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九十一章 云隐宗

    云淡,风轻。

    林轩依旧静静的躺在原地。

    此时,他除了头部,浑身的骨骼已寸寸碎裂掉了。

    经脉的情况也差不多,错乱得一塌糊涂。

    无法调动法力,甚至连移动一根手指头都变成奢望了。

    然而林轩的脸上却并没有焦急,至少双婴一丹是完好无损地。

    只要元婴与妖丹没事,那肉身的伤,就没有什么了不起,虽然麻烦了一些,但总有办法康复地。

    不过话是这么说,他现在却动弹不得,自然什么也不能做。

    只能静静的在这里躺着。

    日出日落。

    不知不觉林轩已在这里躺了月余。

    对于附近的环境,倒也了解得清清楚楚。

    他如今处身的是一峡谷。

    周围则有连绵的群山起伏不定,蜿蜒匍匐,一直延伸到极远之处。

    林轩也不知道山脉的尽头会延伸到何处,毕竟他神识探测的距离也是有限的。

    虽然骨骼尽碎,经脉俱损,让他不能调动一丝法力,但对于神识的施展,却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也让他庆幸不已。

    虽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但这里不愧是灵界最为顶级的界面之一,灵脉的资源十分丰富,而且品质都非同小可,自己所在的峡谷了无人迹,可谷内的灵气则丰富以极。

    如果放到人界,绝对会引起顶级势力的争夺,这样说吧,瀛洲岛天涯海阁的总舵,论灵气的丰富还不及这荒芜的峡谷。

    林轩也是暗暗咋舌,灵界顶级界面果然是盛名无虚的。

    当然,待在此地,那是机遇与危险并存地,各种灵脉资源固然丰富,可高阶存在也数不胜数,经此波折,林轩心中滋生的那一点傲气也彻底被打消掉了。

    在这鼐龙界,自己虽非初入仙道的蝼蚁,但也绝不是可以纵横无敌,凡事由着自己性子的前辈了。

    真灵的事情虽属意外,但光是炎狼尊者,就足以让他警醒。

    重新定位自己,仙道曲折,未来的路还长远着。

    至于媛媛的下落,林轩倒并不担心,他分析过真灵的目的,老婆应该不会有危险,说不定还会有莫大的机缘。

    林轩相信,夫妻俩总有重新团聚的一天。

    如今动弹不得,他倒也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好在这里的灵气充裕以极,慢慢滋养,再加上自己身体的底子,总会一点一点慢慢恢复元气。

    只不过速度慢了一些。

    说到底,也是那真灵太狠的缘故,将自己浑身骨骼打成粉碎性的了,经脉也寸寸断裂,否则,哪会像现在这样一筹莫展呢?

    可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用在修仙者身上当然可以衍生出更长的时间,真灵又如何,总有一天,自己会将今天的仇十倍报回来的。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林轩可是很能忍耐的人物。

    如今他在对方的眼里只是蝼蚁,但他相信,自己会一天一天的成长下去。

    这一次绝无可疑。

    当初在飘云谷,没有灵根的修仙生活自己都熬过去了,眼前这点挫折算什么。

    林轩的性子可是百折不回。

    “咦?”

    正规划着未来的修仙之路,林轩的眉头突然动了一下,像是发现了什么。

    随后将神识放出,很快就有了收获,前方百余里,有几道遁光正朝这边飞行着。

    是修仙者!

    按理,林轩应该更早发现他们,毕竟他神识的探测距离,在五六千里,但那只是理论而已。

    林轩若全力放出神识,是可以探测到那样的远处,但他又不傻,更没有必要随时随地将神识放出啊!

    他如今可是伤者,需要多多修养。

    将神识放出探测,那可是很伤神的,这一个月都风平浪静的度过,林轩实在没有必要那么做。

    这对于他恢复经脉骨骼,没有半分的好处。

    原本,林轩以为不会有人打扰,没想到,来了不速之客,他这才将神识放出,悄无声息的在对方身上扫过。

    很快,林轩表情就重新平静下来了。

    对方修为之低,让他感到有些惊奇。

    这一行人,居然都仅仅是灵动期修仙者,修为最高的也不曾筑基。

    林轩有些哭笑不得。

    这次在鼐龙界,还真有些大起大落,刚刚连真灵都见过,如今碰见的,却又是周末低阶的修仙者。

    老天爷真是在开玩笑么?

    但不管如何,林轩总是放心了。

    虽然自己骨骼尽碎,经脉俱损,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区区几名灵动期小修仙者还不至于能威胁到自己啊!

    不过心中如此想着,林轩还是将神识放出,几名灵动期菜鸟是没什么了不起,但天知道他们后面,会不会有长辈跟着。

    吃一堑,长一智。

    林轩去除了傲气,又恢复了昔日的风格,小心无大错,尤其是此时此刻,他的情况确然有些不妙的。

    神识全力放出,可达五千五百里。

    这还是指飞花落叶皆可掌握,如果不在乎探测到的情形有些模糊,就算将神识覆盖到万里左右,也勉强可以做到的。

    当然,有些吃力,不过这时候,他哪里会在乎。

    ……几息之后,林轩的表情,彻底轻松下来了,万里之内,没有修仙者,对方不可能有长辈跟着,否则于情于理,都不会相距如此远的距离,对于这一点,林轩毫不怀疑。

    既然这几人威胁不到自己,林轩也就不再为这件事情费心了,或许对方根本就只是路过,小心无大错,但也没有必要将自己搞得神经兮兮的。

    静观其变是最聪明的选择。

    林轩静静的躺在原地,一百里,对于他这种境界的修仙者,或许是瞬息,但放在灵动期菜鸟身上,想要跨越,却不是那么容易。

    足足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他们才来到了近处,随后光华一闪,直朝着这个峡谷飞过来了。

    “是非还真是躲不过。”

    林轩暗暗叹息,当然不会有分毫的畏惧,只是有一些无奈而已。

    轰的一声传入耳朵,气流激射,却是左边一道遁光控制不住,直接撞在一旁的岩壁上了。

    林轩有些哭笑不得,嘴角边却露出几分温馨之色,记得自己当初在飘云谷,刚练习御风飞行之术的时候也是同样吃了不小的苦头。

    头破血流!

    仙道之艰难深涩,可不仅仅是要面对腥风血雨的。

    就是随便练习一个法术,特别是初学者,谁又知道在成功背后,要吃上多少的苦头。

    林轩虽然不能转过头颅,但以他的神识强度,自然可以轻松覆盖整个山谷。

    而且是丝毫痕迹也无,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容貌平凡的修仙者,身着道服,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给人的感觉普通以极。

    “静虚师弟,这御风术,你已经练了三月了,怎么还是这般跌跌撞撞的。”

    一轻笑的声音传入耳朵,如黄鹂划过山谷,不过那笑声却并不带有分毫恶意,仅仅只是笑而已。

    随后,一道红色的遁光落下,却是一妙龄少女,同样十七八岁年纪,眉清目秀,虽不是什么绝色美女,但那对乌溜溜的大眼睛,顾盼之间,却是灵动以极。

    那青年道士挠了挠头,一脸窘迫的样子。

    “好了,苏师妹,静虚师弟不过是练习的时间短了些,加以时日,必然不会这样子,妳就不要再拿他这小小的错误揶揄。”

    又一声音传入耳朵,这次却是一绿色的遁光从旁边降落,光芒收敛,露出一虎头虎脑的年轻人来,身材高大魁梧,做俗家打扮,年龄,也明显比两者要大一点,有二十七八岁年纪,修为也到了灵动期大圆满的境地,距离筑基,只剩下一线而已。

    三人的服饰虽各不相同,但在袖口,都绣有几朵祥云的标识,显然是来自同一个门派地。

    听师哥这么说,少女点了点头,他们这次外出,是寻找天材地宝,作为炼制筑基丹的原料。

    林轩其实早发现了山谷中生长有一些灵草,不过以他的实力,这些灵草自然是不值一提,故而也就没有在意,不过在几名低阶修士的眼里,那些灵草自然是珍贵以极。

    三人修为太低,落下遁光的时候也没有怎么在意,这时候才发现山谷中并非只有他们三人而已。

    大惊失色,不过很快就发现林轩动弹不得。

    “你怎么了?”

    那少女脸上露出几分吃惊之色,但关心之情还是溢于言表的,林轩有些意外了,以他经验之丰富,自然晓得修仙者都是无利不早起的,趁火打劫者很多,雪中送炭之人不能说一个也无,但稀有得与真灵差不多,自己居然给遇上了。

    “还能怎么,看他浑身骨骼尽碎的样子,肯定是在参加我云隐宗入门试炼的时候,由那寒崖罡风造成的,不过能活下来,也算福大命大,这位道友,常某说得可有错啊!”

    那为首之人目光在林轩身上扫过,如此这般的开口了。

    “唔。”

    林轩想了一肚子的谎话,却被堵了回去,只好含糊其辞,点头应是。

    “既然你活着,那也算通过试炼成为我云隐宗的弟子了,我们既然见到你在此处,也不能不管不顾,一会儿就带你回本门总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