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七百零一章 深谋远虑

    林轩宠溺的说,随后转过头颅:“好了,赶了这么久的路,我也有些累了,你们好好休息,这里高手数不胜数,尽量不要外出。”

    “好!”

    两女自无异议,这座洞府大得离谱,环境亦是清幽到了极处,与人间仙境相差仿佛,她们各自选了一个喜欢的院落,隐隐有嬉笑的声音传入耳朵,看来两个丫头相处得不错。

    林轩脸上露出温馨的笑容,望着两女的背影消失,他身形一闪,也来到了一栋阁楼的里面。

    盘膝而坐!

    当然不是修炼功法什么。

    实力到了林轩这个等级,打坐其实比睡眠更容易恢复精力。

    缓缓调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轩感觉疲劳一分一分的离自己远去,而法力则一点点的流回到丹田气海里。

    不知不觉,一天一夜就已经过去。

    当太阳升起,林轩睁开眼眸,只觉浑身爽利,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他不论精神,还是法力,都已恢复到了巅峰时期。

    这一次来参加蟠桃会,林轩也没想过,会遇见这么多波折。

    但不管如何,总算是化险为夷,而且这一连串的经历,好处更是难以言喻。

    这绝非胡言乱语。

    让林轩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与顶级强者,有着多么大的差距。

    而近距离面对领域,让林轩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感悟。

    诚然,想要获得领域非常艰难,但那一战,却给了他不少灵感。

    还有绫罗玉符,连天地二老手中的都是仿制之物。

    可想而知,这件宝贝是多么了得。

    还有上古之谜,虽然没有解开,但多多少少,也有一些进展。而对即将召开的蟠桃会,林轩心中,更是充满了期待。

    他这一次的准备,可是十分充足,无论如何,也希望有满意的收获。

    当然,隐忧也是有的。

    最后虽然与雨岚商盟握手言和,但对于天地二老来说,却无异于奇耻大辱,如今当着鼐龙真人。青丘国主。他们拿自己无可奈何。但此事过后,却未必不会找自己麻烦的。

    若换一名修仙者与林轩易地而处,非大为恐慌不过。

    但林轩却并不是很在乎。

    并非胆大的缘故,而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更可怕的存在自己也得罪过,再加上天地二老也算不了什么。

    当然,也不是说林轩就完全不在意。

    只是不那么放在心上而已,该有的警惕,也一样会有地。

    ……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正准备起身活动一下身体,然而就在这时,空间波动骤起,一道火光映入到眼帘里。

    传音符!

    林轩脸上露出几分诧异之色。

    随后手一抬。那火光就落入掌心里面。

    林轩微微低下头颅,将神识沉入,随后,居然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满脸错愕!

    也难怪林轩反应这么离谱。

    因为这传音符中的内容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

    天地二老联袂来到了此处。

    说是来拜访自己。

    但这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林轩以手抚额。脸上露出沉思之色,这两个老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呢?

    若说是不怀好意,那就不该明目张胆的来到这里。

    而心存善念,显然又是不可能地。

    一时间,林轩也被弄得云里雾里,但他并没有深究下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虽说此刻是来到了对方的地盘,但自己可不会任人宰割,而天地二老都是人老成精的修仙者,于情于理,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不智的蠢事来的。

    先看看情况再做定夺。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袖袍一拂,也将一张传音符悄无声息的发出,这是通知月儿与小蝶的,让她们收敛气息,不要引起两名老怪物的注意。

    随后林轩深深呼吸,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像门外走去,不管天地二老打的什么主意,拒人于千里之外是不现实地。

    大不了虚与委蛇,料来他们也不敢在这里动武。

    ……

    半个时辰之后,林轩将天地二老送走,却是一脸的和颜悦色,欢快的笑声不停传入耳朵。

    若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三人是多年不见的知交好友。

    天璇尊者,地玑散人都很客气,林轩更是依足了晚辈之礼,若是鼐龙,百花在这里非大感错愕,就算是冰释前嫌也没有这么离谱,这唱的究竟是哪儿一出。

    “好了,林道友无需相送,我兄弟二人自己回去。”

    “天璇前辈说哪里话来,这次与雨岚商盟不和,归根结底,都是晚辈的错,两位既往不咎,在下心中已是感激无比,还劳烦两位来拜会于我,这让晚辈怎么心安理得。”

    “林兄弟,这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你又何必再提,什么叫你的错,都是太真七修那帮笨蛋太不知进退了,自己作死,老夫还要感激你替我们清理门户,赔罪的话千万不要再说,不打不相识,以后大家都是兄弟……”天璇尊者一脸的憨态可掬。

    “晚辈何德何能,敢与二位前辈称兄道弟?”

    “贤弟此话差矣,连鼐龙真人也与你义结金兰,我兄弟二人哪里还敢以前辈自居,切莫再说这些言语,还是说,林兄弟你看我们不起,不愿意同我们这两个废物称兄道弟?”天璇尊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豫。

    “大哥这话可折杀我了,好,恭敬不如从命,那小弟就放肆了……”

    三人一团和气,言语之亲热,更让人咋舌,哪里想象得到,就在一天前,他们还生死相搏,虽说修仙界光怪陆离的事情很多,但这样的转变,未免太离谱。

    就这样,林轩将二人送出一程,才回转洞府,望着林轩的背影消失,地玑散人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大哥,区区一名新晋修士而已,我们为何要这样低声下气,难道昨天丢的面子还不够么,当时是无可奈何,如今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不找机会报仇也就罢了,还要去讨好这姓林的小家伙,你不觉得太丢面子了?”

    “哼,新晋修士,二弟,我说你的眼光,也应该放得长远一些,现在丢面子,总比以后不明不白的丢掉小命儿要好上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