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七百零五章 去烦钟

    强者齐聚,这是本届蟠桃会最大的看点,同时也埋下了隐患。

    没错,喜忧参半!

    人们在期待各种宝物出现的同时,也担心自己失去了竞争力。

    三界强者齐聚瑶池,即便真出现了令人心动的宝物,自己又有几分把握,抢到手呢?

    扪心自问,这样的把握真没有几分。

    患得患失!

    在这样忐忑的心情里时间却在不停的流逝。

    终于,蟠桃会开始。

    万众瞩目,无数渡劫期老怪物翘首以盼的盛事终于拉开了帷幕。

    这天,朝阳刚刚升起,古朴的钟声便传入了耳边。

    宁静,悠远……

    那钟声明明浩瀚以极,充满了洪荒古朴的气息,偏偏却让人的心境平和下去,一切的烦恼都被洗涤。

    感觉舒爽无比。

    “呼!”

    林轩振衣而起,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

    此钟他亦是久仰大名了地,名为“去烦”,传说听上一遍,能够洗净三千烦恼丝,若是修士心境上的修炼停滞不前,听上十二响钟鸣,甚至有可能突破瓶颈。

    有些玄乎,然而却绝无夸大之处。

    去烦钟乃是传承自上古,雨岚商盟拥有的名震天下的宝物。

    传说有人曾去瑶池求取,奉上一名门大派积攒了百万年的晶石宝物,却连主事者的面都没有见着。

    有一些宝物,并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

    当然。雨桐仙子并非小气吝啬的人物,每一届蟠桃会开启,收到邀请慕名而来的强者,都有免费听上一遍去烦钟鸣响的资格。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睹。

    关于去烦钟的传闻,林轩在典籍上看了许多,此时亲身感悟,沐浴在钟声之中。果然是非同小可。

    在这一刻,所有的烦恼,仿佛真的都被去除。

    令人心旷神怡。

    然而这也注定只是错觉而已。

    俗话说,挥慧剑斩情丝,然而情丝又岂是那么好斩地。

    烦恼也是一样的道理。

    去烦钟或许可以给听者一些感悟,但真想要将烦恼去除,归根结底,还是需要自己的努力,外物对于心境的磨砺。也就能起到一时辅助的作用而已。

    林轩叹息,却没有纠结这个问题,不管如何。去烦钟盛名无虚。对自己心境的磨砺,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帮助地。

    人贵知足,林轩细细感悟。

    十二响钟声悠远绵长,从第一声开始,绕梁三日。当十二响钟声结束,时间居然已是正午,林轩脸上出现不可思议之色,不知不觉,居然过了这么久么?

    回想自己沐浴在钟声中的时光。

    细细的。有了一些感悟。

    心境不能说往前迈了一步,但原本的一些瑕疵。却已经不见了。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些瑕疵看似不起眼以极,却是禁锢主元婴晋级最重要的因数。

    如今莫名的被钟声去除,主元婴迈入渡劫后期,似乎不会再遥不可及。

    想到这里,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蟠桃会尚未开幕,自己却意外得到了这样的好处,这是否预示着,自己这次在蟠桃会上,会大有收获。

    心情变得很不错,林轩起身像洞府外走去了,先与月儿小蝶汇合,两女也是一副容光焕发的神色,问好之后,分别回到了须臾洞天图。

    随后林轩浑身青芒大做,将虚空破开,离开这布满神秘禁制的洞府。

    眼前的景物一阵模糊,随后那巨大的山峰重新在眼帘中浮现而出。

    十丈之外还站着一位美貌少女,冲着林轩盈盈一拂:“给前辈见礼,晚辈名叫晴儿,是负责来带您去蟠桃会的会场的,不知道您是否已经准备稳妥,现在可以出现了么?”

    “当然可以。”

    林轩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此女听了,再次敛衽一礼,随后玉手一拂,金光大做,却是一丈许长的灵舟浮现而出。

    此灵舟虽然不大,却布置得精巧典雅,看得出,是出自名家的手笔,非常不错的飞行法器。

    林轩身形一闪,站了上去。

    随后便见那名叫晴儿的少女一道法诀冲着灵舟打出。

    顿时,此法器被一团光晕包裹,穿过重重云雾,向着山顶飞上去了。

    一路上,隐见亭台楼阁,不时更有潺潺的水声进入耳朵,小桥流水瀑布,不一而足……

    景物虽然看不清楚,但用人间仙境来形容一点也没有错。

    而氤氲的雾气里,不时还可以看见灵光闪过,各式各样的灵舟飞车,难以用言语说得清楚。

    显然,里面坐着的,都是来参加蟠桃会的老怪物。

    灵舟遁光迅速,可足足花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才来到山顶。

    可想而知,此山险峻高大到何等程度。

    而说是山顶,面积其实极为广阔。

    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在头顶漂浮,引人侧目。

    那灵舟丝毫也没有停歇的意图,直接朝着宫殿的大门飞过去了。

    一闪即入。

    里面的布置,显得粗犷古朴,与现在的建筑式样大不相同,仿佛是传承自洪荒一样。

    而在大殿之中,随处可见披坚执锐的修士巡逻。

    这些修士身披重甲,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到了分神后期顶峰的程度,按理说,这样的存在,对于自己,应该分毫威胁也无,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林轩却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点不舒服。

    危险的感触。

    林轩的眉头,不由得轻轻的皱起了。

    “怎么,这些影卫,前辈莫非没有听说过?”晴儿主意到林轩的举动,微笑着开口了。

    “影卫,莫非与贵盟普通的甲士有所不同?”

    “不错,影卫乃是精选特殊灵根的修仙者,花大力气培育出来的,每一个的实力都非同小可,更可怕的是,他们修炼的功法,与众不同,在关键时刻,甚至可以在一瞬间将瓶颈突破,暂时进入渡劫期的。”晴儿动听的声音传入耳朵。

    “什么,暂时进入渡劫期,真的假的?”

    林轩的城府,早已修炼到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但此刻却难掩动容,实在是这个消息太惊人了。

    众所周知,修仙界有许多暂时激发潜力的秘术,但让分神期修士将渡劫的瓶颈突破,未免太惊世骇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