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6节 败

    “死……”

    赵辰还未站稳,周秋成的身影又出现在了赵辰的面前,一道腿影带起凌厉的劲风向着他扫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击得手的邬阳成也再次挥着拳头向他击了过来,且这一拳与刚才一样,又是直接对准他的脑袋,在玄境颠峰高手那强大的攻击力,就算是玄境颠峰武者,也根本承受不起这一击。

    情况非常紧急,虽然赵辰手中有关大火力的机枪,但机枪的体积太大,在这种近身肉博之下,不但起不到多大的帮助,反而还有妨碍。

    “给我滚。”

    情急之下,赵辰将手中的机枪向着邬阳成丢了过去,右手成拳,对着周秋成扫来的腿影击了过去。

    “碰”

    机枪首先到邬阳成的面前,不过他的反应非常的快,直接一拳就将其给砸飞出去,不过那机枪上带起的巨大力道也让得他后退了一步。

    下一刻,赵辰的拳头也击在了周秋成的腿上,两者一触即分,两人谁都没有讨到好,赵辰一连退了四五步才停下,拳头也传来阵阵疼痛。

    而周秋成更是退了六七步才稳住,那刚才与赵辰对击的腿此时站在地上,明显没有怎么使力。

    “原来你已经达到了玄境颠峰,难怪上次为了你,周洪他们几个老不死的居然敢私自调兵到我们宗门,如此天赋确实值得他们如此。”周秋成也面色阴沉的看着赵辰道:“不过你天赋再好,也不过初进玄境颠峰,今天也必死。”

    “小杂种,年纪青青说噬杀成性,以后必成我古武界的祸害,今日我代表古武界除了你祸患。”邬阳成目光阴森,就像一条蛇毒般冷冷的看着赵辰:“为那些死在你手上的人讨回一个公道。”

    “代表古武界?就你也佩代表古武界?”赵辰笑着看向邬阳成:“而且你也没那个实力帮别人讨回公道,说不定今天之后,还要别人来帮你讨公道了。”

    “找死……”

    邬阳成大怒,内劲一提,向着赵辰便冲了过来,与此同时,周秋成也动了,与邬成阳两人一前一后夹击赵辰。

    “老不要脸的,以为两人围攻我,我就怕你们了?”赵辰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身体一影,化为一道残影,瞬间便到邬阳成的面前,一拳对着其便击了过去。

    “砰……”

    邬阳成早就防备着赵辰,一看赵辰冲向自己,立即便挥出一拳,对击了过去。

    两个拳头都快若闪电,一瞬间便相遇在一起。

    然就在两个拳头相遇的瞬间,赵辰拳头之上突然现在一道凌厉的光茫。

    “不好。”邬阳成脸色大变,想收回拳头,可已经来不及了。

    “砰……”

    拳拳相对,赵辰手上那道光茫瞬间便破开邬阳成拳头上的护体内劲,刺了进去,而在这一瞬间,邬阳成全身一颤,气势骤然一弱,就要往后退。

    “你还退得了吗?”赵辰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拳头一挑,一篷鲜血自邬阳成的拳头上飞出,连带着一大块肉。

    “啊……”

    邬阳成忍不住一声惨叫,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那与赵辰对击的拳头也变得鲜血凌厉,半边拳头都消失不见,剩下一个正鲜血如注的大缺口,而在赵辰的拳头上,中指与无名指之间不知何时多了枚夹着的小飞刀。

    这一击,等于是废了邬成阳的一只手。

    可赵辰并未就此收手,拳头再次向着邬阳成击了过去,吃了一次亏,邬阳成哪敢再接赵辰这一拳,只得迅速后退。

    可赵辰却得势不饶人,一击未中,紧追不放。

    “小杂种,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断。”邬阳成赤红着双眼,怒不可揭,他还从赤没有吃这么大的亏,一只拳头被废,以后他的实力至少要弱了两成,这对于武者来说,可是生死大仇啊。

    “就凭你现在,你觉得你有那个能力吗?”赵辰冷笑着,手上的攻击一点都没有放慢,两个拳头带着道道劲风,不断的轰击向邬阳成,逼得邬阳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只得迅速的后退,哪怕他想挥拳或是抬腿攻击赵辰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两者距离太近,只要他稍微有一点迟疑,赵辰的拳头便会击在他的身上。

    如果光是拳头还好说,大不了挨上一下,到时他完全可以趁机再还赵辰一下,他也不会吃多少亏。

    可问题在于赵辰拳头上夹着的那柄小飞刀,那刀子能轻易破除护体内劲,完全可以显示出它的锋利,如果再着上这么一下,尤其是被它击中胸膛,就算不死,老命也得丢掉半条。

    所以邬阳成不敢赌,他可是幻海宫的长老,地位崇高,不出意外,以他的实力,无病无灾活过一百岁完全没有问题,与赵辰换命太不划算,且就算给赵辰一击,也要不了赵辰的命。

    邬阳成瞬间被赵辰重伤,更是被逼得连连后退,一点反抗之力都做不出,这让赵辰后方的周秋成大为吃惊,同时,对赵辰也更加的小心。

    虽然此时他也紧跟赵辰身后对其穷追不舍,可赵辰他们的速度太快,他也根本追之不上,使终与赵辰差距着三米的样子,虽然这点距离对于玄境颠峰武者来说连一眨眼的功法都不到,可此时在周秋成的眼中,却成了天边,眼看在前,可不管他如何追,就是追不上。

    “小杂种,你给我等着,我发誓,不但要将你碎尸万断,挫骨扬灰,你世俗界的亲人朋友,我也必将灭其满门……”

    脸色一沉,一股森然的杀机自赵辰的眼中暴发出来,语气更是像从九幽之中传来一般:“今天你要是活着从这里离开,我就不叫赵辰!”

    “哈哈,小杂种,你想杀我还不够格,我要离开,没人能拦得了,你给我等着,我不但要将你所有朋友杀光,听说你还有几个女人,我会将她们全部抓住,你放心,我不会杀了她们,我会先将她们好好玩弄一翻,然后将她们卖到南非那些最低级的地方,让那些最低级,最粗鲁的黑鬼去操她们……”

    “老杂种,心思如此歹毒,留你在这世上也是一个祸害,给我去死吧。”一声娇喝骤然自楼道口窜出,下一刻,郑良瑜和洪青凤两人便一窜而出,直接端起枪,对着邬阳成抠动了板机。

    “不好。”邬阳成脸色大变,就要向旁边躲闪,可惜此时他离楼道口只有不到五米,如此的的距离,根本没有给他躲闪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