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冰魔心蟾

    冰层断裂,碎屑满天飞舞,乳白色的雾气随之弥漫而出。

    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出现在视线中。

    “咕!”

    巨大的吼声随之传出,震耳欲聋,动人心魄。

    随后一巨大的黑影从那地底洞穴中浮现而出。

    与之伴随的是灵压,疯狂以极,林轩都感觉到有些战栗。

    想逃,然而却仿佛被什么给锁定了。

    巨鲸王的反应也差不多,死死的盯着那迷雾中的生物。

    是一头蟾蜍,或者说长得像蟾蜍一样的生物,身体的长度,足足超过了三十丈有余,浑身上下几乎是透明地,隐隐还有奇光扭转不已。

    “这……”

    林轩还没有什么,巨鲸王的脸色,已阴霾得难以用言语形容了:“冰魔心蟾,不可能,此处,怎么会镇压得有这样的生物。”

    海族第一勇士的声音有些颤抖,毫无掩饰的露出了畏惧之色。

    “怎么,道友认识这妖兽么?”

    林轩冷冷的声音传入耳朵,没有永恒的敌人,只看双方的利益,会不会发生纠葛冲突,随着这大蟾蜍浮现而出,林轩与巨鲸王的注意力,不由得都随之转移。

    刚刚的交手,仿佛只不过是浮云而已。

    林轩相信,巨鲸王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毕竟作为一族之王,肯定不会是目光短浅的人物。

    而巨鲸王,也果然没有让林轩失望。

    “妖兽,哼,道友也太小看他了,这冰魔心蟾,可已经不再位于妖兽的范畴。”巨鲸王冷笑的声音传入耳朵。

    “什么,不是妖兽,难不成牠还是真灵一级的家伙?”林轩是真的震惊了。

    真灵,可不是现在水准的自己能够接触,更不要说对抗什么,对方随便挥挥爪子,或者吹口气就能够让自己灰飞烟灭掉了。

    “自然不是真灵。”巨鲸王叹了口气:“不过也好不到哪里,牠算是真灵的后裔,身上是有那么一丝金玥真蟾血脉地。”

    “金玥真蟾?”

    林轩一愕,这个存在他还真晓得,金义作为修妖者,模仿的就是金玥真蟾的神通,平心来说,在真灵里,金玥真蟾已是排名倒数,不过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倒数,也属于真灵的范畴。

    好在眼前的,仅仅是牠后裔,并非金玥真蟾本体。

    而真灵后裔这样的存在,林轩自然晓得,也多亏他喜欢博览群书,从典籍上看到过记载的。

    作为真灵后裔,当然远非一般的妖族可比,甚至是天地灵族在他们面前,都明显是远远不及。

    不过这样说,也不是非常的准确,仅仅是一个概况而已,真灵后裔其实也是有强有弱,能力大小并不相同的。

    这要看,牠们继承真灵血脉的情况如何。

    继承得多,自然也就越强,继承得少,一般来说,相对就会较弱,但也有例外情况,有的后裔,虽然没有继承太多的真灵血统,但却因为某些缘故,发生了变异,打一个类比,与修仙者异灵根的情况颇为相似。

    这样的真灵后裔,虽然继承的血脉不多,但神通也有可能令人瞠目结舌,总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时候不亲眼目睹,真的很难说。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开口了:“那道友可知道,这冰魔心蟾的实力究竟如何?”

    林轩话音未落,突然像是察觉到什么,像左跨出一步,顿时,灵芒闪动,他已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用说,九天微步。

    作为空间神通,在躲避敌人攻击的时候,可以说,那是非常的有用。

    嗖……冰魔心蟾吐出了舌头,将他留在原地的残影,轻易的一穿而过,就如同蟾蜍捕食,动作行云流水到极处。

    吼!

    另一侧,却有巨鲸王的闷哼声传入耳朵,还夹杂着爆炸与大吼,那洞玄中期的老家伙,似乎竟吃了什么苦头,林轩大惊失色,有没有搞错,这冰魔心蟾攻击自己的时候,同时也像巨鲸王出手?

    袖袍一拂,玄青子母盾而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那七面盾牌有如通灵一般,呈扇形排列起来。

    上面各自有灵光勃发而出,连成一片青色的光幕,一个太极图案在上面流转,显得神秘以极。

    林轩松了口气,这才转过头颅,发现巨鲸王正与对方的舌头纠缠着。

    冰魔心蟾一条舌头的攻击,被自己躲了过去,可另外一条舌头,却将巨鲸王逼得怒吼不休。

    对方原来长了两根舌头,可以分别操纵,同时跟两名敌人作战的。

    林轩放眼望去,此兽的舌头,灵活以极,看上去,与毒蛇别无二致,而且力大无比,居然与巨鲸王对轰也没有问题。

    不……正确的说,是牠根本是占上风,比巨鲸王还要胜上一筹。

    吼!

    巨鲸王左躲右闪,瞅准空隙一拳打出,那冰魔心蟾的舌头也不示弱,如毒蛇一般的高高扬起,然后再如同箭一般的发射了出去。

    丝毫取巧也无,这一击,显然是硬碰硬了。

    轰!

    两者对撞,力之气旋随之而出,激起一道道罡风,巨鲸王的脸色骤然通红,就仿佛凡人喝了酒一般,然而林轩晓得,这是他胸中气血翻涌的缘故。

    巨鲸王退后两步,比力量,他居然输了。

    冰魔心蟾自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那舌头高高扬起,再次恶狠狠戳了下去。

    巨鲸王躲无可躲,一声暴喝,双拳齐出。

    林轩眉头一挑,手持禅杖,法力注入,狠狠朝着妖蟾挥落下去了。

    他与巨鲸王刚刚虽然还是死敌,但现在却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对方若是陨落,自己也绝对讨不到好什么。

    所以林轩出手救援了。

    嗡……万千杖影浮现而出,往中间一聚,朝着冰魔心蟾狠狠砸下去了,声势非同小可,对方却依然不惧,眼睛中蓝芒闪烁,随后寒气互相聚合,一面透明的玄冰盾牌出现在牠的头顶上空。

    厚就有丈许,看上去坚实以极。

    嘭!

    杖影狠狠砸落,倒也不负众望,将那玄冰盾牌打破,然而自己也成了强弩之末,冰魔心蟾躲都不躲,剩下的余波击中了牠的头颅,却分毫伤害也没有个牠造成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