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7节 再见金宇

    “金哥你怎么亲自來了”赵辰立即走过來笑道:“你现在可是大司令就为押这么一个犯人亲自跑一趟也太掉价了”

    “我这个司令怎么來的我心中清楚”金宇笑着走到赵辰的面前道:“原本听说你回來还想好好谢谢你可沒想到这又出事了等你回來老哥再请你”

    “喝酒吃饭可以不过这感谢就算了我也沒有帮你什么完全是你这些年的努力”赵辰笑道:“至于以后怎么样还得看金哥你自己”

    “放心我绝对不会给兄弟你丢脸”金宇点头他心中清楚如果沒有赵辰帮他说话以及一系列的布置尤其是金三角那场大胜仗他想拿下这个司令的位置根本不可能更不可能成为少将

    少将那是每个军人梦寐以求的因为少将是正宗的将军军人的最高荣誉与以前的大校完全处于不同层次

    就拿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大校退休之后军衔就立即注销以后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再喊他某某大校因为他已经沒有军衔了

    可将级则不同哪怕退休之后将级军衔也不会被注销只要不犯错误哪怕退休也是少将人家也可得喊他将军低于他军衔的军人在见到他之后也得敬礼

    这就是将官与校官的最大区别也是为什么所有军人都想成为将官的原因那是军人的最高荣誉

    因为时间紧迫赵辰与金宇沒聊几句便将武者和尸体一起弄上直升机走了赵辰与王大年两人也与金宇一起上了飞机

    “报告首长飞机已达指定地点可以下跳”一名士官向着正与赵辰聊天的金宇报告道

    “金哥我就走了王哥就交给你了他可千万不能有事否则我们谁都承担不起责任”赵辰站起來笑看着金宇

    本來王大年也要与赵辰一起金麟的不过被赵辰拒绝了这次过去是抓人王大年不擅长打斗去了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再说现在的王大年可是宝贝得很为了他的安全四大特战组的组长以及军委的一个实权副主席都给赵辰打了电话让他无论如何都要确保王大年的安全

    龙国的特战队想继续有所建树就少不了王大年炼制的丹药一但沒有他的丹药特战队的实力就将停滞不前

    虽然王大年现在根本不是特战队员但他却愿意给特战队炼制丹药就这一点已经足够了甚至在军委和国家的高层眼中王大年的重要性甚至比赵辰这个军神还要重要得多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国家利用赵辰他们缴获的大卫改装的枪支和子弹制造出新子弹后便立即给王大年送了过來的原因

    而赵辰做为一个特战队长自然也明白王大年对国家的重要性同时做为一个朋友他也不允许王大年出现危险

    “你小子把我当成任何了”王大年哭笑不得的看着赵辰道:“我怎么说也是玄境中阶的武者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

    “嘿嘿……”赵辰笑了笑金宇也笑道:“我军区也不是游乐场公园不是谁想进便能进的就算子弹奈何不了我还有火箭炮火箭炮不行我还有导弹我就不信有人连导弹都奈何不了”

    “如此我就放心了”赵辰一点头拉开车门往下看了一眼便直接跳了下去

    飞机下边便是一座高楼两者距离不到十米赵辰轻易便在楼顶站稳随即对着飞机上探头出來看向他的王大年与金宇做了一个手势转身便向楼下跑去

    高楼就在鼎阳市飞机场旁边这次为了尽快让赵辰和郑良瑜两人赶到金麟以勉强两凶犯跑掉端木成特别与航空部门交涉调了一架飞机送他们过去

    两分钟后赵辰便到了机场大门口早就在此时等候的端木成等人立即便走了上來郑良瑜更是急声问道:“沒事吧”

    “沒事”

    “沒事就好”端木成点头将旁边一名四十多岁的身着黑色西服的气势十足的男子介绍给赵辰道:“这位是航空部门的副总余先生这些就由他们派飞机送你们到金麟”

    “余先生好”赵辰向着余副总礼貌的伸出了手

    “赵先生好”余副总伸出与赵辰握了手客气的道:“飞机已经准备好就等你了”

    “麻烦余先生了”赵辰点头与端木成等人向着里面走了过去

    路上端木成给赵辰说了一下情况当赵辰听到对方仅抢走了被自己杀掉的吴东林的尸体后一股无法言语的自责在心中升起

    既然对方只抢走了吴东林的尸体就必定是吴家人如果当初自己不将吴东林的尸体放到公安局吴家人自然也不会冲击公安局造成如此大的伤亡

    看着赵辰脸上的表情郑良瑜知道赵辰心中所想安慰道:“这与你无关那吴东林來刺杀你你杀他沒有错尸体在那种情况下放在公安局也沒有错且你也特别提醒了他们不能泄露消息如果真要怪也只能怪那泄露消息者”

    “良瑜说的不错这件事你沒有错我已经让那边调查是谁泄露的消息”端木成也沉声道:“至于那两个吴家人根据金麟传來的照片我们已经查到是吴家家主吴森与其子吴强两人分别是吴东林的爷爷与父亲吴森乃是玄境高阶武者而吴强则是玄境中阶以吴森的实力徒手抓住手枪子弹并不算什么你们这次过去只要发现他们死活不论”

    “明白”赵辰点了点头几人在说话中已经到了一架小型客机前赵辰与郑良瑜两人沒再说什么直接上了飞机

    “蒋少不好了……”一名青年满脸惊慌的跑到蒋林面前

    正与周中雄喝酒的蒋林微微一皱眉看向青年道:“慌什么慌你好歹也是厅级干部的公子一点都沉不住气哪有一点高官之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