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8节 同床共枕

    说话时语气很自然,就好像那不是开飞机,而是骑自行车一般的简单,能用那种语气说出那种话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一般人。

    可当他听到赵辰居然要留在船上时,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维格斯本身出身就不普通,如果是平时,他巴不得赵辰留在船上,他的性格本就很豪爽,喜欢结识朋友,不管对方是普通人,还是出身不凡者,他都一样对待,从来没有因为身份而看不起任何人,只有因为性格不合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在世界各国都有着不少朋友。

    如果是平时,他肯定很乐意结交赵辰这种即有身份,又不凡的人,可这次却不同,他船上那批货却让他不得不对任何陌生人加以防备,之前救赵辰他们,那是他性格使然,不忍心见死不救,可这已经让他冒险了,如果让赵辰他们跟着,他就不得不担心了。

    且对方这么一会儿就知道他们要前往沙特,这真的太可怕了,要是让他一直呆在船上,那他还把船上所有一切都弄得一清二楚。

    赵辰挂了电话,看向微皱着眉头的维格斯,笑道:“我想维格斯船长不会赶我们离开吧?”

    维格斯嘴角抽搐了两下,很爽快的笑道:“这么大一个货轮,你们想住多久都没问题,反正上面的食物我们准备得不少,也不在乎多你们两人。”

    “太感谢维格斯船长了。”赵辰大喜,而维格斯却只能在心中苦笑,同时也在想着赵辰他们为什么在留在他的船。

    “难道他们就是冲我来的?”

    想到这里,维格斯脸色一变,但随即又否决了,他们在海上漂着的事情绝对不是装的,而且如果真有人发现了他运的这批货,就不可能只是赵辰两个人,而是大批的美国警察。

    简单的与维格斯聊了几句,赵辰发现虽然维格斯是一个很爽快 健谈之人,但对自己却有着很强的防备,所以也就没有再聊下去,回了船舱。

    且赵辰发现,在他回船舱时,维格斯都派着人跟着自己,一直到他进入船舱才退走。

    “这条船果然有古怪啊。”赵辰笑了笑,至从在醒来看到看到那些船员全都拿出沙漠之鹰指着他,表情无比紧张时,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首先,他是被对方救起来的人,对方既然救了自己,就不应该再防备自己,至少在自己醒来时不应该拿出几把枪指着自己,哪怕他们看到自己包里有着子弹,也不应该如此紧张,当时赵辰看清时,还以为自己落到海盗或是别国特勤人员手中,差点就出手了。

    第二,货船一般是不配备武器的,因为各国的对枪支的管理不一样,带着枪的货轮是进入不了别国港口的,且国际法也不允许货船带船,而那些人配有清一色的沙漠之鹰这种大口劲的武器,明显就不符合规定。

    第三,船上的人员数量明显太少,这是一艘远洋巨轮,这种大型远洋货船一般都配有三十名左右的船员,就算少一些,也不会少于二十五,可赵辰与黑人卡尼聊天时,卡尼无意中说出,这艘船居然只有十五人,其中还包括船长,这明显太少,而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这艘船上有着秘密,船长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将船员精减到再也无法少的程度。

    以赵辰估计,这艘船最有可能就是走私船,还很有可能是走私武器这一类东西,否则不可能谨慎到如此程度。

    跟在这种船上,无疑是有很大风险的,且他们也不是从自己国家走私出来的武器,赵辰根本不用管,而且应该尽快离开才是,以避免麻烦。

    可赵辰却没有走,一是郑良瑜有病在身,二是他现在也没有事,刚与郑良瑜捅破了感情上那层纸,也想与她单独呆一段时间,否则一回去,他的心也将被其它的女人分走,这对郑良瑜来说,是不公平的。

    第三,他也想看看这船上到底走私的是何等武器,如果是普通武者,他就当玩玩,但如果是高端武器,他也可以与之拉上关系,想办法从美国搞些到龙国去。

    龙国现在在军事上虽然也不弱,但与美国这种超级大国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如果能搞到美国的先进武器拿回去研究,对龙国的军事研究将有着巨大的好处。

    虽然说起来,赵辰以前也认识一些军火走私商,也搞到过一些先进武器,但每一个军火商都有自己的门路,搞到的武器也不同,赵辰也不妨多结交一些,说不定就有意外的收获。

    “你在说什么?”郑良瑜在床上偏着脑袋好奇的看着赵辰,双眼睛一眨一眨的,非常的可爱。

    “我在说这船上有古怪。”赵辰笑着走过去坐在床边,将他发现的情况给郑良瑜说了,郑良瑜微微一皱眉,道:“这件事与我们没关系,我们没必要管这些闲事,要不我们还是离开吧。”

    “我已经给妈说了,我们暂时不回去,我们就坐这艘船来一个环球远洋旅行。”赵辰嘿嘿一笑,揭开被子就要钻进去。

    可当他看着床上的郑良瑜时却愣了一下,刚才她不是被脱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吗,明明她刚刚已经睡了自己才离开的,现在怎么就穿上了船员的衣服呢?

    赵辰后悔了,早知刚才出去时就该将里面的衣服全都带走,如此美丽的一具酮体,就算不能做点什么,但欣赏一翻也是一种幸福啊,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

    “哼。”郑良瑜哪不知赵辰的心思,脸色一沉。

    “你在想什么呢,我就是想好好睡一觉,这两天可把我累坏了。”赵辰钻进被窝,一把就将郑良瑜给抱在怀中。

    “那边床上去睡。”郑良瑜推了推赵辰,俏脸微红,别看郑良瑜也是二十六的人了,除了在之前绝望之时与赵辰亲吻过之外,还从来没有与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过,哪怕赵辰是她心中之人,可此时被赵辰抱在床上,她心中也不由得联想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