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八百三十五章 阙月城

    对于林轩来说,难处不在于如何将空间撕破。

    毕竟只是小界面而已,空间之力对如今的林轩来说,不值一提。

    真正让他无计可施的是不知道每一个小界面位于何处。

    具体坐标是什么?

    这种情况破碎虚空就与盲人摸象相差仿佛。

    十有**都会弄错。

    以林轩的城府,当然不会那么做。

    毕竟用碰运气的方式赶路,成功率太过离谱,说虚无缥缈也没有错。

    与其拿运气去赌,还不如先将各小界面的坐标弄清楚。

    这对于普通修士而言,几乎是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林轩心中,却已有了把握,或者说,他已经清楚,下一步,自己该这么做。

    这还要归功于刚才的搜魂术。

    通过搜魂,林轩对于风痕界的形势,有了一个大概的评估。

    风痕界,在灵界数量众多的小界面中不算强,但亦是不弱,实力大约是中流偏上的。

    如今距离域外天魔入侵,已过去了十年之久,风痕界并没有整个沦落,但被魔化的地域,隐隐已占了该界面的一半之多。

    形势严峻以极,该界面幸存的修士早已放下了嫌隙,人族,妖族联手对敌,为此还成立了一名为天道盟的组织。

    为了防止域外天魔的势力进一步扩张,天道盟以大大小小的仙城为据点,配合阵法阵旗,布下了一超级磅礴的大阵,与域外天魔相抗争。

    该阵传承自上古。

    阵眼就是天道盟的总部,同时也是风痕界最大,实力最雄厚的仙城。

    禁制数不胜数。有数名渡劫级别的存在坐镇。

    可以说,只要此仙城不被攻破,风痕界就永远不会坠落。

    而做为实力最强的仙城,当然拥有跨界传送阵。

    以林轩的实力。不需要借助这种东西。

    但各界面的坐标。传送阵肯定是有记载地。

    “看来必须去一次那里。”

    林轩叹了口气。

    而这么做,就要穿过域外天魔的层层阻隔。这对于普通的修仙者,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在林轩看来,却也算不了什么。

    想到就做。林轩朝着阙月城的方向飞去了。

    ……

    数日后。

    “什么,围攻火石城的大军失败了,还全军覆没,鲟珑,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么?”

    这是一巨大的山谷。

    山谷中,隐隐绰绰有不少建筑,在一蛮荒风格的大殿里。四名天外魔君,正讨论着什么。

    其中两人,一是身穿黑甲的大汉,满头满脸。都生长着一寸许来长的血红色骨刺,看上去古怪到了极点。

    至于另外一个,则根本不能称之为人了。

    一眼望去,居然像是一株大树,只不过枝叶皆是黑色,而在树干之上,还有一狰狞的鬼脸。

    剩余的两名天魔,一是身材娇小的女子,巧笑倩兮,散发着令人畏惧的魔力。

    还有一个,则是一团影子。

    不是身体被包裹,而是他本身,就是一团影子。

    可以看见眼耳口鼻,给人的感觉,那也十分的诡异。

    四名天魔,皆是渡劫级别的修仙者。

    尤其是坐在主位上的黑甲大汉,更是渡劫后期的人物。

    而刚才说话的就是他了。

    语气之中带着暴怒,显然不能置信刚才失败似的。

    “铜兄,这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乃是火石城几位幸存的道友发过来地,众口一词,自然不会有什么差错。”那叫鲟珑的女子叹了一口气的说。

    “但这怎么可能呢,火石城虽是风痕界五大仙城之一,但并没有渡劫级别的大能坐镇于那里,而我们对此城志在必得,派出的大军实力是明显远远胜过守军的,于情于理,都没有失败一说,难道,竟是那几名灵界的老怪物在此城布下陷阱么?”黑甲大汉脸上露出沉吟之色,显然已冷静下来了。

    “没有陷阱,开始的时候一切顺利,眼看此城就要被攻破,可偏偏这时,却出现了一名多管闲事的修仙者。”那娇小女子叹了一口气的说。

    “什么叫多管闲事的修仙者?”黑甲大汉有些哑然了。

    “从情报来说,此人并非火石城的修士,应该只是碰巧路过。”

    “碰巧路过,鲟珑道友,你不是在开玩笑么?”

    “这种事情,小妹怎敢乱说,此人确然只是路过。”

    “哼,一路过的修仙者,以一人之力,就让我们全军覆没,这么荒谬的事情,你以为铜某会相信么?”

    “事实就是如此,道友信不信没有关系,此人极有可能是领域。”一再解释,却被对方斥之为荒谬妄语,那叫鲟珑的女子也不由得大怒以极,嘴角边带上了几分讥讽之意。

    “什么,领域,风痕界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强敌,难道是从其他界面流落过来地?”一直沉默的另外两名魔君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次说话的是那如影子般的家伙。

    “影兄所言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娇小女子叹息。

    “那怎么办呢,领域强者,可不是我们能应付,原定一个月后进攻阙月城的计划,岂不是要搁浅了?”

    那大树模样的魔君,脸上露出了一缕忧色。

    “哼,这可未必,领域又如何,难道还想以一人之力,改变整个风痕界的形势不成么?”那黑甲大汉听了,却并不畏惧,脸上反而露出一丝桀骜之意。

    “哦,铜兄莫非有什么主意?”

    “主意不敢提,只是进攻阙月城的计划绝不可以延期,风痕界之所以可以坚持,就是因为那传承只上古的‘仙城连环大阵’难缠无比,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要将此界攻破,占领一二座仙城根本没有用途,除非是将做为阵眼的仙城给占领了。”

    “铜兄所言的我们自然心里有数,可那神秘的修仙者又怎么办呢,此人十有**是领域级别的修仙者,绝非我们几个可以应付,而根据情报显示,此人似乎正准备去阙月城的。”那娇小女子一字一顿的说。

    “什么,准备去阙月城,情报准确么?”

    那影魔飒然回过头颅。

    “自然不会有错,除了火石城的大军覆没,我们还有几处据点也被对方夷为平地了,从行进路线推测,对方应该就是去阙月城的。”那娇小女子叹了一口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