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七百九十七章 男子汉的承诺

    这倒不仅仅是因为宝蛇性格乖戾的缘故,而是由于她恨林轩入骨。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身为真魔始祖,却落到肉身被毁的地步,虽然因祸得福,但又怎么可能因此释怀呢?

    不让林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实在难以令她心中气消的。

    “少爷,对不起,月儿不能再陪你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而就在这时,少女微弱的声音传入耳朵,月儿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回过头颅,她的脸上带着笑容,目光……却流露出浓浓的眷念之色。

    这是……不好!

    “月儿,不要!”

    自从两人相遇,后来又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一直相依相守在一起,林轩太了解月儿了。

    心中的念头如电光石火,林轩心中已深切的明白爱妻想要做什么。

    顿时,林轩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巨大的恐惧给包围了。

    连气都透不出。

    而另一边,宝蛇也感觉到了不妥。

    心头警兆频出。

    转过头颅,目光在月儿身上扫过,再也无法保持超然平静的心态了。

    这丫头准备自爆?

    而且绝非做做样子,她身上气息的混乱,一瞬间,就到了临界的程度、

    没错,在宝蛇眼中,月儿只是蝼蚁,区区渡劫初期,根本就不值一提。

    但那是指绝对实力,但若是自爆,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么近的距离,自己虽然不会陨落,但受伤,甚至是重伤,却是难免的。

    怎么可以……伤在这蝼蚁的手里?

    宝蛇身形一晃。转瞬之间,已飞出了千余丈的距离,她虽然想让林轩痛苦,却不会愚蠢的拿自己的小命儿去做赌注。

    月儿的计划落空。

    “小丫头,在我面前玩花样,你还太嫩了,这一次,将你元婴禁锢,让你一丝法力都使不出,看你还能如何。”

    她恶毒的想着。正想要重新将月儿擒回手里,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一黑影无声无息,已欺到近处,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宝蛇大惊失色,谁能够冲到这么近的距离而不被发现呢?

    难道周围还埋伏得有其他的修仙者。

    但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杞人忧天了,哪儿有别的修仙者,是林轩将她抱住。

    “想要伤害月儿。先踏过我的尸体再说。”

    林轩浑身上下都在流血,明明应该奄奄一息了,不知为何,却像一头猛虎。浑身都有危险的气息流露。

    “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接近本圣祖?”

    宝蛇的表情,就与见鬼相差仿佛,别说林轩此刻身受重伤。就算全盛之时,也没有这样的速度。

    林轩当然不会回答她了,只是紧紧抱住宝蛇。让她没有余力,与伤害月儿。

    刚才如何挪移到此处,其实林轩自己也稀里糊涂,见月儿打算自爆,重创宝蛇,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林轩只觉得如醍醐灌脑,耳朵“嗡”的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

    如何抱住宝蛇,他不清楚。

    如何来到这里,亦不晓得。

    一切都是稀里糊涂,本能反应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少爷。”

    月儿脱离魔爪,俏脸上却不见分毫喜色,因为林轩又陷入了巨大危险的漩涡。

    她想冲过来,却听见林轩一声断喝:“别过来。”

    月儿身形顿住,表情却是想哭:“少爷……为什么!”

    “傻丫头,我怎么能让你为我做掩护,即便是要牺牲,也应该是我,还记得什么,我曾经说过,不论谁,想要伤害你,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月儿开始了嘤嘤哭泣。

    宝蛇冷冷的声音却传入了耳朵里:“说够了么?”

    “什么?”

    “我说你们两个小家伙,在我面前卿卿我我,是不是也应该有个限度,都这个时候了,还逞什么英雄,口舌之利没有用处,既然得罪了本始祖,我会让你们永生永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宝蛇没有忙着动手,在她的眼里,林轩两人就是待宰的猎物,自己可以猫戏老鼠,将他们慢慢折磨,完全用不着心急的。

    “宝蛇。”

    林轩却在这时候开口了。

    “什么?”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反派陨落,常常就是因为废话太多。”

    “要怪,就怪你不应该这样逼我,你实不该,去伤害月儿的。”

    宝蛇听到这里,心中觉得不妥,但又想不出,事到如今,林轩还能如何,他是在虚张声势么?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宝蛇,今天是你将我的逆鳞揭落,所以……你与我一起下地狱好了。”

    林轩一声大喝,然而浑身上下,却没有狂乱的气息弥散而出,他没有选择自爆。

    恰恰相反,林轩身上的气息,变得强大了起来。

    节节攀升!

    短短的瞬息,就暴涨了数倍有余,强大得不可思议。

    而这时候,他明明是身受重伤的。

    宝蛇瞪大了眼珠,这种可能性只有一个。

    而天地间的异象,仿佛也印证了她的猜测。

    此时已是傍晚,太阳虽没有完全落下山坡,但天色已开始渐渐的昏暗了。

    然而在那天边机缘之处,却出现了一抹亮丽的颜色。

    暮光所及的天空,风起云涌,更加可怕的是,方圆数十万里的天地元气,一下子变得混乱以极,朝着这里疯狂的凝聚。

    而元气最为浓烈之处,正是自己所在的这座山谷,仅仅转瞬的功夫,元气与云彩融合,形成了一诡异以极的漩涡。

    直径万丈有余,深不见底。

    “这是……”

    宝蛇眼睛微眯,脸上也露出一丝骇然之意。

    天劫!

    渡劫期修士,晋级后期的天劫。

    而且看这强度,恐怕远非普通的后期天劫可比,便是自己当年晋级,也远远不及。

    “你……”

    她又惊又怒,终于明白林轩打算做什么。

    这臭小子,简直是胆大包天的人物,也太异想天开,居然这时候强行渡劫,这是想要借势,借天劫之威,来对付自己。

    好大胆!

    要知道这是一抹双刃剑。

    而且对他来说,更加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