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0节 上官力赶到

    纪英刚落地,郑良瑜也来痛打落水狗,银月对着加福思的身体便飞射过去,不过加福思这一次反应很快,连续两次将银月击飞,郑良瑜根本就伤不到他,最终也只好放弃。

    “辰儿,你没事吧。”纪英一跑去,将赵辰给抱在了怀中,急得泪眼都流出来了。

    “妈,别急,我没事。”赵辰对着纪英列嘴一笑,刚才那一击虽然伤得不轻,但也要不了他的命,最主要是震乱了内劲,让他一时无法调动内劲,所以面对加福思的攻击,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看着赵辰还能笑,跑过来的郑良瑜也松了一口气,纪英更是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妈,你的手怎么样?”赵辰紧张的看着纪英,刚才纪英为了吓跳肯尼斯,生生用手抓向射来的子弹,如果只是普通子弹,要将它抓住倒也算不了什么,可那子弹却是用大卫自制的枪,那子弹也是大卫自己制造的,威力根本不是一般枪支可比,纪英将其抓住,绝对不轻松。

    “没事,妈可是战王,抓几枚子弹算得了什么?”纪英呵呵一笑,下意识的将手往后缩了一下,赵辰却反应极快,一把将其抓住,这才发现纪英的手掌心多了两个洞。

    然后赵辰又将纪英的另一个手拉过来,手心也有一个洞,那血肉模糊的样子,看得赵辰一阵心痛。

    “好啦,别担心,这都是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纪英对着赵辰笑道:“一会儿回去包扎一下就会没事,妈可不是那些娇小姐,妈是战王。”

    “赵辰你别担心,你妈的伤不重,只是皮外伤,及时包扎一下,连疤都不会留下。”上官力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扫了四周一眼,突然觉得少了一个人,脸色一变,急声问道:“老时呢,怎么没有看到老实?”

    “老时?”赵辰一惊,急声道:“快,时老中了那该死的一招,还在那砖头下压着。”

    上官力一眼便看了那倒蹋的墙壁,几步便冲了过去,将墙头丢开,冲算是露出了时金。

    “老时,你怎么样了?”

    “应该……还死不了,不过老骨头是断了两根,人老了,不中用了,连人家一招都没能挡下。”时金惨白着脸,满脸的苦笑,而他的声音也有些弱,显然这次受的伤是真的不轻。

    “时老,把这丹药服下吧,我保证你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如初。”赵辰拿出一枚手尖大小的丹药递到时金面前。

    “这是传说中的丹药啊?”时金接过丹药,闻了闻,一脸惊震的道:“等级好像还很高呢?这么珍贵,你送给我?”

    “再珍贵也是拿来救命的,留在身上不用,与一团泥巴又有什么区别嘛。”赵辰笑道:“而且我还有呢。”

    “真没看出,你居然还有如此好东西呢,那我就不客气了。”时金也啰嗦,将丹药丢进了嘴里,便闭了眼睛,运转功法吸收起药效来。

    “妈,你也吃一枚。”赵辰又拿出一枚递给纪英,纪英摇了摇头道:“你的伤比我重,你吃吧,我不需要。”

    “我当然要吃,这里还有呢。”赵辰说着,又从怀中拿出一枚来,见此,纪英这才接过丹药,吞了下去,然后与时金一样,就在坐下,运转功力,吸收药效了。

    “你怎么不吃?”上官力看着赵辰居然将丹药又放回了怀中,当即便好奇的问了起来。

    “我的伤不重,用不着。”赵辰笑了笑,好生的将丹药放进了怀中。

    赵辰丹上一共有着两种疗伤丹药,是王大年临走时给他炼制的,一种等级一般,用于治疗不是太重的伤,而另一种则是治疗重伤,甚至是濒死的情况。

    而赵辰刚才拿出来给纪英和时金的是后一种丹药,这种丹药的级别已经超过了玄境颠峰,不但炼制非常难,同时所需要的药材也非常珍贵,要不是之前他们在缅国得到一批药材,根本就没有药材炼丹。

    而这种丹药,赵辰身上一共也就四枚,而郑良瑜身上也就两枚,每一枚都代表着一条命,平时他根本舍不得吃,如果纪英不是他妈,而时金不是为了他们才受如此重伤,他是绝对舍不得拿这种丹药给他们的。

    “你这小子,丹药再珍贵,那也没命重要啊!”上官力看着赵辰那一副守财奴的样子,苦笑不得。

    “嘿嘿……”赵辰笑了笑,还是没有将丹药拿出来。

    “吃这个吧!”郑良瑜又将两枚低等级的疗伤丹药递到赵辰面前,她知道纪英他们服下的丹药有多珍贵,知道好就算将身上那两枚丹药拿出来,赵辰也不会服用,所以就直接拿了低级的。

    “不用,这东西对我的作用不大,一会儿找个地方修炼一晚我就会好。”赵辰摇了摇头,看向了旁边捂着胸膛,脸色惨白站在那里,表情无比复杂看着他们的加福思。

    “原来你才是战皇,上官力,你隐藏得可真深,所有人都以为你只是战王,却不想你居然是战王,现在你到这里来了,科恩他们都落到你手上了吧?”

    加福思心中却是很复杂,原本他来是查看纪英这个战皇,可今天一交手,发现纪英根本不是什么战皇,只不过是一个战王,搞了一个大乌龙,他刚松了一口气,却不想真冒出一个战皇来,而这个人居然是上官力,且上官力趁着他将注意力全都放在赵辰他们身上时,一击就将他击成重伤,更是被纪英趁机一阵狠击,让得他是伤上加伤,现在估计连三成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此时他是又恨,又悔,又怨,又担心,恨上官力出手将他偷袭成重伤;悔自己没有将情况弄清楚就贸然出手,使得计划失败;怨那自是科恩没有将情况弄明白,使得他陷入此危险;担心那自然是上官力趁机杀了他。

    以他现在的情况,上官力如果要杀他,他根本就没有办法逃掉,这也是为什么刚才上官力他们根本没有理会他就直接跑去救时金,因为上官力有信心在他逃跑时将他击杀,而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根本就没有逃跑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