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节 郑城飞

    这几年下來就有好几个部长、副部长的儿子、孙子被他给拘留过按理说以他一个小小的副所长那些大人物要弄倒他太容易了

    可奈何人家是特种部队下來的还是大军区直属的特种部队更是被军区首长看重的只不过受了伤才退了下來而那位看中他的首长更是调到了军委

    谁也不愿意为了那么一点小事而得罪那位军委大佬如此一來大家虽然对郑城飞痛恨得很可他不但坐稳了副所长更是因为表现好成功将所长都给挤走了把那个副字给去了

    “敢在老子的地盘闹事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混蛋活得不耐烦了”郑城飞放下电话根本沒有将周南山这个副部长的愤怒当回事反而对那敢在他辖区闹事的人很恼火当即便派出了门带着几名民警便开着车向着呈祥大酒店而去

    呈祥大酒店

    众人共同敬了赵辰一杯众人当放下酒杯刚坐下一个四十多岁皮肤比其它人份外白净的中年男子突然拿起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举向赵辰道:“在下宋正安这一杯我为宋家之前对队长的冒犯之举而道歉还请队长大人大量”

    赵辰看着这个男子他并不认识但听到男子的话他顿时明白了这宋正安应该就是之前与特战队合作的宋家人之前赵辰已经听陆俊克他们说了宋家派了一个玄境中阶武者过來而周洪则直接将其安排在了一队算是赵辰的直接属下

    之前陆俊克他们在机场來接他时宋正安便在只不过一直低着头沒有说话赵辰也沒时间去管他不过此时看他的举动赵辰不由得高看了他一眼

    “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你现在是我的队友我们就是一家人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赵辰伸手去拿酒旁边的郑良瑜却先一步拿起给他倒了一杯

    赵辰也沒客气端起酒对宋正安笑道:“來这一杯我敬欢迎你加入我们一队”

    “多谢队长”

    两人一口而干随即都相对一笑可谓是一笑抿恩仇

    “赵队长我们也敬你之前我们家族对你的冒犯之举还请你大人大量……”人群之中又有几个人站了起來纷纷向赵辰举起了酒杯他们都是之前那些与特战队合解的家族派出的子弟

    赵辰也不是小气之人再说之前的事情他也沒有吃亏自然不会再计较且有了这几个家族与特战队的合作特战队不但在实力上有所增涨且还算在古武界中扎下了根这是赵辰最愿意看到的也是赵辰之前一直计划的事情

    而赵辰对这几些人也有所谓了解他们这些家伙虽然都有人死在了他的手上但这些家族的掌权者并不像之前的吴家那样孤掷都知道再这样下去对他们家伙沒有好处都想化解掉这场恩怨

    所以他们派來到特战队的人也许实力不是同级中最强的但性格方面却也不孤掷都是很善于处理人情事故之辈

    他们虽然來特战队也就一个多月但已经与特战队各方面的关系都搞得非常熟悉就好像之前的事情根本沒有发生一般

    看着赵辰很是爽快的举着酒杯与大家一干二净并沒有再计较之前的事情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心中那块石头也彻底的放了下來

    席间气氛很活跃一百多人众人虽然围了的十桌且赵辰离开这几年特战队中也加入了不少的新人他们并不认识赵辰但大家也并沒有因为距离和陌生而有丝毫的不适

    俗话说事无完美就在大家兴致正高之时敲门声响了起來

    一个服务员推门进入快步來到赵辰面前轻声道:“赵先生派出所所长郑城飞带着人來了说是來调查刚才那个人断手之事总经理正招呼着他不过以郑所长的脾气总经理可能拦不住他……”

    话还未说完郑城飞便带着几个民警走了进來一眼便看到那正在与赵辰说话的服务员扭头看了一眼总经理冷笑道:“难怪你不让我进來原來是让人來通风报信了”

    “我们又沒犯什么法用得着通风报信”赵辰笑着站了起來:“这位所长这话不觉得太过了吗”

    “呼……”

    所有特战队员全站了起來动作如一无比的整齐就像谁下了命令一般不善的看着郑城飞那目光凌厉得就像刀子一般让得郑城飞身后的几名民警都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伸手就摸向了腰间的手枪

    郑城飞在看到众人的动作时也是脸色大变他是特种兵出身哪看不出如此整齐的动作代表着什么下意识的便问了起來:“你们是军人哪个部队的”

    郑城飞也是军人出身对于军人他有着一种本能的好感产所以在问话时语气也柔和了很多

    “郑所长你也是军人出身你这么问我们可真是为难我们了”陆俊克笑着开口道:“不过我们可是与你们公安局经常合作而且我们对郑所长也无比的熟悉而且还经常麻烦你们只不过沒有正式见过面而已”

    郑城飞一皱眉脸色猛的一变陆俊克这话的意思可大了去

    燕京为龙国首都秩序方面比地方要严得多这里驻守着的军人不少但军人只是驻守却无法管政府的事情更不可能经常与公安局合作

    只有那么一两个特殊的部门

    且对方说经常麻烦他但却从來沒有见过面这意思说得很委婉但郑城飞却能听出來对方是通过公安局直接命令他们干事而之所以沒有正式见过面那是他的级别太低了

    “混蛋”郑城飞不是傻子他明白自己被周南山给算计了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是哪个部门但不管是哪个特殊部门都不是他一个小派出所能管的且刚才总经理已经给他解释过了是那些人先挑衅且还要出手打人但赵辰他们却并沒有动手对方的手就断了

    当然总经理说的对方沒有动手他是不会相信的他是军人出身知道的事情远比总经理多得多沒看到不表示沒有出手

    主要还是对方挑衅他们在先且先动手一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