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三章 同阶修士间的差异

    “愚蠢的家伙,既然见到本尊者,以为还会容你们逃命么?”

    那炎狼尊者的脸上闪过一丝残忍之色,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背后的火浪居然凝聚成一可怕的狼首。

    那狼首比刚才被林轩击碎了的还要大得多,足足占据了半边天幕,随后张开血盆大口,喷出几个直径七八丈大的赤红光球。

    轰!

    落入星峰城中,烈焰散开,被击中的地方就化为了一片火海。

    林轩见了,也不由得瞳孔微缩,他也是从腥风血雨中闯过来的,自然不会有心慈手软一说。

    但林轩遵从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从不会倚仗实力,去滥杀无辜,死在他手中的修仙者,大对罪有应得,而这炎狼尊者,居然对普通的凡人也出手了。

    而那几名逃跑的修士就更不用提,几道火红色的利爪出现在视线里,轻易就取下了他们的首级。

    原本想要捡空隙逃跑,那晓得选择的却是黄泉之路,死得比原先更快了。

    “疯子,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喃喃自语的声音传入耳朵,作为一方领主,她在修仙界磨砺的岁月比林轩还长,自然也见过许多大风大浪,然而这样的家伙,还真没有见过,以高阶修士的实力(注意,不是高阶修士,而是指有那样的实力),来欺负凡人,算什么英雄好汉了。

    人说修士无利不早起,可他这么做,也没有分毫的好处,那不是疯子是什么?

    林轩却没有管那么多,对方疯子也好,神经病也罢,与自己一点关系也无,他看重的只有一个,就是对方实力究竟如何?

    这一点,林轩迫切需要弄清楚,知己知彼,随后才从容应付。

    想到此处,他将神识放出,在对方身上扫过,妖化者因为力量是来自于融合魔晶的缘故,在动手前,是看不出深浅的。

    并不需要施展什么敛气术,就可以将自己的修为,从容隐藏掉了。

    然而若是他自己愿意暴露,将气势完全释放出,那这种情况,自然又另做他讲。

    此时此刻,炎狼尊者就丝毫也没有隐藏什么,这老家伙,说疯子过了,但确然性格乖戾,不是用常理可以揣摩地。

    他凶名远播,尤其是喜欢胜之不武,不管你是低阶修仙者,还是凡人,他都不会放过,完全不觉得欺负弱小,本身就是很丢脸的。

    他喜欢欺凌弱小,喜欢看别人听见自己凶名,而浑身发抖的模样,在配以强大的气势,那震撼力更是无与伦比。

    可惜这一次,炎狼尊者失望了。

    在鼐龙界,或许他还真算得上威名远播,然而那又如何,林轩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凡人或者小修仙者,何况他是初到贵地,炎狼尊者的威名再如何了不起,又怎么样呢?

    他听都没有听过,就相当于抛媚眼给瞎子看,不仅没有分毫用处,而且是滑稽可笑的。

    再说,就算林轩听过他的“威名”又如何,林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主儿,前一阵连冰魄魔祖的分魂都给灭了。

    要知道,冰魄,可是传说中的九位真魔始祖之一,实力堪与散仙相比,林轩连她都敢得罪死,区区炎狼尊者,那不就是个屁。

    林轩闯过多少腥风血雨,有今天的成就当然不是吓大地。

    当然,不怕归不怕,林轩对这老家伙,也不会有丝毫的轻视之意,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一些。

    洞玄后期!

    要知道在东海,三妖王,六海皇也不过是洞玄中期的存在,而圣城之主,九仙宫主,虽然达到了后期,但却因为种种缘故,被暗算掉了,即使后来脱困而出,也根本发挥不出真正洞玄后期实力来的。

    而眼前这家伙,却没有任何掣肘,是自己踏入灵界以来,所面对的最强敌人了,当然,那是就境界来说,像冰魄魔祖分魂,境界虽然不是很高,但会各种神妙秘术,那同样是难缠得紧的。

    而且林轩有一种感觉,这位炎狼尊者,比一般的后期修士,要强大得多,加上妖化者,自己从来不曾面对过,而对方与修仙者斗法的经验,却明显匪浅,这一点上,自己也吃亏不少的。

    必须小心应付,否则说不定还真会阴沟里翻船。

    林轩如此这般的想着,他已经小看过对方一次,绝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

    而且林轩的心里,还有一点不安。

    修士的实力,与界面其实有很大的关系。

    这里不是指高阶修士的实力,而是……打一个比方吧!

    人界与东海,如果元婴初期的修士撞在一起,出手比斗一番,十之八九,都是人界修士大败亏输。

    无他,功法没有对方玄奥,法宝也不及对方好。

    最重要的两点皆处于劣势,谁胜谁负可想而知。

    其他等级的同阶修士遇在一起,那结果也是一样地。

    人界与东海的差距是如此,那灵界各界面之间的差距,那何尝又不是一样地。

    东海与鼐龙界,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不要说,自己在东海见到的洞玄后期修士,实力是受到了削弱,就算没有,林轩相信,将他们放到鼐龙界,还是打不过同阶修士。

    原因依旧是上面两点,功法不及,法宝也弱。

    所以东海洞玄期修士的实力,其实根本就不足以拿给自己现在做考量地。

    林轩不是什么骄傲自大的人物,反而在动手以前,就已经将一切想清楚,仅仅是知己知彼是不够地,还需要准确的定位自己。

    诸般念头闪过,林轩脸上的表情是镇定而沉稳的,看着对方的双目,一字一顿的声音传入耳朵:“你是洞玄后期的妖化者?”

    声音听不出喜怒,似乎只是在叙述一平常的事实罢了。

    其实妖化者的修炼晋级,与修仙者是完全不同地,只不过为了好区分,将他们划归到一个修炼体系。

    这中间没有别的隐秘,只不过是抱着怎样简单怎样划分而已。

    而林轩的表情,却让炎狼尊者不爽以极,他原本想要看到对方畏惧,瑟瑟发抖是最好地,哪知道这成了奢望,对方的应对,那是镇定从容以极,林轩的这幅表情,反而让他有些沉不住气。

    “怎么,你不怕我,还是心中已畏惧到极处,只不过在强自镇定罢了?”

    “你觉得像么?”

    林轩笑了,他已经把握到敌人的性格,这是一个极端自大的家伙。

    对付这种人,就要先将他的信心打掉,然后才能让其自乱阵脚。

    果然,林轩这云淡风轻的回答,让炎狼尊者不爽到极处,这一次,不是沉不沉得住气的问题,而是暴跳不已:“不怕我,你为什么不怕我,像你这样的洞玄初期的修仙者,我已经杀了不知道多少个,本尊者虽然无法将你们抽魂炼魄,但同样有多种方法,可以让你生不如死的。”

    “是么?”

    林轩淡淡的说,心中却已有点无语了,媛媛还真说得没错,这根本就是一疯子般的家伙,不可理喻,修仙者无利不早起,这家伙树敌则树得莫名其妙以极。

    而炎狼尊者对林轩的威胁完全没有意义,就仿佛一拳打在棉花里,完全不着力,只会让自己难受而已。

    这样的敌人他还不曾遇到过,在看了林轩两眼之后,信心果然有些动摇了。

    而这细微的表情变化,林轩都看得清清楚楚,没错,这家伙神经还真有点问题,真是倒霉加晦气,才刚来到一新的界面就遇见这种问题。

    “林某与道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火并下去,对你我都没有好处,不如就此罢手如何?”林轩缓缓的开口。

    “罢手?”炎狼尊者笑了,带着几分张狂:“可以,不过除非你答应我,将身边的女子留下再说,否则……”

    没有否则了,话说到这一步,自然已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林轩怎么可能容忍他当着自己的面,对孔雀如此侮辱,自己只是不想莫名其妙的与人动手,并不意味着,就真害怕他了。

    可恶!

    不管这家伙是不是疯子,林轩都绝不会容忍的,乱说话,会付出代价。

    而既然决定要动手,林轩就不会犹豫什么,先下手为强是最佳选择。

    袖袍一拂,无数柳叶形状的法宝已飞掠而出,铁羽飞蝗刀厉芒四射,朝着对方激射过去了。

    顿时,破空之声大起,看上去颇有几分惊心怵目之意。

    看似必杀之局,然而对林轩来说,不过是试探而已。

    毕竟他与妖化者还从来没有交过手,不知道对方战斗方式,究竟与修仙者有什么不同,故而当然要试探一二了。

    林轩不指望铁羽飞蝗刀克敌,仅仅是希望看出他的深浅而已。

    面对漫天激射的宝物,炎狼尊者的表情也阴霾下来了,这可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原来他是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现在当然不可能了。

    眼中闪过一丝恼怒,袖袍一拂,热浪扑面而出,顿时一片火云将他包裹,随后,其气息消失掉了,连神识的探测,也分毫没有用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