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夜探

    “贵宫的红叶仙子,乃林某义妹,本座这次路过此地,特来探访一下的。”林轩神色淡然的开口,整个人悬浮在半空,自有一股高人的气度,从眉宇间弥散而出。

    “红叶仙子?”那男子一呆,这个名字陌生了点,谁让九仙宫的规模太过磅礴,即便是同门,互相之间从未见过也实属正常的。

    不过此人也是一玲珑剔透的家伙,当即向林轩施了一礼,脸上带着歉然之意:“要不,前辈请去敝宫稍坐,既然知道那位仙子的名号相信很快就能查到的……”

    话音未落,耳边却传来一声惊呼。

    “咦,红叶仙子,好像……”

    说话的是后面那位元婴后期的女修仙者,不过声音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眸底深处,竟露出几分惊惶的表情来了。

    林轩眉头一皱,当即转过了头:“怎么,我义妹的名字,道友似乎听说,难道妳与小妹相识么?”

    “不是,在下听错了,晚辈怎么可能有如此福缘,认识前辈的义妹呢?”此女连忙摇头,然而却目光躲闪,根本不敢直视林轩的眼睛,说起话来也磕磕巴巴的。

    “听错了?”林轩以手抚额,两只眼睛也微微眯起来了,这个谎撒得水准太低,换一个普通人,也要疑窦大起,更不要说,林轩千年来,就是在阴谋诡计中摸爬滚打。

    目光烁烁,尽管浑身上下,并没有释放出灵压,然而被他如此盯着,此女已是冷汗淋漓,毕竟对方可是洞玄期,挥手间,就能让自己万劫不复,此时此刻,她仿佛被猫锁定的老鼠,心中的忐忑,那是可想而知的。

    那男子所感受到的压力,也好不到哪里,同时有些纳闷,论人缘广博,师妹远不及自己的,那什么红叶仙子,她究竟从哪里听说,对了……脑海中灵光闪过,男子突然想到师妹前一阵所奉命执行的任务,表情也一下子狂变起来了。

    随即想到林轩还在身侧,然而此时此刻,想要掩饰已经来不及了。

    “不好……”

    此人双膝一软,差点站立不住,然而林轩对他的狼狈,却视若无睹,仿佛竟信了那女子解释似的:“听错了吗,好吧,那你就带林某去贵宫的驿馆暂住,既然来到此处,无论如何,我总要见妹子一面的。”

    “是,前辈,前辈……请跟我来。”

    那男子浑身直冒虚汗,仿佛刚刚是到鬼门关走了一圈,连他都有些怀疑,那位前辈怎么会信了师妹的言语,不过没有关系,洞玄期,这样的存在哪是他们惹得起,只要不找自己的麻烦就可以。

    至于这位前辈为了他义妹会掀起什么轩然大波,天塌下来有个高的先顶着,烦恼也该是副宫主与几位长老,他现在的期望,仅仅是将这瘟神送得越远越好。

    尽管心中忐忑,然而此时此刻,他反而不敢表现出太多的异样来了,否则弄巧成拙,引得这老怪物疑心大起,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两人在前面引路,表情恭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其实林轩何尝不晓得,如今自己是来到龙潭虎穴了。

    红叶那丫头,肯定遇见了什么不妥,或者遇见倒霉的麻烦了。

    如果换成进阶洞玄以前,这样的闲事林轩不会去管。

    毕竟九仙宫不好惹!

    然而现在不同,以他如今的修为神通,就算是被三妖皇,六海王联手围攻,打不过,林轩也有把握逃出生天的。

    故而龙潭虎穴又如何,闯一闯就当是增长自己的阅历见识了。

    说起来轻松,然而放眼整个东海,敢这么想的恐怕也仅有林轩一个,就算是圣城之主并未遭遇古魔,单枪匹马也不敢独闯九仙宫,胆大包天是对林轩最好的形容。

    由两人领路,仅仅一盏茶的功夫,林轩就来到九仙宫深处,传说中的贵宾楼已近在咫尺了。

    那是一式样精美的阁楼,远远望去,虽说不上气势磅礴,但也美轮美奂到极处。

    在阁楼四周,有几名女子正在打扫,将地上的落叶收集,装在一竹篓里,林轩目光扫过,发现她们丝毫灵力波动也无,不过是凡人罢了。

    这不稀奇,不少修仙界的宗门家族,都会招收一些凡人弟子,充作仆役。

    那几名女子不过十七八岁而已,虽非绝色美女,但也眉清目秀以极。

    “给仙师见礼。”

    见林轩三人驭光而来,那些凡人少女忙放下手中的扫帚,冲他们大礼参拜,表情恭敬以极,隐隐还透着几分惶恐之意。

    “妳们听好了,这位林前辈乃是本宫贵客,小心伺候好了,若有懈怠之处,小心抽魂之苦。”

    那男子恶狠狠的说,随后转过头,脸上的表情又换成了献媚与赔笑之色:“前辈,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只要能够做到,晚辈一定尽量满足,我这就去宫里,查一查红叶仙子的消息,一有线索,会立刻像前辈禀告的。”

    “如此有劳。”

    “这是应该的,前辈不用客气。”男子点头哈腰的施礼:“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晚辈这就告辞。”

    林轩点了点头,那男子与一旁的女修又连忙对林轩施礼,随后才恭敬的退了下去。

    “小女子拜见仙师,请问您想要住那栋阁楼,我们这就去收拾。”

    说话的是一名年龄稍大的女子,但看上去也不过二十余岁年纪。

    “随便即可。”

    林轩一边说,一边像就近的一栋阁楼走去了,那些女子见了,忙紧跟了上去。

    “妳们就在此地即可,林某不喜欢有人伺候的。”林轩淡淡的声音传入耳朵。

    “是。”

    几女一呆,连忙停了下来,对她们来说,仙师的命令是至高无上的,林轩既如此吩咐,当然不敢随便违背什么。

    林轩进入阁楼,里面布置得淡雅朴素,就像一个小巧的洞府,除了药园,所有功能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禁制防止窥探,不过这东西,究竟有几分的用途,可就不太好说。

    林轩随手摸出了一张阵符,轻轻一搓,一小巧的阵法布置在阁楼的周侧,阵符论威力与灵活,固然没有办法与阵旗相比,而且是一次性地,但用在这种场合,却是最稳妥不过,仅仅是防止修士的神念入侵,用不太值钱的阵符,就已经足够了。

    随后林轩闭上双目,开始打坐休息,九仙宫暗潮汹涌,林轩有预感,恐怕免不了争斗,既然如此,那就更要养精蓄锐了。

    说起来,该派也是够狡猾的,所用的侍女,仅仅是凡人而已,负责杂役,对于该派的事情,恐怕一无所知,否则,若是修仙者,自己恐怕早就弄一个人回来搜魂了。

    一晃数个时辰过去,丝毫动静也无,林轩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之色,原本照他的推测,那对引路的修士将自己的情形上报以后,九仙宫很快就会有高层来与自己接触,没想到居然预料错误,对方居然将自己晾在这里了。

    此事着实有些诡异。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完全暗淡了下去,林轩缓缓睁开双眸,脸上露出几分冷笑之色:“真以为九仙宫是龙潭虎穴,林某身处群狼环伺之中,就不敢轻举妄动,小看人么,好,那就看我将你搅个天翻地覆。”

    话音未落,林轩已从原地站起,随后深深呼吸,浑身的气息迅速收敛进去,九天玄功中的敛气术本就神奇,修炼墨月天巫诀后更有返璞归真的效果,想要隐匿潜行,对于林轩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很快就融入夜色,丝毫踪迹也无。

    目的当然是先找到红叶的踪迹,不过该从哪里找起,一时片刻,他也么有线索,九仙宫的面积实在太大了,凡人仆役暂且不提,内宫外宫弟子加在一起,就有数十万修士。

    人海茫茫,就如同大海捞针一样,这种时候,就算搜魂之术,也不是很好使了,毕竟随便找一个人,可能根本就不认识红叶仙子。

    林轩叹了口气,再麻烦也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再搜魂了数名低阶修士无果之后,他决定找高阶修仙者,他们了解的情况,相对来说,应该会更多。

    关键是,林轩也不敢太过大张旗鼓,在找到红叶以前,他不愿意与同阶修士冲突。

    不过一般来说,离合以上的高阶修士并不容易遇到的,他们在九仙宫,已是有身份地位的人物,居住的地方也更靠近中枢,而那样的地方,会有层层禁制守护,即便自己,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也会大费一番波折。

    该怎么办呢?

    林轩眉头微皱,随后闭上双眸,悄然将神识放出,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有了收获,运气不错,居然被自己发现了一名离合期的修仙者。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客气,林轩悄无声息的飞了过去。

    那是一黑衣老者,林轩的敛气术再神妙,接近以后,也不可能丝毫踪迹也无,还是被发现了。

    “谁躲在那里,莫非想要偷袭老夫?”黑衣老者游目四顾,有些紧张的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