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八百五十四章 传送

    “林某来阙月城,确实有事。”

    林轩淡淡的声音传入耳朵。

    “前辈请说,我等一定赴汤蹈火……”

    那宫装女子忙离座而起,冲着林轩大礼参拜下去。

    “赴汤蹈火,哪儿有那么夸张的。”

    林轩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仙子太言重了,不瞒几位道友,林某并非此界的修仙者,而是机缘巧合,被空间风暴卷到此处。”

    这番话,自然是半真半假,毕竟这些修士,对自己而言,也只是陌生人而已,根本没有必要对他们说得那么详细。

    何况自己的一些经历,也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想象理解地。

    “原来如此。”

    宫装女子与批发头陀对视一眼,脸上皆无意外之色:“那前辈究竟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等效劳的?”

    “林某来到风痕界,也有些时候,对于这里的风土人情,也耳染目睹,听说阙月城乃是此小界面的第一仙城,拥有可以撕裂虚空的隔界传送阵。”

    “前辈想要回您原来的界面,这绝对没有问题,就不知道您原来的界面,究竟是哪处风水宝地,要知道,阙月城的隔界传送阵,资料也并不完整,毕竟灵界的小界面,有数以百计之多,并不是每一个界面的坐标,我们这里都有标注醒目。”那宫装女子小心翼翼的说,一边还偷看林轩的脸色,生怕林轩不满意这个结果,而勃然大怒。

    这番担心,自然也是多余。

    林轩又怎么会不讲道理,何况以他的城府,这种可能性,事先已料到了。

    “林某乃是鼐龙界的修仙者,此界面的坐标。阙月城有么?”林轩淡淡的说。

    “鼐龙界?”

    此女听了,脸上露出一丝敬仰之色,那可是灵界十大界面之一,自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地。

    “原来前辈是鼐龙界的高手,怪说不得实力如此出众。”宫装女子的声音传入耳朵,说到这里却带上了几分迟疑之色:“关于此界面的情况,妾身也不清楚,需要派人查一下的。”

    此女话音未落,袖袍一拂。一道光华飞掠而出,却是发出了传音符。

    接下来的时间里,自然就是静静等待了。

    其间,那宫装女子与批发头陀也忍不住像林轩请教了一些修炼的问题。

    林轩与二人,并无太多的恩怨纠葛,但如今三界风雨飘摇,域外天魔虎视在侧,这种情况下,林轩也不好太过敝帚自珍了。

    随意点拨。以他如今的实力,二人自然是获益良多,表情都越发的恭敬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有林轩这一番开导点拨,足以让二人在接下来的修行道路中,少走许多弯路。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

    一名黑甲卫士走进来了:“启禀宫主,属下已经派人查过。隔界传送阵是有鼐龙界坐标的。”

    “太好了。”

    林轩喜形于色,以他的实力,最终虽然是肯定能够回到鼐龙界。但能够少走许多弯路,自然是值得弥足高兴的。

    “晚辈带路。”

    那女子十分热情的说。

    林轩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过程不用累述,在穿过无数戒备森然的阵法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古朴的大殿中。

    说古朴,一点也没有错,因为这大殿,通体充满了蛮荒风格。

    而在大殿正中,有一传送阵却是繁复到了极处。

    即便以林轩的阵法造诣,也只能看得半懂不懂。

    但其蕴含着海量的威能,却是不容置疑的。

    而在传送阵的上方,悬浮着一古朴的圆盘。

    上面有一些古朴的数字,不少地方,已显得有些残破,而在那些数字前方,则是金篆文。

    林轩凝目看去。

    有鼐龙,广寒,雨桐……

    不用说,这圆盘中所标注的,就是各小界面的坐标了。

    这也真是自己梦寐以求之物,林轩当然不会客气什么。

    上面的数字有数十之多,每一组数字,都分别与一小界面对应。

    林轩用心记了起来。

    而这对他来说,自然没有分毫的难度。

    很快,林轩就将目光收了回来,而就在此刻,一阵“呜呜”的鸣响声传入耳朵,林轩脸上并无异色,这代表此传送阵,快要充能完成。

    “启禀宫主,传送阵已准备完毕,随时可以撕裂虚空。”

    说话的是一黑袍老者,此人有分神期的修为,乃是传送阵的守护修士之一。

    “前辈,请!”

    “多谢。”

    林轩不疑有他,浑身灵芒一起,就来到了传送阵的中间,周围,数十名修士同时操纵阵法运转,代表鼐龙界的金色数字亮了起来。

    林轩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在得到具体的坐标以后,以他的实力,就可以将虚空撕破,但有现成的传送阵,当然是好的。

    省心省力!

    呜呜的鸣响声,越发刺耳了,又过片刻,一层金色的光晕,将他的身体包裹,林轩的身影一阵模糊,随后由原地消失了。

    这时候,一声叹息才传入耳朵:“若有这位林前辈相助,我风痕界的危机,可迎刃而解,我原本想恳求这位林前辈留在风痕界,仙子为何要阻止呢?”

    说话的是披发头陀,另外一位渡劫期老祖。

    “大师所说,我也想过,可你认为这位林前辈,会留下来么?”宫装女子回过头颅,淡淡的说。

    “有什么不可能的,诚然,这位林前辈实力非同小可,在鼐龙界不会是孤家寡人一个,可他即便有基业又如何,若他肯留下来,我们可以联合其他同道,一起奉他为风痕界之主,如此荣耀,如此权势,仙子认为他在鼐龙界的基业可以比么,这位前辈又有什么不能答应的?”披发头陀必以为然的说。

    “荣耀,权势?”宫装女子听了,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之色:“苦道友,我想你有一件事情搞错了,这位林前辈实力远超我等许多,在领域中,恐怕也是有数的强者,这种存在,你认为荣耀权势对他有用么?”

    “那他急着回鼐龙界……”

    “我想那是因为鼐龙界有他所珍视的人吧!”

    宫装女子叹了口气,女人的心思到底要细腻一些,竟然将真相猜了个**不离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