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好厚的脸皮

    “前辈既有所命,妾身哪敢不从?”

    上官暮雨脸上带着笑容,有林轩这么一位大高手,危机自然解除,此去分毫危险没有,不过是当一个看客,她又何必推脱。

    “娘,我和姐姐也想去。”

    清脆的声音传入耳里,上官翎的脸上满是渴望之色,上官雁虽没有表示,但表情与妹妹也是一样的。

    “翎儿,不要淘气,我们此举,又不是去郊游地。”上官暮雨秀眉一挑,轻声呵斥。

    “娘……”

    上官翎却并不怕母亲的样子。

    “好了,好了,这两个丫头既然想要看戏,那带上她们,也是没有多大妨害地。”林轩终于出声表示。

    林轩既然开口说话,上官暮雨自然不会违拗反驳,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前辈既然这样说,妾身谨尊法谕,两个丫头,这是妳们的福气,一会儿出了禁制,切不可随意乱走,一切都要听令行事。”

    “是!”

    “好了,不要耽搁,再拖延下去,贵派的禁制恐怕承受不住。”

    林轩抬头望了一眼烟雾,随后浑身青芒一起,向着头顶飞了上去。

    上官暮雨与两个女儿修炼的功法相似,则将遁光连在一起,一随后跟了上去。

    轰隆隆的爆裂声不停传入耳朵,出了禁制,整个元龟岛是一片乌烟瘴气。

    近千修士,放眼望去,黑压压一大片的样子。

    领头的,则是一皂袍老者,身高不足三尺,却矮壮以极,一头火红的头发,分外的引人注目,左边脸颊,还有一块刀疤。

    看见遁光出了禁制,红发老者脸色一喜,随后整个表情就完全阴沉下去。

    右手抬起,天火宗的修士顿时停下了攻击。

    “上官贱婢,妳终于肯出来领死,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害本老祖的亲孙子,我要将妳抽魂炼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红发老者阴厉的声音传入耳朵,从里面可以听出,其恨意,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抽魂炼魄,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算一个什么东西。”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嗤笑之色,随后惊虹一敛,露出一容貌普通的少年。

    当着众弟子的面,被奚落,天火上人快要被气疯了,然而当他放出神识,惊怒异常的在林轩身上扫过,却飒然脸色大变起来了,怒容转瞬间烟消云散,似乎还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又将神识放出,重新在林轩身上扫过。

    事情到了这一步,隐瞒修为自然是没有必要的,林轩也不用刻意将灵压放出,只是让强大以极的灵力,在经脉中毫无掣肘的流动。

    深不可测!

    那位天火宗的太上长老根本就看不出林轩的具体境界是什么,脸色顿时发青起来了。

    “咯咯咯……”

    身体发抖,甚至连牙齿都打战起来了。

    “前辈……前辈是离合,还是洞玄期的修仙者?”

    “这对道友来说,有什么分别么?”林轩淡淡的说。

    红发老者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对方这话没错,不论他是洞玄还是离合,捏死自己一区区元婴中期的修仙者,都跟捏死一只小蚂蚁差不多。

    原本是来替孙子与门下报仇,没想到却一头撞像枪口,天火上人惊怕过后,脸上的愤怒也换成了一幅心惊胆战的陪笑之色。

    “呵呵,前辈,误会,这全是误会。”

    “误会?哼,我刚刚可是听你说,要将百草门的人全都抽魂炼魄,难道是我耳朵出错。”林轩冷冷的说。

    天火上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不过这家伙,还是很有机智的:“前辈怎么可能听错,这话我是说过,不过晚辈是与百草门的道友开玩笑的。”

    “开玩笑,那刚才的攻击又是怎么回事?”

    林轩还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这不稀奇,修仙界讲的本来就是实力。

    “这……”

    天火上人张口结舌,一时片刻,他又那想得到好的解释呢。

    “道友就不用巧舌如簧了,否认也没用,你说是误会,可道友的孙子,还有近百手下,确实是林某击杀,你找到我,哪里有错,确实是冤有头,债有主。”林轩微笑着说。

    “是吗?”

    天火上人一呆,随后却不要脸的像林轩磕起了头:“原来那不肖子孙,是死在前辈的手里,请受晚辈一拜,大恩大德,我必铭记于心的。”

    “哦?”

    林轩是真的有些动容了,他如今已活了八百载,经历又远比同阶修士丰富,自然见识广博,然而他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可以不要脸到如此地步,平心来说,也算是本事的一种。

    “此话怎讲?”

    “说起来都怪老夫,从小对那小畜生疏于管教,以至于养成他飞扬跋扈的性格,败坏家风,晚辈是早就想要清理门户,那小畜生却见机跑了,没想到前辈代劳,大恩大德,晚辈没齿不忘。”

    天火上人情真意切的道,这家伙虚与委蛇的本事,连林轩都大感佩服,自愧不如,简直想当面飞他写一个“服”。

    但林轩也是花言巧语的高手,这番做戏自然不可能将他给骗掉,抚掌大笑:“道友请起,你如此用心良苦,不就是想要保住小命么,不过道友可听说过一句俗语,叫做弄巧成拙。”

    “此……此话怎说?”天火上人感觉到有些不妙了,脸上的表情满是忐忑。

    “原本阁下如果晓进退,知荣辱,我未始不可以高抬贵手,饶你一命,可你错就错,演戏演得太过,面对杀害亲孙的仇人,也可以卑躬屈膝,如此狠毒,又如此忍得,隐忍功夫到了这等地步,林某自愧不如,假以时日,必是一代枭雄,这种仇人,这种隐患,你说林某,会不会坐视不管?”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而阁下这种小人,却会有如跗骨之蛆一样,现在你在林某面前,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可一旦有机会,是不是准备咬我一口?”

    林轩话音未落,天火上的脸孔,已刷的一下白了,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将自己分析得如此透彻,不过此时此刻,自然是万万不可以承认的。

    “前辈,您……您误会了,晚辈对您,只有感激,哪敢存丝毫不敬的心理?”

    “呵呵,你不用巧言令色,识人之明,林某自问还是有的,你心中的打算,我一清二楚,抵赖也没有用处,所以为了将后患免除,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话音刚落,林轩已将右手抬起,天火上人大惧,忙伸出手来,使劲在后脑一拍,一柄火红色的仙剑飞掠出来,随后他身形一转,扑到了仙剑的上面,嗡鸣声大起,风驰电掣般的像远处飞掠而去。

    “哼,人剑合一,不过凭这点神通就想要在林某面前逃走简直自不量力。”

    林轩的嘴角边,满是讥嘲的笑意,抬起的右手,五指轻轻向掌心一扣……呜……仿佛山风吹过,随后附近的天地元气,疯狂的肆虐起来了,也没见什么冰火雷矢,却听见惨叫声传入耳朵,嘭,天火上人,居然莫名其妙的爆炸掉了,化为一团血雾,连元婴也没有逃出。

    一名让百草门战战兢兢的元婴期修仙者,在林轩的面前,却有如纸糊,丝毫反抗之力也没有。

    至于天火宗其他的修士,一个二个,更是完全惊呆了。

    谁也没想到扯高气昂的来元龟岛报仇,最后居然是这个结果,连老祖也被灭掉。

    那自己这些人留在此处,岂不是等死么?

    也不用人招呼,近千修仙者,就一哄而散了。

    林轩不想滥杀无辜,不过让这些人走掉,终究是一个祸患的,相信用不了多久,百草门有一位离合,甚至是洞玄期修士的流言,就会在整个大荒海域传遍,那种情况绝不是自己愿意看见。

    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既然已经动手,那就不必拖泥带水了,反正这些天火宗的家伙,一看就是些无恶不作之徒,将他们灭了,根本就是在替天行道来着。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犹豫,林轩一指向前点去,水元气聚集,无数水箭冰矢出现在了视线里。

    下一刻,万箭齐发,那些天火宗的修士一个不落,全部都被打成了筛子啊,随后火光一闪,他们连魂魄一起全部化为了云烟。

    挥挥手,一个宗门灰飞烟灭,上官暮雨抹了抹额头的汗滴,在对林轩尊敬的同时,更多了一丝惧意。

    而两个女儿的眼睛却明亮无比,高手原来是这样地,好威风,好煞气,快意恩仇,修仙者当如是,如果自己可以拜林轩前辈为师……当然,只是想想而已,听母亲说,这位前辈是离合,自己两姐妹都才踏上修仙之路,连筑基都还没有成功,双方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那位前辈就算要收徒,又在怎么轮得上自己。

    想到这里,姐妹俩几乎是同时叹了口气,心有灵犀。

    “好了,敌人已经灭除,那林某也要回洞府休息,夫人如果有事,直接给我发传音符就可以。”

    林轩淡淡的说,他还赶着回去清点宝物,毒龙老祖身为洞玄期修仙者,数万年巧取豪夺,肯定是积累了一笔巨大的财富,不过有什么,要好好清点一下才清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