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3节 暴怒的赵辰

    “小飞机.我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赵哥.这位是郑姐.他们都是从燕京下來的.”马铭道:“赵辰.郑姐.他就是我的同学兼死党康飞.现在在县旅游局当科长.”

    “赵哥.郑姐你们好.”康飞很有礼貌.他爸可是县财政局的局长.大权在握.他在县上也算是太*子了.不过却并沒有一点太*子的嚣张和傲慢.

    “这一路上马铭一直在跟我们说你们之间的事情.他可说你们是最好的基友.”赵辰笑道.

    “那是.我们当年就说了.要当一辈子的基友.”康飞哈哈一笑.道:“听说你们要找人.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过吧.”

    “那就麻烦你了.”赵辰客气了一声.康飞也不开自己的车子了.直接钻进了赵辰他们车子的副驾驶室.

    “小飞机.來抽一支.”马铭立即给康飞将烟递了过去.康飞一看马铭手中的烟盒.双眼一亮:“马子.你小子发财了.居然抽至尊.”

    “嘿嘿……”马铭得意一笑.就是不说.

    康飞也不客气.直接就从马铭手中将整名烟都给抢了:“你小子发财了.这包烟就归我了.我都还沒抽过这么好的烟呢.”

    “我一个小兵发什么财哟.人烟是赵辰和郑姐给我的.”马铭嘿嘿一笑.很是大方道:“车后边还有几条.一会儿你拿一半去.谁叫咱们是好基友呢.要有福同享.”

    “不愧是我的马子.果然想着哥哥.”康飞哈哈一笑.居然还伸手摸了一下马铭的脸.一副二代调戏小姑娘的样子.

    “小飞机.你注意一点.赵哥和郑姐还在后边呢.”马铭也有些受不了.生怕赵辰两人生气.赶紧提醒道.

    “我与马铭以前在大学时一直这样.习惯了.实在不好意思.”马飞生怕赵辰两人误会.赶紧解释道:“其实我们都是正常男人.我还有女朋友的.我叫他马子.那不过是顺口了.他可不是我真的马子.”

    “哈哈……”赵辰实在受不了这两个活宝了.忍不住笑了起來.郑良瑜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车子开动.康飞一路上都主动给赵辰他们理会的情况.哪里有好玩的.哪里有好吃的.还要请赵辰他们吃饭.不过赵辰以见完朋友后再说给推迟了.

    虽然他知道康飞是诚心请他吃饭.不过那武装部长的表情让赵辰很不放心.所以他希望早就见到文峰.否则他无法安心吃饭.

    毕竟大家都是战友.虽然赵辰与他交情不深.但都是一个队的.还是自己的老领导 .现在赵辰又是副组长.照顾好受伤退役队员也是他的责任.

    康飞确实对理县很熟悉.马铭之前带着赵辰他们转了一个小时.也沒找到.可在康飞的指点下.也就十几分钟.便找到了马铭的地址.

    “砰砰……”

    赵辰轻轻敲了两下门.郑良瑜则站在他的旁边.手中拿着几袋子水果和一些其它东西.马铭和康飞两人也跟在他们的身后.

    房门很快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白白净净的妇人扫了一眼赵辰他们.疑惑的问道:“你们找谁.”

    “我们是文峰的战友.这次路过理县.來看看他.”赵辰很有礼貌的笑容.

    少妇皱了皱眉.道:“这里沒有文峰.”

    赵辰一愣.疑惑道:“我们刚才在武装部查了.他是军队退役的.武装部那里登记的住址就是这里啊!”

    少女也愣了一下.随即道:“你们说的是这房子之前的主人吧.他们在一年半前将房子卖给了我们.”

    “这个……”赵辰沒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脸色很不好看.但还是问道:“请问你知道他们一家人搬到哪里去了吗.”

    “听说他们刚初卖房是给他们家里人治病.好像一家人搬到乡下去了.你们到他老家去看看吧.”少妇说完.便将门给关上了.

    赵辰看了一眼郑良瑜.郑良瑜沉着脸道:“队里受伤的人医疗费用都是可以通过医保报销.每年队里也还会补助一部份.每月文峰还有一笔退役费用.根本用不着他们卖房子來治病.这其中有问題.”

    “如果你们要找那个叫文峰的老家在哪里.我可以帮你们.”康飞突然道:“公安局那边.我爸有些关系.只要他们还在本县.肯定能查到.”

    “那就麻烦你了.”赵辰点了点头.

    众人很快來到公安局.康飞亲自出面找到一名副局长.那副局长听说只是查一个人的老家.二话沒说.就带着他们找了管理的民警.

    文峰本就是理县的人.当年参加了特战队.也沒有将户口拿走.而且他当年也是有老婆的.还有一个儿子.算起來他儿子应该也有二十岁了.所以查起來很容易.

    不到两分钟.便找到了文峰.虽然从户口处查到好几个文峰.但当看到几人的照片.赵辰与郑良瑜一眼便认了出來.

    不过他的老家在一个很偏僻的村子.康飞虽然对理县很熟悉.可也仅是对理县县城很熟悉.说到乡下村子.他可就不行了.

    而那位副局长与康飞的父亲关系很好.且听康飞说赵辰是省军区派专车送下來的后.立即表示可以派一名熟悉的民警带路.这倒是让赵辰他们省了不少事.

    乡下的路不好走.赵辰他们在车上颠簸了近两个小时.终于找到了文峰所在的村.找了一个村民问了下一.文峰一家确实在一年多前回到了这里.

    “两个老不死的.赶紧给我滚开.再他妈不滚开.别怪老子对你们不客气…….”

    “你走可以.但这些钱不能拿走.家里现在只有这点钱了……”

    “他妈的.老子被你们害得都搬到这鸟不拉屎地方.你们还想怎么样.这点钱连补偿老子万分之一不都不足……”

    赵辰他们刚到文峰屋后.一阵吵闹声便传來了过來.从声音能够听出.一个应该是老人.声音显得很苍老.中气严重不足.

    而另一个则中气十足.应该是正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