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节 丹尼的特殊爱好

    “算了,如果光是谷柔妹妹,看看倒没什么,可里面有着良瑜,要是让她知道,非得切了我不可。”赵辰摇了摇头,准备进房间换一件衣服。

    “你这是怎么了?”洪青凤也从一个房间中走了出来,看到那像落汤鸡一般的赵辰,脸上闪过一抹诧异,然后目光看向了背后传来水声和两女嘻笑声的浴室:“你不会是想和她们洗鸳鸯浴被赶出来了吧。”

    赵辰一撇嘴道:“什么叫赶出来,是我看到她们是女人,所以主动让她们。”

    “是吗?”洪青凤脸上露出一抹谑戏之色,伸了一个懒腰,道:“坐了一天的飞机,真累人,我也去洗个澡,放松了下。”

    说着,洪青凤便向着浴室走了过去,见此,赵辰赶紧躲进自己的房间,以免殃及池鱼。

    果然,洪青凤刚将浴室门一拉开,哗啦一盆水便泼了过来,尖得洪青凤一声尖叫。

    “瑜姐姐,是青凤,弄错了。”谷柔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淋成落汤鸡的洪青凤,小嘴张得老大。

    郑良瑜原本以为是赵辰,结果没想到居然是洪青凤,也是一脸尴尬,拿着盆子举足无措。

    “好哇,你敢用水泼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洪青凤一声尖叫,直接就跳进那宽大的浴缸,拿过一个小瓢舀起一瓢水便向郑良瑜泼了过去。

    “该死,你敢泼我,你死定了。”郑良瑜大怒,拿着手中的盆子冲进浴缸舀起水就疯狂的泼向洪青凤,而洪青凤自然也不示弱,立即反击。

    两女战得激烈,水花四射,旁边的谷柔很快遭到波及,眼看两女玩女欢快,她也加入其中,一时之间,三女在浴室之中玩得不亦乐呼。

    赵辰太了解郑良瑜,这丫头从小就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不管做什么都会防范未于然,哪怕是她洗澡时,也绝对会有防备,哪个敢钻进去,绝对要倒大霉。

    一看洪青凤被泼成落汤鸡,赵辰脸上立即就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而随着三女大战的欢快声从浴室之中传来时,他的脑子中也连想翩翩,幻想着三女全身湿透,露出那半透明玉体在里面跳来跳去嘻笑的诱人情形。

    想着,赵辰的口水都快留出来,下意识的便走向浴室门口,准备去欣赏一下那难得的风光,却不想他还未到门口,浴室大门便砰的一声关上。

    “算了,不打扰她们了。”赵辰一脸郁闷的摇了摇头,看着湿透的身上“还是先去找件衣服换了吧。”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突然传来,赵辰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过去将门大打开。

    “赵辰,真是你们。”丹尼满脸惊喜的看着赵辰道:“刚才宗副堂主说有四个从龙国来的人,其中有一个与小姐长得非常像,我猜就是你,否则哪可能有那么多人与小姐长得相似。”

    “赵辰,上次的事情实在对不起,小姐找到了我们,而小姐当时也受了伤,还有人在追杀我们,我们也不敢再留,只能先离开了。”乔有些歉意的看着赵辰。

    “没事,都进来坐吧。”赵辰笑着后退了一步,让开路,等众人进来了,他才看向哈里问道:“上次的伤没事了吧?”

    “谢谢,已经没事了。”哈里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说了便再不开口,不过他看向赵辰的目光却充满了感激,如果上次不是赵辰他们帮助,他根本就不可能活着离开缅国。

    众人坐下,赵辰给大家倒上红酒,便聊了起来。

    至此赵辰才知道,上次乔他们虽然离开了,但一路上也并不顺利,黑鹰的杀手一路追杀他们,虽然他们前往缅国时就留有一些后手,但也差点死在黑鹰的手上。

    “咦,浴室里的声音怎么传出来了,这几个房间的隔音效果都非常好啊。”丹尼好看奇的看向浴室,一下子便看到门上那条被银月击出的缝,吃惊道:“那门上怎么多了一条口子,这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天天都有人负责打理的吗?”

    “肯定是打理这里的服务员又偷懒。”乔沉着脸道:“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住在这里的都是我们青华帮最尊贵的客人,怎么能用一个破门来招待他们,这太丢我青华帮的脸了。”

    “这不怪他们……”

    看众人都疑惑的看着自己,赵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这是我刚才不小心弄破了的。”

    “你怎么会将浴室的门给破坏了?”乔以为赵辰是不忍心服务员受罚,才如此说的,当即解释道:“赵辰,你不必如此,每个地方都有规矩,今天你不计较,但并不表示别人也不计较,能住进这里的都是我青华帮尊贵的客人,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问题。”

    “真是我刚才不小心的弄起的。”赵辰再次说道:“与服务员根本没有关系。”

    “真是你?”乔看着赵辰,脸上充满了疑惑,显然还是不太相信,谁没事会跑去将门弄个口子。

    丹尼也看着赵辰,突然他的目光发现赵辰包里有一个银色的东西在闪光,虽然两者离着还有一段距离,但丹尼一眼便看出那东西的锋利。

    再看看浴室大门,丹尼嘴一下子张得老大,吃惊的看着赵辰道:“你该不会是故意弄一个口子,想偷窥里面的三位女士吧?”

    此言一出,乔和哈里以及凯文四人看向赵辰的目光都变得无比的震惊和怪异,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赵辰居然会干出如此事情来。

    赵辰此时也是尴尬无比,张了张嘴,想解释一翻,可他实在找不到解释的借口,那浴室的大门上弄一条口子,除了偷窥里面洗澡的人之外,还能有什么用?

    总不能说自己抱郑良瑜进去想洗鸳鸯浴,结果被人家打出来,所以门上弄出了一条口子,如果真说出来,不比偷窥少丢脸。

    “没想到赵辰也有如此嗜好,我总算是找到一个同伴了。”丹尼移到赵辰身边坐下,把着赵辰的肩膀,满脸淫笑的道:“等天黑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过足瘾。”

    闻言,赵辰满头黑线,连忙说道:“我只看自己的女人,不喜欢看别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