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魔尊的师弟

    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七绝天的修士,林轩立刻领悟的月儿的意思。

    稍稍准备一下之后,林轩离开了这里。

    警戒果然逐步的森严,好在林轩隐匿身形的法术实在是玄妙之极,加上月儿曾经来过这里一次,哪里有陷阱,哪里有岗哨,全都一清二楚,在她的带领下,林轩一路有惊无险,并没有遇上什么麻烦。

    很快一个大的山谷出现在了眼前。

    山谷外,则散落着不少石屋,那里是七绝天修士们的暂时居所。

    这里的警备明显更森严了,不仅加大了巡逻的密度,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腥臭的气息。

    林轩先是以为有毒,连忙屏住呼吸,不过很快就觉得这味道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说过……略一思索,想了起来,玄魔真经中曾有记载,这是一种鬼界植物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凡人闻了或许会昏迷,但对于修士来说,却是无害的,不过这种东西有一古怪的性质。

    若是活人身上不带阴气,这种东西一感觉到立刻会蜂拥而去,这样即使有什么神妙的隐匿术沾染也会被破除。

    当然,林轩是不会害怕的,他虽非真正的鬼修,但修习了阴阳诀,想要模拟散发出一些阴气还是轻而易举。

    就这样,接近了石屋。

    林轩将神识放出,接连探查了几个屋子,却愕然发现里面都没有人,反而堆了大量的材料。

    而更让林轩愕然的是,这些绝非牠们从人类修士那里劫掠来的宝物,因为这些堆积在地上的东西,都是一些晶玉,铁母之类的东东,毫不起眼,根本就是一些最低阶的修真材料而已。

    对方打算干什么,林轩也感到一阵迷惑。

    有阴谋是确定无疑的。

    不过林轩并没有心情追究,对他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跑路。

    继续放出神识,望稍远的一些地方延伸而去,突然,一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入耳朵里。

    “师兄,难道我们真要为这些阴魂效力,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身为人类,居然要帮助这些阴司界的厉鬼。”

    林轩听了,先是一愣,随即身形晃了几晃,化为了一缕青烟,像那里潜了过去。

    那是一间与先前所见一模一样的石屋,不过在这其中,却没有堆积那些低阶的材料,反而有一胖一瘦,两名鬼道的修真者,大约都是四十左右,修为也到筑基中期了,刚才说话的就是左侧那高瘦之人。

    “师弟,噤声,你不要命了,如果被听见,当作叛徒,我们可是要被抽魂炼颇、”说到这里,那身材矮胖被称为师兄的修士袖袍一拂,放出了一层隔音的护罩。

    林轩见了,眉头微皱,不过随即又舒展开,这隔音罩普通以极,以自己的神识,强行偷听应该没有问题。

    “对不起,师兄,是小弟莽撞了,只是一想到要为这些恶鬼效力,心中就有些不服而已。”那高瘦修士有些讪讪的道。

    林轩听到这里,心中一动,看来就算是七绝天中的鬼修,也并非铁板一块。

    “师弟,你的心情我明白,其实为兄与你一样,可师傅他老人家……”矮胖修士有些苦笑的道。

    “就是这点我不懂,师傅惊才绝艳,为何要加入七绝天,心甘情愿的位这些厉鬼们效力……”

    “师弟!”矮胖修士脸色一沉,脸露不豫之色。

    “对不起师兄,小弟绝对没有不敬师尊的意思,没有他老人家,我们早就是墓中枯骨,只是我实在想不通,我们本来不是七绝天的修士,为何师尊无意间知道了牠的性质,不仅不揭发,反而费尽心机成为牠其中的一员。”高瘦修士满脸的愤然。

    “还说不怪,我看你是元气冲天。”矮胖修士笑骂了一句:“好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为兄倒是知道一点,不过讲了,你千万不可泄露。”

    “师兄放心,小弟心中有数。”

    “哼,有数,你小子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这心啊,七上八下。”

    “师兄,你就别买关子了,我承认,我的性子是毛躁了点,不过大事情却从不含糊。”高瘦修士修士拍了拍胸脯:“你若还不放心,我对心魔发誓。”

    “免了,这倒不必,愚兄相信你。”清了清嗓子,矮胖修士脸上显过一丝诡异之色:“师弟,你可知道我们师傅有一大仇人?”

    “废话,本门弟子谁不清楚,极恶魔尊。”

    在外偷听的林轩则是大吃一惊,怎么又扯上了魔道第一人,显然,自己无意间又撞破了一件大隐秘,林轩倒也不忙着动手,先听听在说,说不定会有用处。

    “但你却不知,我们师傅与那老魔乃是同门。”

    “啊,师兄,你开玩笑吧!”高瘦修士失声惊呼了出来。

    “这种事情,愚兄怎会信口雌黄,事情是这样,当年,我们师傅与那老魔一起拜在……”矮胖修士脸上带着一丝怅然之色,滔滔不绝的开始述说以前的隐秘了:“……就这样,老魔倒行逆施,害了师祖,又戕害同门,最后只有我们师傅与小师叔侥幸逃了出来。”

    “小师叔?”高瘦修士露出一点疑惑,以前从来没有听师傅提起。

    “嗯,他的名字你也一定听过,天煞魔君。”

    “是他?”高瘦修士果然大吃一惊,就在约二十余年前,天煞魔君获得了一种叫天尘丹的逆天灵药,结果被正魔两道联手追杀,虽然最后被灭,但死在他手中的正魔修士,数量也着实不少,当得起威名赫赫几个字了。

    以前,他只知道师尊对那老魔恨得咬牙切齿,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么深的隐秘。

    过了半响,才这总算消化了这个消息,重新开口:“师兄,那师尊加入七绝天,难道是想要借用这些鬼物的力量,为师祖报仇。”

    他做出这个推断一点也不奇怪,毕竟极恶魔尊魔功通天,与死去的师祖相比还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是元婴中期的修士,甚至还祭炼出了第二元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