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八百七十三章 麻雀变凤凰

    惨烈的斗法,已持续了十天有余。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仙道盟对于将矿脉收服,可以说志在必得,派出的修士,不论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胜守卫在这里的域外天魔许多。

    准备一战而克。

    想法没错,可修仙界的事情,又岂能尽如人意呢?

    守护矿脉的天外魔头,竟比他们原先预想的要顽强许多,敌众我寡,却丝毫退意也无。

    倚靠阵法,拼死守护。

    原本预定三天就可以攻克,谁想到整整花费了数倍的时间,对方依旧在那里顽强的抵抗着。

    恼羞成怒!

    仙道盟的修士是真的有些郁闷了,唯一的好消息,是方圆百万里,附近的魔族据点都已经被拔除,所以倒不用担心对方有援军什么。

    但俗话说得好,迟则生变,一直这样拖延,又安知不会有变故,所以仙道盟在这附近主事的修仙者,已决定发动猛攻。

    不惜代价,也要在今天将矿脉拿下。

    ……

    群山连绵起伏,在矿脉的外围,有一座小山坡。

    坡顶上,数十名甲士恭敬而立,被他们簇拥着的则是一男一女。

    那男子二十七八岁年纪,锦袍玉带,面如冠玉,好一位浊世佳公子。

    一旁的女子则是宫装美妇,身材丰腴,年龄虽然大了一些,但容貌气质皆是不俗地,浑身上下,隐见淡淡的妖气,显然此女并非人类修仙者,而是来自妖族的修士。

    这二人修为颇为不俗,皆是分神级别的修仙者。

    不用说,他们就是仙道盟围攻这云枫矿脉的主事之人了。

    由两位分神期修士领头,也可以看出盟内。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哼,那些天外魔头,还真是可恶,力量明明远逊于我。却丝毫没有投降的意图。居然负隅顽抗到这般地步,平白让我们受到盟里的斥责。”

    那年轻男子手中。拿着一柄折扇,意态闲散,然而嘴角边却露出不忿之色,因为他们久攻不利。已经引起盟内高层的不满了。

    “哼,这有什么稀奇,域外天魔,原本就与我们是完全不同地,残忍好杀不说,性格也不能用常理揣摩,自从开战以来。你又几时见过他们投降了?”宫装美妇理了理发丝,声音显得是不以为然以极。

    “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盟中的斥责,却着实有些不好过。尤其负责这片区域的,还是来自云隐宗的修仙者……”年轻男子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意。

    “云隐宗?”

    那宫装女子一愕,随后却又轻笑起来了:“你是说公孙玉儿那丫头么,我倒忘了,你与这位云隐宗的上使,曾有恩怨纠葛,千年之前,你曾大大得罪她过,如今事易时移,由她负责这片区域,你的日子,自然不太好过。”

    “哼,谁说不是呢?”

    年轻男子听了,脸上露出一丝恚怒,隐隐,还有几分尴尬的意味在其中:“这也不能怪我,千年之前,云隐宗在万晓仙宫的榜单排名,在两百之后,就整个鼐龙界来说,是三流的宗门家族,谁能想到他们也能有咸鱼翻身的时刻,如今声势竟如此的非同小可。”

    “云隐宗的崛起,是令人瞩目,而道友当年的趣事我也曾经听说,若是妾身没有记错,那应该是一千年多年前的事了,你在云枫城的交换会上遇见了公孙玉儿那丫头,惊若天人,想要纳她为妾,没想到却被那丫头给拒绝,我没说错吧?”

    “哼,仙子又何必调侃于我,那时候的云隐宗,还仅仅是一三流势力罢了,公孙玉儿虽是该派的核心弟子,但也不过刚刚迈入洞玄而已,论声望,论实力,哪里能与我这古剑门的外事长老相比,我愿意纳她为妾,乃是此女求之不得的仙福,张某自问并没有做错。”年轻男子有些不满的开口了。

    “修仙界原本就是强者为尊的,妾身也没有说过道友做错。”宫装女子脸上的表情依旧是笑靥如花的:“只是娶妻纳妾,总要你情我愿才可,妾身怎么听说,当年那位公孙姑娘,可是一口拒绝了道友,而你却恼羞成怒,想要强娶呢?”

    往事被提及,年轻男子的脸上满是尴尬之意。

    当年他想要纳公孙玉儿为妾,一来是被对方的美貌所迷,此女不论容貌身材,都堪称绝世美女,二来,则是看出玉儿资质不俗,如今虽然只是洞玄初期,但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当年,他已是分神期修仙者,古剑门的底蕴,更是胜过云隐宗许多,想来自己只要流露出纳妾的意图,对方必定会欢喜答应的。

    毕竟修仙界,女修依附于一名强者,乃是再正常不过。

    可哪晓得却被一口回绝了。

    年轻男子自然是又惊又怒,既感觉失望,同时面子上也挂不住。

    恼羞成怒之下,他分别修书一封,给云隐宗与公孙玉儿所在的家族,威逼利诱,想要他们屈服,将公孙玉儿乖乖交出。

    可想而知,当年公孙玉儿因为他的缘故,承受了不少压力委屈。

    虽然最终年轻男子没有如愿以偿,公孙玉儿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往事也已经化作了云烟,但有这么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双方的梁子,那肯定是结下来了。

    事易时移,如今说公孙玉儿恨他入骨有些太过,但不管如何,看着这家伙,公孙玉儿肯定是很不爽的。

    偏偏双方的身份实力,却在这短短的千年之中,发生了逆转。

    古剑门还是古剑门,云隐宗却不再是什么所谓的三流势力,而是放眼整个鼐龙界,都首屈一指。

    双方已不再是一个数量级。

    至于公孙玉儿,更是今非昔比,且不说她也进阶到了分神期。

    光是她拜的那位师父,鼐龙界就无人敢惹。

    能被林轩收为高徒,说麻雀变凤凰也不为过。

    谁都知道,云隐宗能一路高奏凯歌,整体实力迅速蹿升到如此地步,都是托了林轩的仙福。

    听说这位神秘的林前辈,已是渡劫级别的大能人物,与鼐龙真人都称兄道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