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八百四十七章 势均力敌

    轰!

    光柱与雷火撞在一起,罡风四逸,而那猛虎与魔蟒也各自威势滔天的扑了上去。

    如两股洪流撞在一起,爪撕牙扯,转眼就有数条魔蟒在猛虎的钢牙利爪下化为了死蛇。

    但剩余的,却丝毫畏惧也无,仗着它们数量更多,也咬住猛虎拼命撕扯,一时之间,倒也真的难以分出彼此之间的胜负强弱。

    而做为始作俑者,那一人一魔都不可能在旁边看着。

    黑甲大汉的脸上现出一丝狰狞之色,腮帮一鼓,他的身前,顿时有一圈圈黑色的波纹荡漾而出。

    所过之处,虚空塌陷坠落,如一股有质无形的力量,向着前方轰杀过去了。

    同时一举手中的双刃战斧,朝着对手狠狠劈落。

    面对这样的攻击,地凌真人却没有分毫畏惧,一挥手中的拂尘,根根细丝倒竖,在虚空中划过,顿时破空之声大起,剑气凌厉,却是有质无形地。

    无形剑气!

    几乎瞬息间,就将那黑色的波纹,割了一个七零八落,随后往中间一合,一半透明的剑光在虚空中出现了,正对这双刃战斧,朝着上面横架而出。

    轰!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天地都在摇晃。

    战斧的攻势被阻挡,双方你来我往,杀了几个回合,依旧难以区分出胜负强弱。

    域外天魔这边是惊怒交集。

    要知道他们的实力原本就远远胜过同阶修仙者,如今堂堂后期魔君,居然被一渡劫中期的修士挡住,如何不让他们感觉到羞辱?

    而反观人类这些,就可用欢声雷动来形容这种鼓舞。

    原本的缺口已被堵住,如今最强的敌人也成功接下来了,域外天魔,似乎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怖,他们第一次。开始对顺利守下阙月城显得是信心十足。

    决战的号角已经吹响,不管战况如何,另外三位魔君与人类老祖都不可能对战况熟视无睹。

    几乎是不约而同,双方对视一眼,然后便各自行动了起来。

    一阵“咯咯咯”的娇笑传入耳朵,率先动手的是那身形娇小的女魔,玉手一摆。数口晶莹透明的飞刀在身前的虚空浮现出来。

    “嗖嗖”的破空声大做,朝着前方激射而出。

    然而飞到中途,却见红芒大做,数口短剑燃烧着熊熊的烈火,与飞刀激撞在一起了。

    寒热相激,顿时扬起了一阵白气。

    但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那娇小魔女见攻势被阻。口中有繁复的咒语声传出,顿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些飞刀魔气喷薄,顿时变成一头头乳白色,蝎子模样的魔物。

    背后尾钩乱舞,如一道道厉芒在虚空中划过。

    火剑的攻势,顿时变得转折不灵起来了。

    “哼。雕虫小技而已。”

    放出火剑攻击的,是那人族的宫装女子,她见了此幕,脸色一厉,右手微抬,指尖灵芒吞吐出来。

    顿时“吱吱”声大做,那些火剑居然变成了一头头脸盘大小的龙蛛。

    口中吐出的丝线亦有火焰闪烁,与那些蝎子狠狠的战在一起了。

    与此同时。另一个战团亦打得热闹到了极点,披发头陀祭出了一个圆钵,而他的对手,则是那如同一团影子般的古怪魔雾。

    双方的神通,互有克制之处,一时间,居然也难以分出高下强弱。

    唯一还没有动手的高阶存在。如今便只剩下一对了。

    阙月城这边,是那童颜鹤发的老者,同时也是人类老祖中,修为最高的一个。

    而域外天魔这边。则是一黑色的古树,枝干表面,有一张狰狞鬼脸,修为虽然只有中期,但形态足够诡异,不用说,也是一非常难缠的强敌。

    如今双方已撕破脸皮,自然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交流的言语,两人环视了一下战局,便不约而同的朝着对方飞了过去。

    刚到中途,老者袖袍一刷,一面金色的小鼓从他的衣袖中飞了出来。

    鼓槌亦做金色,老者伸手握住,狠狠一锤,擂在那鼓面之上,顿时爆发出一道金色的音波。

    与欧阳琴心的神通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但威力却要可怕许多。

    那音波一阵模糊,居然幻化出刀枪剑戟等各色武器来了。

    如有实质,看上去就像真的宝物,一点也不像幻化出来的。

    那树魔见了也不示弱,枝叶疯狂的延展而出,随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花结果,不过转瞬间的功夫,枝头上,就挂满沉甸甸的果实了。

    每一个皆有头颅大小。

    至于形状,更与骷髅颇多相似之处。

    加上数量众多,仅仅看上一眼就令人头皮发麻了。

    随后这些果实瓜熟蒂落,由枝头上掉下来了。

    成熟之后,更像骷髅,额头的部位,还飞快长出了尖角,上下颌一阵乱嚼,随后张口,喷出碧绿色的魔火。

    或是滔天,与刀枪剑戟撞在一起,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威力。

    攻势收阻,然而那童颜鹤发的老者并不泄气,双手如穿花蝴蝶一般飞舞,随着他的动作,鼓槌与鼓面接触的频率,也越发的劲急了。

    伴随着鼓声大做,音波如海潮怒涛一般的狂涌而出,随后往中间一合,却幻化出一坚实异常的金色巨锤来了。

    朝着对方狠狠砸落。

    尚未至,就带起一阵恶风。

    如此声势,让人咋舌,那树魔当然也不敢等闲视之的,只见那树干上的鬼脸一阵扭曲模糊,随后便将血盆大口一张而开了。

    从嘴巴里面吐出一团幽深以极的魔气,所有的骷髅果实聚合在一起,随后幻化成了一巨大的厉鬼。

    手持一乌黑发亮的砍刀,怪吼连连,像金色巨锤冲了过去。

    眼看着,又是一场龙争虎斗,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那金色巨锤飞到中途,突然方向一改,像百余丈远的地凌真人砸了过去。

    于此同时,就像有默契一般,那骷髅果实所化的恶鬼,也浑身黑芒大起,同样像地凌真人杀了过去。

    变起仓促,城上城下,不论人族修士,还是那些域外天魔,一个个瞠目结舌,几乎以为自己的眼睛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