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7节 报复三

    赵辰他们在接下來是使出了所有手段.两个缅国特勤人员都沒有说出丝毫情报來.

    最终.他们两人也在赵辰他们的折磨之下死掉.

    第一次看到特战队行动的李良.在看到赵辰他们使出逼供的手段时.也是吓得脸色惨白.之前还与赵辰他们有说有笑.现在不但不敢再开口.再看向他们的目光.就像在看恶魔一般.总带着一丝的畏惧.

    “别这么看着我们.我们也不想.可有时却不能不这样.”赵辰笑道:“一个小小的情报.有可能就能减少数十.上百人的死亡.也有可能给国家减少数十.上百亿的损失.”

    “我明白.”李良点点头.他也到军营五六年了.且从小就听着爷爷和爸爸说军队上的事情.自然明白这些道理.

    而且他还明白.别看现在龙国表面上与各国都很友好.也沒有战争.但私底下.小队伍的冲突却不少.每年都会有不少士兵死在这种冲突之中.

    只不过这些都属于机密.国家高层不想因此而造成国内的震荡.所以根本沒有传出來而已.

    “辰哥.现在怎么办.”萧羽腾看向了赵辰.

    赵辰迟疑了下.眼看天色不早.眼中凌色一闪而过:“你们之前不是说想扫荡了缅国的那个军营吗.现在正是好机会.”

    说着.赵辰看向李良道:“一会儿我们要进入缅国军营.还得靠你.你沒问題吧.”

    “沒问題.”李良点头.

    “好.那大家就将他们身上的衣服扒下來换上.天黑时我们就进他们军营.”赵辰一挥手.众人立即行动.

    夜幕降临.

    缅国军营之中.

    最高长官名叫吴玉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军衔为中校.统领着军营中三百多士兵.平时他也是威风八面.手下有兵有将.就算是他们那些地方官员见到他.也得客客气气.篷年过节.还得给他送礼.

    可此时他却变得惶恐不安的站在那里.面他面前是一名刚从缅国上头來的中将.旁边还跟着两名少将以及几名校官.

    上午.金矿被袭.美国那边的大高手以及缅国高层派來的一名中将身死.当时他派出武装直升机准备救援.不过却晚了一步.于是便让直升机对赵辰他们追击.

    却不想.人沒有杀掉.直升飞机都被人家给干掉了.

    一架武装直升机.对于缅国这种小国來说.那绝对是一件大事.

    一连串发生的事情.让他措手不及.当他向缅国高层反应过时.直接就被骂得狗血喷头.

    “特勤队还沒有找到吗.”中将冷冷的看着吴玉则.吴玉则额头满是冷汗.赶紧回答道:“我已经派出两个小队.仍然沒有传回消息.”

    “那就再派人去找.”旁边一名少将厉声道:“这次來的是我缅国最精锐的特勤人小队.如果他们出现问題.你小命难保.”

    吴玉则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迟疑了好半天.可就是沒有动静.

    “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你是想死吗.”那名少将眼中杀机暴露.

    “不.不是的.长官.”吴玉则吓得几乎跪下.连忙解释道:“可是现在军营中只有五十來人.再派人出去.就无法保证各位长官的安全了.”

    闻言.在场几个军官脸色都变了.其中一个更是愤怒的道:“这里不是驻有三百多人.怎么只有五十人了.还有人呢.难不成你以前慌报人员.将军费都给贪了.”

    “冤枉啊.”吴玉则再也承受不住一干大佬的威慑.扑通一下便跪了下去:“我们这里本來就驻有三百多人.可之前金矿那边.我们就派了几十人过去.而今天上午.金矿遇袭.我又派了两百人过去支援.却不想全军覆灭.”

    “原來还剩下八十多人.可之前为了寻找特勤队.我又派出两个十五人的小队.现在军营也就只剩下这么多人了.”

    “一群废物.”一名少将一声怒吼.不过也不再说话了.

    吴玉则刚才所说的消息.之前已经汇报过了.只不过他们一时沒有想起來而已.而且他们这次是坐直升机过來.也沒有带几个兵.

    再让吴玉则派兵出去.到时军营空虚.一但龙国的特战队來袭.他们根本无法抵挡.

    “那这件事就算了.我估计特勤队前往金矿去了.他们这次來的任务除了帮助我们对付龙国特战队之外.还有查清美国FBI他们的情况.暂时就不用去管他们.只要再过三个小时.就会有两千军队赶过來支援.到时一切危机都将解除.”

    中将语气沉着.虽然他心中对特勤队沒有丝毫的消息传回來.有了不好的预感.但却沒有说出來.一但说出來.立即就会让所有人混乱.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來与龙国方向交涉.尤其是那个金矿的归属.他们之前可是探测过了.这是一个大金矿.储量超过百吨.这对经济弱小的缅国來说.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是绝对不能有失的.

    军营外.一身黑色西服的赵辰看了一眼旁边的李良:“沒问題吧.”

    李良疑惑了下.道:“沒问題.”

    经过与李良的接触.赵辰明白李良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不过他以前都是干侦查的.还从來沒有混进敌人军营这种事情.李良心中有些紧张在所难免.

    “别紧张.你就当他们是自己人一样.”赵辰拍了拍李良肩膀.笑道:“如果这次行动成功.我向军委为你请功.到时保定你当少校.”

    “真的.”李良双眼一亮.

    “当然.我从不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而且你本就非常优秀.升职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借助这件功劳.不过是提前一点而已.绝对沒有问題.”

    “好.”李良一点头.将眼戴出了出來.脸色一沉.整个人骤然气质一变.全身都充满了杀伐.简直与赵辰他们沒有两样.

    然后.就看到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小镜子和一些副妆用品.在脸上一阵捣鼓.他那年轻的一脸骤然老了十几岁.还变了一个样子.与之前被他们杀死的缅国特勤负责人有了七分相似.在夜幕之下.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

    “你居然还有这种手段.”众人震惊的看着李良.特战队员也都会画妆.且这是他们必学的东西.大家的画妆技巧也绝对不比李良差.

    可这种技术出现在一名侦查兵身上.且还是一个男兵身上.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我爷爷说.当兵就不能怕死.更不能成俘虏.与其落到敌人手中受完折磨再被杀死.还不如自己早点解决.免受痛苦.”李良摆了摆手中的镜子:“这就是我给自己准备的最后归属.”

    众人面面相覤的看着李良.对于他嘴里的爷爷.大家都身起了敬畏之心.从李良透露出的只言片语.赵辰可以肯定.那位老人.绝对是一位让人尊敬的军人.

    “走.”李良收好他的镜子.骤然一声低吼.语气中充满不容置疑的气势.让得吴林森等人在听到后.都将腰给挺直了.

    李良带着众人很快來到缅国军营.被几名守门的缅国士给拉住了.

    “混蛋.连我们特勤队都敢拦.你们想死吗.”李良冷着脸.看向那几个缅国士兵的目光充满了杀机.吓得几名缅国士兵都脸色一变.

    但几名缅国士兵并沒有就此让开.其中一个更是硬着头皮走上來.要求李良出示证件.李良拿出从特勤负责身上搜出的证件交给那个士兵.

    不过士兵只看了一眼.根本沒有看清楚.便被李良很恼怒的收了回來:“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可以.”缅国士兵似乎怕李良记仇.之后报复他.还解释了一句:“刚才实在对不起.上边來了几名长官.为了他们的安全.整个军营都戒严了.沒有证件.根本不允许进入.”

    李良一皱眉.看了赵辰一眼.赵辰向他使了一个眼色.他当即问道:“來的是什么级别的长官.”

    “据体的我也不知道.他们一直在我们长官那里.我们也沒有看到.他们是坐武装直升机來的.不过我听说.好像有将军.”

    “很好.你的表现不错.我记住你了.”李良对着那名士兵点了点头.士兵大喜.连忙说谢谢.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那些长官正在找各位长官.之前我们长官都已经派出两个小队出去找各位长官了.”

    “我明白了.”李良也不再理会那名士兵.转身带着赵辰他们进入了军营.再也沒有人阻拦.

    他们一走.身后的士兵便立即议论了起來.有人说那名被李良称赞的士兵运气好.以后可能会辉煌腾达.也有人在小声说.赵辰他们身上满身是血.人数也不对.感觉有些不对劲.

    不过那名被李良称赞的士兵明显在前边有些地位.他哪可能容得了其它人对李良他们置疑.一阵怒吼.众人便再也不敢乱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