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1节 相互算计

    看着蒋林的背影,周中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别看他们是表兄弟,可两人却不是一个姓,更不是一家人,可谓是各为其主。

    这次他来时,家里就告诉过他,不管周惠红的死最终结果是什么,周蒋两家都将分道扬镳,所以,在处理这件事情上,一切将周家的利益摆在最前面,至于蒋家,完全可以不管。

    对于赵辰这种人,周家很不愿意惹,但谁叫他是蒋心国当年的儿子,因为周蒋两家是亲家的关系,使得他们也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大敌,对此,周家对蒋心国和蒋震盛两人都痛恨不已。

    当年蒋震盛可是答应周家,会将那女生和两个孩子处理掉,绝对不会留有丝毫的问题,也正是因为这样,周家最终才答应将周惠红嫁给蒋心国。

    而这么二十多年过去,那个女生与两个孩子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周家也以为蒋家确实将他们给处理了,所以几乎将这件事给忘了。

    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儿子,更要命的是那孩子还成了东方神剑的队长,龙国最年轻的将军,被称为军神,更是东方神剑培养的未来接班人,如此多的称号集他于一身,可想这个人的份量在龙国有多重,当周家高层最初从周惠红那里得到消息,自己家族莫名其妙的就多了如此一个大敌后,周家现在的主事者差点没气吐血,他们更是一直瞒着周江,生怕将其气出个好歹来。

    毕竟周江曾经是副国级高官,人脉不是一般的广,哪怕他现在退了,对周家也是一大助力,一但没了他,哪怕周家现在还有两位部级高官,在气势上都会弱下好几级。

    但对于蒋家当年没有将事情处理好,留下如此大一个敌人,周家对蒋家也彻底的恨上了,只不过之前考虑到周惠红还在蒋家,所以周家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

    可现在维系两家关系的周惠红死了,周家也再没了顾忌,至于蒋林,他毕竟姓蒋,是蒋家的人,而不是周家的人。

    之前周家没有动赵辰动手,一是赵辰行踪不定,二是赵辰特战队长的身份,让他们不敢轻易出手,否则一但失败,让赵辰知道,对他们报复。

    哪怕就是现在,周家虽然很想杀了赵辰,可也不敢轻易出手,毕竟当年赵辰他们母子三人被蒋家逼迫,其中也有着周家逼迫蒋家在里面,不保证赵辰知道后不报复周家重生——毒眼魔医。

    对于这些大家族来说,哪怕是一丁点隐患也要消除在萌芽状态。

    现在蒋林自己提出来,周中雄自然乐在其中,成功了,周家也清除了一个隐患,失败了,这事是蒋林干出来的,也与他周家没有关系。

    ………

    金麟市公安局。

    随着几大黑帮被赵辰灭掉之后,再加上前几天赵辰回来的大开杀戒,连新市长的儿子古玉和一干手下都给抓了,让得整个金麟的混混们一下子安静了不少,而这直接的效果就是各种事件少了,警察们也轻松了,就连平时忙得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的刑警们,最近也有时间坐在办公室喝喝小茶。

    “老冯,看什么呢,吃饭了。”陆林波走过刑警办公室时,特意看了一眼,看到刑警队长冯勇正拿着一把书看,便笑着走了进去。

    “时间还过得真快。”冯 勇放下书看了看时间,便将书放在桌子上,对着办公室众人道:“都吃饭去,吃了饭我们再讨论一下城南那个死尸案,以前周冰在时,我们从来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她这才走,我们就留下这么一个案子,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还说我们这么大一群男人不如一个女人呢。”

    “冯队说的对,反正最近也有时间,我打算再到现场看看,说不定就能找出点什么线索来。”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刑警说道。

    “这两天我和李辉也在考虑这个案子,也有了一点想法,一会儿大家听听,也帮着看看思路对不对。”何强也笑道。

    “不错啊,这个案子我们想破脑袋都没找到思路,你们居然有了想法,不愧跟着周队两年多。”一个老刑警笑道。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只要我能帮到的,绝对没有二话。”陆林波笑道:“无论如何,一定得将这个案子破了,怎么说我们也是罗局带出来的,他这才走几个月我们就开始累积陈案,确实说不过去,等你们破了这个案子,我请大家喝酒。”

    “那我们得加把劲,尽快把这个案子破了……”

    “机会难得,我们要好好宰陆队一顿……”

    “对,让他狠狠的出血……”

    众刑警哈哈大笑,至从上次赵辰请大家一起吃了饭之后,陆林波与刑警队的关系就越发的好,因为他明白,赵辰那是手眼通天之人,而自己与他关没有多少关系,但刑警队就不同,刑警队是周冰以前所在之处,赵辰也与刑警队的人最为熟悉,与刑警队混熟了,有一半就与赵辰混熟了,以后遇到什么事,要请赵辰帮忙有着刑警队的人帮忙说一两句,成功的机会也会大很多。

    “你们一个个的家伙,看来我这次不出血都不行了。”陆林波笑道:“反正最近身体不是太好,老婆都已经叫我戒烟好几次了,从明天起我就不抽烟了。”

    “看到没,陆队这次可是下了血本,我们要是不尽快将此案子破了,都不好意思了。”冯勇笑道:“走,吃饭去,吃了饭我们就好好研究一下那个案子。”

    一群人出了办公室。

    刚走办公大楼,一辆飞驰的汽车就像脱缰的野马一般,突然冲进公安局大门,在一声尖锐的急刹车中,停在了办公大楼前的楼梯前。

    “有事。”

    致于警察的敏感,正准备走向食堂的冯勇等人骤然停了下来看向车子。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和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从车中下来,两人脸色者无比的阴沉,眼中带着凌厉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