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5节 蒋心国找上门

    “辰哥哥,你伤到哪里了?”谷柔一听赵辰受了伤,脸色大变,紧张得都快哭出来了,洪青凤也是脸色一变,急声问道:“走,我送你去医院。”

    “别急,一点皮外伤,根本不算什么。”赵辰看三女那一脸的紧张,赶紧将衣服拉开,露出里面的伤口。

    虽然赵辰的伤口还在流血,那腥红的血肉无比碜人,不过郑良瑜却松了一口气,特战队受伤是常有的事情,赵辰这即没伤到内脏,又没有伤到骨头,在她看来根本不管什么。

    可这伤落到谷柔和洪青凤两人的眼中却不一样了,尤其是谷柔,哪里见过如此大的伤口,当即一声惊尖,眼泪如断线的珍珠往下掉,拉着赵辰便往车子边跑:“辰哥哥,你忍着点,我现在就开车送你去医院。”

    “谷柔妹妹,我真的没事。”看着谷柔那伤心的样子,赵辰也一阵心疼,赶紧将她拉住。

    “那么大的伤口,流了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没事。”谷柔泪眼婆娑,根本不听赵辰的解释,拉着他继续往车子走。

    “我来开车。”洪青凤也跑向车子。

    看着两女那紧张的样子,赵辰苦笑不得。

    郑良瑜看着因为赵辰而紧张的洪青凤与谷柔,心中突然涌现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是吃醋,是一种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的感觉。

    看着赵辰似乎还想劝说两女,郑良瑜突然开口道:“去包扎一下吧,免得她们两人担心,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好吧,这里就交给你了。”赵辰点了点头,钻进了车子,与洪青凤她们一起离开了。

    赵辰一走,大批的警察便赶了过来,同时,周围被爆炸惊动的群众也都赶了过来,但他们还未靠近,便被那些警察给拦在住了。

    对于众人对刚才爆炸的疑惑,警察早有准备,对大家说是在对这些旧房进行爆破,反正市里对这个地方也计划在近期爆破。

    虽然民众都很疑惑,但很快便来了大群的爆破专家,给剩下的楼房安装炸药,如此一来,民众即便再有疑惑,也找不到话可说。

    至于那些尸体,面表的已经被先赶到的警察给秘密弄走了,至于埋在楼下的,等其它的旧楼爆破完了,便会有警察立即进行清理,这些事情赵辰早就与各方联系好了,否则他也不敢有如此大的胆子。

    而且以他现在在鼎阳的关系网,要做到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反正一句话,他在将那些古武者灭了之后,剩下的烂摊子有人帮他收拾,不必要他操心。

    郑良瑜守在这里等警察将露在外边的尸体弄走之后,便将这里交给了赶来的许林波和何胜,她也离开了。

    “听说你受伤了,伤得重吗?”端木成看着赵辰,脸上带着浓浓的关爱之色。

    “没事,一点皮外伤。”赵辰呵呵一笑,便坐到了椅子上,更是对着与他一起来的三女道:“站着干什么,成叔又不是外人。”

    “哈哈……”端木成哈哈一笑,等三女坐下后,他的脸色一肃,看着赵辰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带着谷柔她们在国内四处转转,拜访一些古武世家,然后前往美国。”赵辰笑道:“我现在可不放心将她们留在这里,这两天打我身边人主意的行动可不止一两次,要是留在这里出点什么,我得后悔死。”

    赵辰在说这话时,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可端木成却是脸色一变,急声道:“你这次杀了他们百多人,已经让他们的损失惨重,再对他们出手,非得让他们发疯不可,小心将他们逼急了,派出地境武者追杀你。”

    “成叔你就放心,我有分寸,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无法与幻海宫、阴阳宗对抗,特战队的实力也远远不足,只要他们的不主动来惹我,我是不会去惹他们的。”赵辰笑道:“最多我就是将他们的枝枝桠桠给砍掉,让他们成为孤家寡人。”

    闻言,端木成紧皱着眉头,道:“他们也不是傻子,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干的。”

    “那又怎么样,我在乎的人都在我身边,我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们要对付我,也得先找我才行。”赵辰笑道:“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干的,这全都是他们逼我的,他们如果守约定,不打扰我身边的人,我又怎么会如此对付他们。”

    “好了,不说这事了。”赵辰一摆手,笑道:“我可是特意来感谢成叔你的,明天我就要和她们离开鼎阳了,不知道多久才会回来,成叔你怎么都得请我吃一顿饭吧。”

    “你小子。”端木成哭笑不得:“你来感谢我,反而要让我请你吃饭。”

    谷柔和洪青凤两女也是忍俊不住,捂着嘴偷笑,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郑良瑜嘴角都微微上翘了。

    “大不了我请你,你付钱。”赵辰道:“其实我是为了成叔你着想,怎么说你也是我们长辈,我们这些晚辈来你这里,你这个大厅长不请我们吃饭,反而让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的小辈请你,让别人知道,那不笑话你小气。”

    “你这小子,什么便宜都被你占光了。”端木成摇了摇头,道:“走吧,我请你们吃饭。”

    饭是在公安厅的食堂吃的,赵辰陪着端木成喝了两杯酒,半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当他们出来时,何胜突然跑过来,急声道:“蒋省长来了。”

    “他怎么来了?”端木成一皱眉,不过想想他也释然,蒋家是这里的土皇帝,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他们的人,哪怕是他的公安厅,也必定少不了他的人,赵辰过来又没有刻意隐瞒,他知道很正常。

    “他应该是为你来的。”端木成看向赵辰。

    赵辰脸色一沉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可刚走两步,背后便传来蒋心国的声音:“赵辰,我想跟你谈谈。”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赵辰看向蒋心国,脸色很是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