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八百七十四章 惊变

    虽是道听途说,却言之凿凿。

    那年轻男子虽是自视甚高的人物,但也明白自己这辈子,不可能进阶到渡劫期的。

    对于公孙玉儿是又羡又妒。

    内心深处的畏惧更是一言难以说得清楚。

    如果她要找自己的麻烦,如今的自己,根本就丝毫抵挡之力也无。

    偏偏还被他给不幸言中掉了。

    无巧不巧的,他被派来,做为收服云枫矿脉的主事者,而负责这一片区域的仙盟上使,偏偏就是公孙玉儿了。

    还有比这尴尬与郁闷的么?

    当年不值一提的小丫头,如今已华丽转身,变成自己的顶头上司了。

    她会抓自己的痛脚吗?

    若是不能快点将云枫矿脉拿下,她会否以此作为借口,以报当年的一箭之仇?

    年轻男子心中忐忑。

    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云枫矿脉,他所指挥的修士大军,遭到了域外天魔的顽强阻击,连攻不克。

    公孙玉儿的责难,也就随之而来了。

    措辞非常严厉。

    虽然暂时看不出是针对自己。

    但若是继续拖延下去,处罚是在所难免地。

    于公于私,她都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种窘境自然是年轻男子不愿意看到地。

    求人不如求己,为今之计,唯有快点将矿脉收服,让对方无话可说。

    好在现在的进展很不错。

    域外天魔很顽强没错,但双方毕竟实力差距悬殊,经过这么多天的激斗已是强弩之末。

    逐渐挡不住仙道盟的攻势了,照这个进展速度,今天应该是能够如愿以偿的。

    念及至此,这名叫张鲢的年轻男子松了口气,只要将云枫矿脉攻克,对方即便想要找自己的麻烦也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云隐宗如今的声势虽然非同小可。但那姓林的太上长老毕竟不在门中,仙道盟也并非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

    其实,关于仙盟的盟主,这个位置一直是空缺的,包括云隐宗在内的几大宗门,互相掣肘。

    所以只要自己将盟内交代的任务完成,即便公孙玉儿心有不甘。但也不好公然与自己为难。

    张鲢想到这里,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只要完成了这次任务,自己可以奏请门主,将自己调往别处。

    惹不起,难道我还躲不起么?

    云隐宗强大又如何。毕竟还没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步。

    远处,斗法的声音已是越来越弱,显然,域外天魔的抵抗,已接近尾声了。

    大局已定!

    张鲢的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那喊杀声虽然越来越弱。却迅疾异常的朝着这边传递过来了。

    一边的宫装女子首先发现了不妥。

    这种情况按理是不可能的,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张鲢也发现了不妥,与宫装女子对视一眼,表情都变做了灰白之色。

    喊杀声接近此处,难道竟是修士大军败退了?

    但这怎么可能呢?

    来不及思索,两人心急火燎的将神识放出。

    可已经来不及了。

    “嗖”的一声传入耳朵,一团人影,从山谷的入口窜出来了。

    不对。不是他自己窜出来的,正确的说,是被某种强横的力量抓住,狠狠扔到这边来的。

    “轰”的一声像山壁撞去,血光迸溅而出,堂堂修仙者,却在普通的山壁上撞了一个头破血流。如滚地葫芦,摔像一侧,人事不省了。

    虽然暂时没有陨落,但看状况。十有**也是凶多吉少的。

    而这仅仅是开始,紧接着,“嗖嗖”的破空声大做,一连又有十余名修士被狠狠的扔出来了。

    撞像山壁。

    如滚地葫芦,摔了个七荤八素。

    这一幕映入眼帘,两人哪里还不晓得,矿脉中确实发生了变故,二人的心,皆沉到了谷底,但却不可能就这样退去,他们不约而同的将宝物祭起。

    一时间灵光琉璃,但很快,山谷中却有一道惊人的魔风冲天而起,所过之处,飞沙走石。

    魔风中,隐见一狰狞的面孔,夹天地之威,像二人狠狠撞去。

    两人脸色如土,就仿佛被猛兽盯住的猎物,张鲢一声大喝,手中的仙剑燃烧起来了,如同一颗流星般,狠狠朝着对方撞落。

    那宫装女子则引颈高歌,两条手臂伸展,伴随着惊人的妖气,她的身形一阵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灵禽在原地浮现而出。

    细颈长翎,凤眉秀目,显然与传说中的凤凰是有几分血缘关系的,这不稀奇,黑凤谷,原本就是仙道盟四大宗门之一。

    谷内的高阶妖修,或多或少,当然都会有一些天凤的血统。

    现出了本体,光是翼展就超过了十丈有余,此妖禽翅膀一扇,浑身上下,同样浮现起了一层黝黑的妖炎。

    紧跟在剑光后面,像魔风撞落。

    不得不说,这二人的反应还是很迅速的,果敢狠厉,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息,于情于理,足以化解眼前的危局,但那有一个前提。

    就是对方的实力与他们相差仿佛,否则,越是勇敢,越容易陷入飞蛾扑火的境地。

    事实也是如此。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传入耳朵。

    剑光被绞为了粉末,那妖禽的处境也好不了许多,被狠狠的弹飞掉了。

    呜……

    厉啸声大做。

    从那魔风中,深处一尖利的鬼爪,对着那妖禽一抓,便将它的颈项,抓在了手里。

    妖禽感到一阵窒息,体内的法力都变得凝滞。

    随后那利爪狠狠一握,尖锐的指甲有如刀锋,血光迸溅而出,它的颈项,被狠狠的刺穿掉了。

    这还没有结束。

    灰白色的魔炎从那利爪的表面浮现而出,迅速将妖禽包裹,兔起鹘落,这位分神期的妖修,就这样化为灰烬掉了。

    张鲢大惊失色,此时他的口中正有鲜血狂喷而出,仅仅这么一次撞击,他的本命宝物就被毁去。

    惊怒交集。

    当然,心中更多的是畏惧。

    对方绝不是自己可以力敌。

    他想要向后逃去。

    然而已经来不及,那魔风一个晃动,就将他的退路堵住,伴随着嗡鸣声大做,那魔风一散而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