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三章 传送

    “是真是假,师姐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田小剑微微喘着粗气,他的实力虽然远胜同阶修士,但毕竟只是初期,操纵这传说中的魔火神炎有些吃力。

    红衣女子虽惊慌失措,但心中,更多的却是疑惑,平心来说,她并不相信田小剑使用的就是三色玄冰火。

    毕竟此项秘术,万年前就已经失传,对方却骤然施展了出来,怎么想,似乎都有一些太奇怪。

    俗话说,兵不厌诈。

    也许对方根本就是虚张声势啊!

    念及至此,她吸了口气,将紧张惶恐的情绪平复下去,伸出手来,再次冲着那尾银色的鲤鱼一点,更多的银色丝线,被鲤鱼喷到了眼前。

    随后她双手合十,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那些银色的丝线重合在一起,一朵银色的莲花出现在了眼前。

    “佛门功法?”

    田小剑眉头一挑,离药宫最初传自道家一脉,乃玄门正宗,但在无尽的岁月中,又有很多修魔者加入,如今这庞大的门派中,正魔势力各占一半,但与佛宗却从不沾边。

    此女的佛门功法从何处学来?

    心中疑惑,不过田小剑也没有心情追问什么,自己的三色玄冰火虽然尚未纯熟,仅仅是略有小成而已,但灭杀一元婴中期的修仙者,却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将手掌平摊到眼前,一口灵气吹了出去,那火焰一闪,一只小鸟从里面幻化出来,双翼一展,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与此同时,莲花缓缓旋转,也似缓实急的迎了上来。

    噗嗤……两者撞在一起。

    几乎毫没悬念的,那莲花灵性大失,一层寒冰出现在了表面,此宝竟被冰封了起来。

    红衣女修脸色大变,这些银丝本身已非同小可,被她用佛门神通化为莲花以后威力更是大大增加。

    可却不是对方一合之敌,除了传说中的三色玄冰火还有什么魔炎这样可怕?

    想到这里,她再无半分斗志,身形一转,化为一道惊虹,向着远处急退。

    连两件宝物也弃之不顾。

    平心来说,此女也算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现在果断退走,还有一丝机会逃脱,如果想要先取回宝物,对方的攻击也就到眼前了。

    然而田小剑岂会将她放过,纵虎归山,后患无穷,这点道理,狡猾的田小剑是心知肚明的,正要施展秘术,将此女截住,令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说来也巧,此女逃走的方向,正好挡着那座孤拔险峻的小山,而在田小剑的记忆里,自己来的时候,这里明明没有山峰。

    心中大为疑惑,原本正在研究,这位四师姐就不请自来了,于是只好将此事暂时抛诸脑后。

    眼见那红衣女子已来到了山峰近处,正要飞跃而过,咔咔的古怪之声传入耳朵。

    从那山峰的峭壁上,陡然生出一根骨刺,没错,确实是骨刺,一闪即逝的像此女狠狠扎去。

    若在平时,以红衣女元婴中期的修为,肯定能够躲过,然而此时此刻,她的神识,全都放在后面田小剑身上了,万万想不到一座山峰,居然会像自己攻击。

    躲避不及,无奈之下只能将灵力护盾祭起。

    然而这种法术,除了开启迅速,防御力不值一提,根本就挡不住那可怕的骨刺,血花之中,此女的身体,被刺穿了一个大洞,然而鲜血并未散落,被那骨刺给吸收了。

    连元婴也未遁出,与肉身一起陨落。

    田小剑瞳孔微缩。

    他虽然觉得这山脉有古怪,却也没想到会是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存在。

    再联想一路上的遭遇,这云岭山,绝对是一个大阴谋,而且并非仅仅针对低阶修仙者。

    念及至此,田小剑哪里还会犹豫,袖袍一拂,一道魔气飞掠而出,将自己以及红衣女的宝物全部收了回来,那银色的鲤鱼又变成了一小巧的耳环,田小剑也顾不得分辨,先全部装入储物袋里面。

    随后浑身黑芒大起,就想要离开此地。

    然而已经来不及,异变突起……那红衣女子的尸体,整个被山峰吸收了进去,随后雾气散开,方圆数里的地面全部亮了起来,一个接一个的血色符文浮现,地面也有一些古怪的图文显现出来。

    “这是……”

    田小剑虽然不像林轩一样博学多才,对修仙百艺中的阵法丹道都有涉猎,但做为元婴期修仙者,又是离药宫少主,见识也是非常广博,这么明显的传送阵岂会辨识不出。

    但这传送阵又与自己以前见过的大不相同,虽然不知通往何处,但田小剑可没有兴趣被卷进去的。

    浑身魔气翻涌,遁光变得越发迅速。

    然而,还是晚了。

    呜……传送阵启动,冲天升起一道血红色的光柱,将田小剑包裹,等光柱消散以后,田小剑一样踪影全无,原地除了那座孤零零的山峰,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而有这种诡异经历的并非只有倒霉的离药宫少主一个。

    某座不知名的峡谷。

    一位白眉僧人正小心翼翼的飞行着,此人也是元婴中期修士,晧石城的慧聪大师。

    突然,一股飓风平地而起,没有任何征兆,聪慧大惊失色,连忙高宣了一句阿弥陀佛,一层佛光将他笼罩住,那飓风虽有些突然,但并不猛恶,自己的护体佛光应该足以将其排开了。

    聪慧大师如此想着,可下一刻,表情却变得错愕,一种很熟悉的,置身于传送阵中的感觉。

    飓风消失以后,他同样也无影无踪。

    一片看上去丝毫没有异样的树林里。

    两名修士正遥遥对峙。

    左边一人,大约四十余岁年纪,容貌平凡以极,然而却是一名元婴期的修士,实力不可小视。

    而右手边,是一身材矮壮的红发老者,长相奇特,竟然看不出有多少岁了。

    两人的表情皆充满敌意。

    不用说,自然是原本就有仇,结果却很不巧的在纭岭山中碰上。

    但看两人的样子,似乎又互有顾忌,所以没有马上动手。

    “古老怪……”那容貌平凡之人正欲开口,脚下的泥土,突然变成了沼泽。

    那人不由得大惊失色,忙一边灵光狂闪的想要飞起,一边用警惕的眼神望了过去,生怕对方趁机偷袭,却发现对方与自己陷入了同样的境地。

    那人表情一松,专心致志的想要挣脱出去,却愕然发现这诡异的沼泽,竟有无尽吸力似的。

    他大怒的想要将宝物放出,身体却也被一层白光包裹,传送的感觉。

    ……几乎在同一时间,进入纭岭山的元婴期老怪,十有八九都遇见了这样的诡异变故,而其他的低阶修仙者,则还在不停的陨落,在那迷雾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了这不过是一场阴谋,然而此时想走,却为时晚了。

    大部分人都进入到了纭岭山脉深处,想要走回头路,会有更多的危险在前面等着。

    这本来就是妖魔的阴谋,为了让上界魔祖的分魂降临,他们岂会将这些好不容易骗来的人类修士放过。

    ……这边田小剑的倒霉经历暂且不说,另一边林轩的运气可要好得多,消灭了劫云通灵所化的怪物以后,林轩带着武云儿,再次出发去寻找古修士遗宝。

    如果所料没错,这里在上古时期,应该有一位大神通的离合期修士为了飞升灵界,曾在此地渡劫,而且失败了。

    那么如果没有人来过,他的宝物应该散落在附近的。

    想到这里,即便以林轩的城府,脸上也不由得流露出了一缕激动之色。

    离合期老怪啊,这种等级的存在自己还没有接触过,他会留下什么,无从揣度,但想想就很令人兴奋了。

    别的不说,在玉玄宗之时,自己可是得到过符宝,那威力,林轩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更别说这种老怪物留下来的真正的法宝,威能会有多么的可怕了。

    虽然兴奋,但林轩却没有被冲昏头脑,依旧步步小心,天知道除了那通灵的劫云,还会不会有其他危险,林轩可不想乐极生悲,翻船在阴沟里。

    武云儿也很乖巧,紧紧的跟在林轩身边,虽然在外面,凝结金丹成功以后,已经算是步入了高阶修士的范畴,然而在此处,自己却显得太弱小了。

    宝物固然令人动心,但也要活着,才能享用,此女对自己的小命,也倍感珍惜。

    两人首先在这方圆数里,寻找了一遍,然而却没有什么发现。

    这也不奇怪,人面蜈蚣虽然出现在此处,但并不代表那位前辈古修就一定在这渡劫的,毕竟劫云是通灵之物,肯定不会一直呆在原地,会在附近乱跑的,林轩先将这方圆数里搜索,也是不想放过什么线索。

    既然没有收获,他遁光一缓的停下来了。

    随后林轩闭上双眸,将神识缓缓放出,向着四面八方投射,以他神识之强,方圆百里都能覆盖,而这个独立空间,应该不会太大的。

    武云儿就站在一旁,紧闭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转眼过去了半盏茶的功夫,林轩睁开眼眸,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