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2节 蒋心国的猜想

    王组长想到自己飞黄腾达之时,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兴奋之色,正走着,两名陌生男女出现在他的面前,王组长立即上前,笑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王组长的态度很好,这一切都因为这几年装孙子养成的习惯,别看这里的人级别都非常低,很多人都不过是科员,但他们却深得首长的信任,所谓宰相府里七品官,更何况还是首长信任之人。

    而这里并不是办事机构,来这里的除了少部门是走错了门,大部门都是来那些司机的,得罪了他们,让那些司机不高兴了,他们在首长面前说两句坏事,他王组长又要倒霉了。

    在最开始吃了几次亏之后,现在他是见人就扮笑脸,不管对方是谁,绝对得罪。

    “我们找贺柏,我们是他儿子的同事,他儿子让我们代他来看看他。”赵辰笑道,显得很有礼貌,毕竟对方对他们都那么有礼貌,赵辰一向是人敬了一尺,我敬人一丈的。

    “你找贺叔啊,他正在里面,我带你们去。”贺柏刚答应了帮他办事,王组长可不敢有半点怠慢,赶紧领着两人便转身向屋里走去。

    一进屋,王组长便对着贺柏道:“贺叔,你儿子让他同事来看你了。”

    “哦!”贺柏的目光从报纸上移开,看向赵辰两人,可当他的目光看到赵辰的脸上时,瞳孔却猛的一缩,脸色也微微一变。

    王组长也是一个识趣之人,一将两人带到,便立即走了,只留下赵辰两人。

    赵辰和郑良瑜两人看到贺柏的第一眼,瞳孔便猛的一缩,他们都在贺柏身上感到了一股与他们相似的气势,那是属于武者才有的气势。

    不过贺柏身上的气势比较弱,应该在初境高阶的样子。

    “贺老伯……”

    略一沉吟,赵辰首先开口,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贺柏便一挥手,淡漠的道:“你走吧!”

    赵辰一愣,旁边的郑良瑜冷声道:“你知道我们?”

    “听说之前蒋林少爷在一个叫赵辰的手上叫了大亏,将他用了数年,花了无数心血和金钱才建起的金鼎帮都给搭了进去。”贺柏淡漠的道:“虽然蒋林少爷平时有些张狂,但却并不是一个没有分寸之人,他怎么会与对方如此不死不休的死拼。”

    “好奇之下,我便关注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来他的对手与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现在我看到你的长像,你觉得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吗?”

    “既然你老什么都知道,还请你将当年的事情告知我。”赵辰向着贺柏鞠了一躬。

    “你走吧,当年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贺柏冷漠的道:“我希望你们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蒋家对我有恩,我曾经发过誓,一辈子都是蒋家的仆人,绝不做对蒋家有害之事,你们与蒋林少爷为敌,就已经是蒋家的敌人,我是不会与蒋家敌人有任何交往的。”

    说着,贺柏不再看赵辰两人,一转扭头,又看向报纸,完全将赵辰两人当成了空气。

    “你……”郑良瑜脸色一沉,做为特战队员,在龙国境内,就算是那些省部级高官见到他们都得以礼相待,虽然面前这贺柏算是一个古武者,但他那点实力,还真不放在郑良瑜的眼中,他凭什么在自己面前如此高傲?

    “算了。”赵辰一挥手,阻止了郑良瑜的举动,对着贺柏道:“既然贺老伯你现在不想说,我们也不勉强你,不过我还是希望贺老柏能考虑一下,毕竟我也是当事人,那些关于我的事情,我是有资格知道的,告辞。”

    赵辰向着贺柏躬身行了一礼,拉着郑良瑜出了门,而在他们离开之后,贺柏也放下了报纸,目光凝重的看向了大门,久久不转眼。

    一出大门,郑良瑜便愤怒的看着赵辰道:“为什么就这么走了,我们是来问事情的。”

    “算了,他不愿意说,逼迫也无用,给他一些时间考虑吧,说不定他就想通了。”赵辰摇了摇头,脸色的神色却非常的复杂,即充满了期待,又有点害怕。

    “好吧。”郑良瑜看着赵辰脸上的表情,立即便明白他其实心里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便暂时放弃了逼迫贺柏的心思。

    赵辰和郑良瑜离开了省政府,虽然这次贺柏并没有说什么,但从贺柏的态度上,赵辰也看出了一些东西,心情也比来时压抑了很多。

    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离开时,一双眼睛却一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大门口。

    “他们怎么来了,且还去了司机班?”蒋心国一脸疑惑的看着赵辰两人的背影,刚才他正好有事要出门,所以就让秘书去叫贺柏开车来,而他则在办公楼下边等着,却不想刚下楼,便看到赵辰两人从司机班出来。

    “难不成他们是去找贺柏?”想到这里,蒋心国的脸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至从上次事情之后,他便叫人好好的查了赵辰的资料。

    最开始只是查到一些普通的资料,不过以他在政界混了多年的经验,一眼便看出那些资料有不少都是假的,这让他非常的疑惑,一个孤儿,现在也不过一个小警察,怎么会弄假资料,且端木成还一直护着他。

    端木成是谁,那可是从特战队出来的,虽然现在他因伤退了下来,但就算是蒋心国都不敢惹他,因为端木成的背景太大了,就算蒋家两代都是部级高官,还联姻的方式拉拢了一些权贵,可比起端木成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种人又怎么可能认识一个孤儿,又怎么可能不遗余力的庇护一个孤儿出身的小警察呢?

    蒋心国心中疑惑,就拖了燕京的一些关系,在燕京帮忙调查赵辰,不到一天,他托的关系便给了他消息,不过却只有一句话,至今他都忘不了那句。

    “老蒋,你以后再也不要去调查那人了,我昨天刚调查,就被国家特殊部门请去喝茶了,直到今天才回来,他的身份非同寻常,你如果与他有仇,就向他低头认错吧,否则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