,各自伸出手来,在爱侣身上一推,借着那反作用之力,身形一阵模糊,像着两侧飞射过去了。

    而他们刚刚离开原地,就看见一道银芒亮起,那光芒纤细以极,与一根针相似,长也不过数尺。

    如果一定要形容,就仿佛是一根剑丝。

    化剑为丝,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术,就算元婴期修仙者,只要在剑法上有些许造诣,也能够从容施展没有问题。

    而且就声势,远非林轩的这“一划”可比,剑丝必然是如春蚕结茧,绵延不断。

    然而招数威力如何,重点并不在于这一招好不好看。

    实用才是关键!

    越是朴实无华的招数,威力越是蓬勃,返璞归真就是这个道理了。

    而天岚双魔闯下偌大的名气,眼光自是不低,反应也是敏捷以极,两人几乎是刚离开原地,那细丝就已在半空划过。

    没有命中,直冲入远处的虚空……过了约几息的功夫。

    轰!

    一声巨响传入耳里,如果是普通人在此刻,恐怕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然而天岚双魔作为分神级别的古魔,神识非同小可,两人抬起头颅,脸色都难看到极处,就是这么几息的功夫,那光丝已经冲出了上百里。

    一座巍峨的巨山拦路,却被牠拦腰截为两半了。

    好可怕的威力,好惊人的速度!

    林轩小试牛刀,居然就如此令人咋舌。

    要晓得,移山倒海对他们这种等阶的存在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如此轻描淡写,还是很不可思议的。

    “大哥。”

    那女魔的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而青甲古魔的表情也差不多:“芙妹,这一次,我们恐怕是碰见了棘手的家伙,这小子,绝不能用同阶修士的标准衡量的。”

    “这……我晓得,不过那又如何,大风大浪我们夫妻俩见得多了,还怕他一刚刚进阶的小修仙者?”

    那女魔的脸上露出一丝傲然之色,此时此刻,林轩根本就没有隐藏身份什么……想藏也藏不住,林轩虽然不怕天岚双魔,但与他们对上也得全力以赴,这样一来身份自然暴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