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5节 大胆的市长公子

    当他知道谷柔要出钱新建孤儿院,却又不知道该找谁时,他主动跑来将此工程包了下来,且费用他甚至没有赚一分钱,完全是以成本价开出给谷柔的,这一切都仅是和赵辰他们将关系走得更近。

    而为了工程不出质量问题,所有的材料、设计、人工等全都是他亲力亲为,而在有人提出要承包建材,哪怕知道对方的背景,他都拒绝了,因为他明白,一但孤儿院出了质量问题,他与赵辰的关系不但保持不下去,他还要倒大霉。

    赵辰是谁,那可是将前任市长都给弄下台的,那一次,整个金麟的政局几乎来了个大清洗,局以上的干部,就有好几位下了台。

    这种人物,他可得罪不起,同时,他也知道,那来找他麻烦的人也惹不起。

    因为那要承包工程建材的幕后老板是市长的儿子。

    原本市长一职一直是由谢逸兼任,不过经过上次暴乱之后,鼎阳市考虑到下方暴乱之后有很多事情要做,且长久让市委书记兼任市长也不是好事,很容易让金麟市成为谢逸的一言堂,所以,在赵辰他们走后不到一星期,上边便派了一名市长来。

    市长叫古松,近五十岁,听说在市里有些关系,所以为人很强势,一来便与谢逸斗得不可开交,可惜谢逸也不是好人,金麟在他手中掌握了几个月,早就被他经营成为铜墙铁壁,古松没有讨到一点好处。

    而古松这次来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他的家人,他老婆是一个科长,被他弄到了财政局,另外他还有一个儿子古玉,不过古玉却没有进入体制内,而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官二代,借着老子的官威生活。

    虽然他们来金麟只有一个多月,可古玉却在金麟拉起一帮混混,几乎拢断了金麟的建材市场,以前那些搞建材的,要么每月交钱给他,要么就隔三岔五的被砸或被各部门检查,好些都受不了,被逼关了门。

    如果古玉的建材质量过关,哪怕贵一点,大家也都忍了,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建材贵了,最终还不是要处在成本里,等房子卖出去后,那些钱还不是要买房者出。

    可古玉的建材都是以次充好,比如,他的沙石里面都有着很多的质杂,如果用来打混泥土,是很容易出问题的,且价格还比最高质量贵三分之一,建筑可不比其它,一但出了问题,那可是要死人的,而且那还不止死一两个,没有人能够承担起得这个责任,为此,一些建筑老板都到市政府反应,可有着古松这个市长在上面压着,下面的部门谁敢去查。

    市政府没有回应,工地没有建材就要停工,这个损失可不是一点大,所以,一些老板便直接从外地购买,可每当他们的车子进入金麟境内,不是遭到混子的袭击,就是被各部门检查,只要一查出问题,立即就会连人带货一起被扣。

    而运货这个事情,根本不可能查不出问题,光超载这一条,就没有一个货车司机跑得掉,因为现在的货车,不超载就根本没钱赚,而运送建材沙石的货车,又是超载中的领头大哥,哪经得起查的。

    原本那些建筑老板在市里都有着自己的一些关系,如果是以前,像超载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算事情,可现在有着古松这个市长在上面压着,他们那些关系根本不敢帮他们。

    如此一来,外面运不来材料,地本不敢买,不少建筑工地都因为没有材料而停了工。

    “我的另外两个工地也在半个月前停了工,因为这边赶工,我都将另外两个工地的材料转运到了这里,另外便是晚上偷偷从外地运一些回来。”金阳苦笑道:“可即便是这样,工地上最多再有两天,也会因为没有材料而停工。”

    “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不给我说啊。”谷柔急声道。

    “我不听说赵辰他外出还没回来嘛,跟你说你也解决不了,且吕院长也不让我说,怕给你们惹 麻烦。”金阳看着赵辰,如同看到救星一般道:“赵辰,你这次可真要帮帮我们了,要不然这金麟真的没法呆下去了,只要你帮我们将材料的问题解释了,这个工程我一分钱不收你的,全由我们本地的建筑商出钱来修这个孤儿院。”

    “你们没到鼎阳去反应情况?”赵辰沉声问道:“不会连鼎阳也不管吧?”

    “我们怎么可能没有去鼎阳反应,这可关系着我们的生死。”金阳苦笑道:“可古玉在鼎阳也有关系,听说他与一名副书记关系非常好,我们只见到一名副市长,那副市长说让我们回去待着,他们很快就会派人来调查这件事,可事情过去了半个月,根本没有一点音讯。”

    “而且上次去鼎阳市带头的两人现在都被抓了,说他们偷税漏税,现在根本没人敢再去鼎阳上访。”

    闻言,赵辰眼中闪过一抹阴霾之色,冷笑道:“别的地方我管不着,但在这金麟,谁敢乱来,我别怪我不客气。”

    “混蛋,你们敢打我们,我们可是古少的人,你们死定了,我们已经叫了警察,你们等着全部被抓进去吃牢饭吧。”一个混混阴霾着脸对着赵辰大声咆哮道。

    此言一出,金阳身后的工人都脸色大变,他们只不过普通工人,一听到警察,本能就产生了畏惧,一些人更是赶紧将手中的工具丢掉。

    “跑到我工地上来捣乱还敢嚣张。”赵辰冷笑一声,走过去,一脚便踢在其下巴上,那混混嘴里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刚才赵辰用石子袭击他们,因为不知道情况,所以他留了手,这些混混的伤并不重,等疼痛过去,便能起来行走,可现在知道了情况,知道了这些混混的可恶,赵辰哪还会留手。

    混混刚落地,赵辰便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脚踩在其后背,冷声道:“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再嚣张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