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0节 很傻很天真的谷柔

    “出去。”郑良瑜一声冷哼,赵辰不为所动,笑道:“现在社会很混乱,两位这么漂亮的美女如果没有一个男士保护,会很危险。”

    “你不走,我们走。”郑良瑜一声冷哼,拉着谷柔就要下车,不过谷柔却反将她拉住:“瑜姐,我们先回去再说吧,就算下车,他也会跟着我们。”

    郑良瑜愣了一下,对着赵辰冷哼一声,重新坐好。

    赵辰报了别墅的地址,司机便开动了车,在车上,赵辰几次试着与郑良瑜和谷柔说话,可两女都不理他,最后赵辰也觉得无趣,但没再说话。

    “不用找了。”赵辰将一张红色老人头丢给司机,飞快的下车,跑到后面将车门打开,殷勤的道:“两位美女,请下车。”

    “哼。”郑良瑜冷哼一声,劲直下了车,没有理会赵辰,而谷柔则看了一眼赵辰,也没有说话,被郑良瑜给拉着走了。

    关上车门,赵辰拿出钥匙,又飞快的跑去将别墅门打开,这个别墅还是当初从洪青凤手上买来的,虽然两人很少住,但这也是他们在此除了训练基地之外,唯一的住处。

    两女没有说话,郑良瑜一进门,就直接拉着谷柔进楼上的房间,赵辰本来想跟进去的,结果刚走到门口,郑良瑜便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将点给他撞了个满面桃花开。

    “看来这次真的有麻烦了。”赵辰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不过事情已经出了,且还是他的错,赵辰也不会逃避。

    房间里,谷柔与郑良瑜无声的坐了一阵,谷柔便再也坐不住,准备过去开门,不过郑良瑜却把将她 拉住道:“不许开门。”

    “可要是辰哥哥真的生气了呢?”谷柔有些担心的道。

    “他还敢生气?”郑良瑜冷笑道:“也就你这小妮子善良总是被他骗,他背着你在外面有了女人,现在你们还没有结婚,要是结了婚,以后你该怎么办,他在外边还不翻了天?”

    谷柔迟疑了,疑惑的道:“可我们也没有看到辰哥哥和洪小姐有不正常关系啊!说不定他们只是好朋友呢!”

    “你……”郑良瑜鼓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谷柔,好半天,这才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这妮子,你知不知道,他们刚才都已经抱在一起了,只不过你没有看到而已。”

    “可,洪小姐今天被那么多人逼迫,那些人还有枪,受到了惊吓,看到一个朋友抱抱也不算什么吧!”谷柔望着郑良瑜,弱弱的道:“如果我是在那种情况,看到一个好朋友,肯定也会抱他的。”

    “……”郑良瑜看着谷柔,彻底的无语了。

    “我们还是去开门吧,听听辰哥哥怎么说,辰哥哥不会编我的,要是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我们这样,他会生气的。”谷柔说着,又要走向门口。

    郑良瑜气得呼吸加快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谷柔这么傻的女人,这简直就是被人卖了还要帮着数钱呢。

    “不许去,我敢保证,他们两个肯定有问题。”郑良瑜一把将谷柔拉来坐在床上,严肃的道:“我也是一个女人,他们看向对方的表情绝对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谷柔脸上闪过慌乱之色,急声道:“要是真这样,我该怎么办,辰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了?”

    “放心,他要是敢使乱终弃,我就切了他。”郑良瑜手一转,银月出现在手中,手着他的玉手一挥,一道寒光在面前一闪而过。

    “啊……”谷柔捂着嘴,吃惊的看着郑良瑜。

    “对男人你就别心软,否则他们就以为你好欺负,以后专门欺负你。”郑良瑜冷冷的道:“所以,这次我们必须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以后再也不敢红杏出墙。”

    “红杏出墙好像是说的女人吧?”谷柔纠正道。

    “你这妮子,我这是在为你出气呢。”郑良瑜恼怒的看着谷柔:“你男人都与别的女人勾搭在一起了,你就一点都不急。”

    “可我觉得辰哥哥不是那样的人。”谷柔仍然为赵辰辩解道。

    “你这妮子,我说你是傻呢,还是痴。”郑良瑜无奈的摇头,对于谷柔,她真的无法可说了,真的如那首歌唱的很傻很天真,这真的傻得可爱,傻得让你都不忍心去伤害她,这也是为什么,郑良瑜明明也喜欢赵辰,可在见到谷柔之后,却没有与谷柔争夺的原因。

    谷柔真的太善良了,太痴迷赵辰了,太傻了,对于这种傻女人,你都不忍心去做任何有可能伤害她的事情。

    不过谷柔傻,并不表示郑良瑜傻,所以她死死的拉着谷柔,就是不让她去开门,她要让赵辰那个花心大萝卜好好的着急一阵。

    郑良瑜为了岔开谷柔的注意力,不让她去想赵辰,特意将话题给岔开,说起小时,他们在北剑的一些趣事。

    谷柔一直都很想了解赵辰离开之后的事情,郑良瑜一说,立即就引起了她的兴趣,听得津津有味,时间也在不知不觉的流逝过去。

    “哎呀,不好了,都两个小时了,我们这么久都没有开门,辰哥哥肯定生气了。”谷柔突然自床上跳起来,连鞋子都没穿,便跑向了门口,将大门给打开了,郑良瑜本来想阻止的,可根本来不及,也只得跟着谷柔跑到了门口。

    “不好,辰哥哥真的生气了。”一看门口没有赵辰,谷柔一下子便急,立即就跑到旁边几个房间看了,然后又跑到楼下几个房间找了,可都完无一人。

    “辰哥哥生气走了……”谷柔看着空荡荡的别墅,举止无措,那明亮的大眼睛也水雾升腾,泪水就像断线的珍珠一般往下流。

    “这个混蛋,居然真跑了。”郑良瑜咬牙切齿,她也没有想到,赵辰居然真的跑了,真的太可恨了,明明是他做错了事,现在不认错,居然还先生气了。

    “妮子,别急,这种没良心的男人走了就算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却遍地都是。”郑良瑜走到谷柔面前,安慰道:“像你这么温柔、漂亮的女人,不愁找不到男人,我们不理那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