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2节 各方齐聚三

    此时看到大厅里的人,端木成和何庆国早就知道赵辰的人际关系,倒也没有吃惊,可王总却是震惊不已,虽然这里面的人在鼎阳都不是顶级人物,但也绝不是一般人物。

    孙英丽等不用说,全都是鼎阳或是省上的实权人物,每一个都位高权重,要想在鼎阳发展好,就少不了他们的支持。

    至于几个商人,同样不弱,楚东博那是身价百亿以上的大富豪,在鼎阳比他有钱的人虽然有,但也不多,这里最弱的应该就是曹元延了,他的身价不多,也就十几亿,但有一个问题是,他是经营高档药材的,还有一些独门秘方。

    有权有势的人最怕什么,不就是生老病死吗?

    生了病,那你就得痛苦,有再多钱也无用,而死了,那就更不用说了,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经营药材的人是能与这些有钱人打交道的,尤其是现在所有人都想找野生药材,所以,曹元延虽然身价不多,但关系网绝对是最广的,鼎阳八成以上有权有势者都与他有着秘切的关系,甚至外省的一些权势者也与他有关系,就连云志那等人物都与他关系秘切,就可想而知了。

    “那……那是大丰集团董事长云志的夫人?”王总突然惊骇的站住了,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大鸭蛋。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侄儿与云志关系好得很,经常跑到他家里去吃饭。”端木成笑道:“要不是紧近云志出了国,他就亲自来了。”

    “我的天啦。”王总几乎晕过去,云志家是能随便去吃饭的吗,全南锡省,恐怕就连几个排名靠后一些的省委常委也未必可能。

    突然,王总一把抓住端木成的手,双眼汪汪的看着端木成道:“端木兄,你告诉我,你这侄儿到底是干什么的,它里燕京哪家的公子?”

    “不可说也。”端木成哈哈一笑,向前走去,留下一脸幽怨的王总,然后王总又一把抓住何庆国道:“何兄,你一定知道吧!”

    “不能说也。”何庆国也哈哈一笑,跟着端木成一起走了。

    “这一趟可谓是千值万值啊。”虽然没有得到赵辰的身份,但王总却没有一点沮丧,反而一脸的兴奋,端木成他们越是不说,那这身份就不寻常,与这种人交上关系,不知道多少人想却没有办法。

    “现在时间还早,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人来呢?”王总心中充满了期待。

    端木成他们一走,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许林波便走了上来,将一个盒子递给谷柔:“祝谷柔小姐越来越年青漂亮。”

    “许队,你怎么还带东西来,这可就太见外了。”赵辰笑道。

    “我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老婆前两天正好绣了一幅画,我就给拿过来了,希望你们不要嫌弃。”许林波脸色有些发红,表情也有些紧张。

    他是赵辰亲自打电话请来的,原本以为就向之前一样,也就一些二代和赵辰的朋友,也没觉得怎么样,且赵辰与端木成他们关系好,与他交上关系,对以后的事业大有好处,也就来了。

    可谁能想到,刚到楼下,便看到前来的厅长和副厅长,他立即上前打招呼,结果何庆国一问,他才知道原本厅长他们也是来参加赵辰女朋友的生日宴会,虽然他以前也见过厅长,且还经常见到,可真与厅长一起,他还是第一次,与这样的大人物一起去参加生日宴会,他的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压力。

    可到了这里,他才知道,原来这个生日宴会根本不像他想像中几个朋友,几个二代过过,还来了一群大人物,许林波毕竟只是一个刑侦队长,一下子见如此多的大人物,还是与他们参加同一个宴会,心中的紧张就不言而喻了。

    “嫌弃什么,大家都是朋友,哪需要讲究这么多,一会儿我们得好好喝两杯。”赵辰哈哈一笑,谷柔立即接过盒子。

    “没问题。”许林波爽快的答应下来。

    “我没来晚吧?”一个爽朗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一个全身散发着铁血气息的男子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现在时间还早呢。”赵辰笑着迎了上去。

    “就等你了。”大厅里的端木成一听到门外的声音,立即站了起来,笑道。

    “端木兄也到了,实在不好意思,最近事情有些多,我是紧赶慢赶,路上还闯了两个红灯这才赶到,结果还是晚了一点。”金宇爽快的笑道,随即从身后一位大校手中接过一个盒子递给谷柔手道:“祝谷柔越长越漂亮,越来越年轻。”

    “谢谢金大哥。”

    “说谢可就见外了,要说谢,那也是我对赵辰说。”金宇笑道:“好了,你们年轻人聊,好久没见端木了,我去和他喝两杯。”

    “祝你生日快乐。”陈林也笑着向谷柔递上一个盒子,他是金宇的心腹,之前还是上校,赵辰遇到麻烦都是他出面帮衬,不过他的运气也不错,金宇在赵辰的帮助下当上了省军区的司令,他也成了大校,接了金宇的班,当上了省军区的参谋长。

    眼看该来的都来了,赵辰也不用在门口等着,对着陈林道:“走,我们去喝一杯。”

    “好。”陈林点头,与赵辰一起走了过去。

    “辰哥……”

    赵辰一走过去,正围在一起的一群二代人立即便站了起来。

    “这位是陈林参谋长,这些都是自家兄弟,想必你们很多都认识,我就不一一介绍了。”赵辰自桌子上拿起一杯酒举起来道:“来,我们一起喝一杯,愿我们的兄弟情天长地久。”

    “好。”众人都举起了酒杯,就连谷柔也与大家一起喝了一杯,不过一杯酒下肚,谷柔便悄脸通红,就像打上了粉,双眼也有些醉眼迷离,非常的可爱。

    “谷柔,你没事吧。”旁边的郑良瑜与周冰立即放下酒杯,将谷柔扶住。

    “我没事,就是太高兴。”谷柔推开周冰与郑良瑜,双眼迷离的看着赵辰道:“辰哥哥,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