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七百四十章 万蛟王陨落

    我的领域我做主。

    只有亲身体验过,才会明白领域的可怕之处。

    而眼前的两位,放眼三界,纵横今古,都是顶儿尖儿的高手了。

    领域间的交锋,尤其凶险,可以说胜负皆在一线,法则之力的属性,在不停的变化喷薄,被两人领域的力量,不停的扭转着。

    李雨桐固然非同小可,而万蛟王此刻已无退路,虽然身受重伤,但咬紧牙,竟也发挥出平时百分之一百二的战力了。

    面对任何高手,都不会相形见拙,可惜如今的雨桐仙子,已远非上古之时,或许还不及当年的阿修罗,但不论从哪个角度,都能与真仙相比了。

    原本散仙,是指渡飞升之劫失败,却又侥幸存活下来。

    如此,他们虽然没有飞升到仙界去,但体内法力的属性,却也与渡劫之前,是截然不同地。

    由法力转化为了仙灵力。

    仙灵力,这可以说是仙人最为重要的标志之一。

    然而散仙的仙灵力其实是斑驳不纯地。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没有办法与真正的仙人相比。

    然而事易时移,如今的李雨桐,所驭使的仙灵力,却是精纯无比,就算以当年那三位降临的真仙作为参照物,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法力深厚!

    对于领域的运用体悟,亦远胜过去许多。

    万蛟王虽背水一战,但人力有时而穷,现在的李雨桐,确然不是他所能够抗衡的。

    虽竭尽全力,亦难改落败的结局,他所祭出的防御宝物,面对那犀利的剑气,竟丝毫还手之力也无,一件接一件的被化为了粉末。

    最后只剩下了两件先天至宝。互相融合,变化出一金银二色的光球,勉强支撑。

    “愿赌服输,你这样勉力支撑下去又有什么用途?”

    雨桐仙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之色。玉手一拂,又是一道白蒙蒙的剑气激射而出。

    不过这一次,那剑气略一停顿,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虚为实,化作了一柄大斧。

    此斧长百丈有余,斧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斧刃寒光四射,表面流淌着令人心悸的天地法则。

    几乎与此同时,李雨桐的眼眸深处。亦有银色的光霞流淌而出,更诡异的是她浑身上下银纹飞舞,原本一头乌黑亮的长发,同样变成了璀璨的银色。

    秀发飞扬,瞳孔中有阵阵异彩放射而出。檀口微启,扬声吐气,一个“斩”字显得非常清晰,带着一股数不尽的魔力。

    “噗”的一声轻响传入耳朵。

    那斧刃略一模糊,就将眼前的光球刺破。

    整个过程竟似无声无息,就跟水到渠成一个道理,然而万蛟王的脸上却流露出深切的恐惧。还有不可思议……这可是先天至宝啊,配合自己的本命元气,就算真仙想要攻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做到的。

    李雨桐竟强到这个地步,难道说,她已经超越真仙。接近了昔日的阿修罗?

    不……不可能的!

    自己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怎么可以因为这点小事,就陨落掉呢?

    “难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却是为那些家伙做了嫁衣……”

    万蛟王的心中不甘以极,面容扭曲。可惜却改变不了这一切的结局。

    伴随着破空声大做,那光球已被巨斧整个劈开掉了。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光球变成了泾渭分明的上下两截,同样被一刀两断的还有万蛟王的身体。

    然而伤口却平滑如镜,没有流出一滴鲜血。

    也感觉不到疼,然而万蛟王的脸上却满是绝望之色。

    他身上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可与之相伴的,面容却在不停的苍老。

    要知道,不管他是魔,是妖,实力到了这个等级,早已挣脱寿元的束缚,可现在,这一切,却仿佛回到了原点。

    短短须臾的功夫,他就变成了一垂暮老者,老态龙钟,气息衰弱,说行将就木,一点也不为过。

    这就是时间法则的可怕之处,哪怕你已超越渡劫后期,挣脱寿元束缚,但面对时间法则,一切,都仿佛变成过眼云烟了。

    堂堂灵界三大妖王之一,此时此刻,却仿佛一风烛残年的凡人老者。

    更可怕的是,这伤害不仅针对身体,连神魂元婴以无法逃脱。

    “啊,啊……”

    万蛟王的脸上满是恐惧与不甘之色,却连一完整的字句都说不清楚。

    以这样的方式陨落,可以说,狼狈到无以复加的程度,然而技不如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所谓我为鱼肉,人做刀俎,大约就是这个道理了。

    ……

    与此同时,在离此不知道多远的一未知界面里。

    这里一片朦胧,仿佛混沌初开的一刻。

    突然一道淡若不见的黑气闪射而出,那黑气长不过寸许,一眼望去,就知道仅仅是一缕碎片而已。

    在没入混沌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然而片刻后,那混沌之中,却有迷雾翻涌,带着几分惊怒,接着仿佛野兽嘶吼般的巨响传入耳朵。

    “虚无魔君,为何发怒?”一古朴的声音传入耳朵,仿佛来自极为遥远之处,又仿佛近在咫尺似的。

    “魔蛟王陨落掉了。”那混沌中的声音,显得有些愤怒,但意外的成分更多。

    “什么,魔蛟王,不可能吧,那家伙在上次界面通道开启的时候,不是夺舍了一位灵界的大妖王么,这么多年过去,身份早已成谜,怎么可能陨落,难道竟是不小心将身份暴露,被三界之中的超级大能围攻么?”一空灵的声音又加了进来,那声音动听以极,什么音乐都无法相比,仿佛是一女子。

    “你问我,我又哪里晓得,我不过是在他陨落的时候,得到了一点线索,其他什么具体的信息都不晓得。”虚无魔君没好气的说。

    “哼,你又何必生气,魔蛟王能够夺舍灵界的一位大妖王成功,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要说实力,这家伙在我们当中,原本是最弱的一个,这种废物,死了也就死了,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另一个浑厚的声音传入耳朵,但不知为何,听着却让人极不舒服。

    ps:昨天回来的,最近陪爸爸看病更新受了一些影响,今天三更聊表心意,这次爸爸生病,做了很多检查,最终结果下周一才能知道,所以下周一还要出门,请大家谅解,但愿爸爸没事,如果爸爸没事,幻雨稍事歇息,一定连爆三次9000感谢上天,感谢大家,绝不食言,老天保佑爸爸一定没事,健康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