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节 夹击枪神

    ( )

    “你们注意一下四周。我清理一下身内的寒气。”赵辰与危绿冬他们说了一句。便盘腿坐下。运转起四相决。而危绿冬等人则全都來到赵辰的面前。将他当在身后。

    百米之外。伊贺承松看着前方的赵辰五人。眉头一皱。他刚才确实走了。不过并沒有走多远。在发现赵辰他们被暗中的狙击手袭击之后。又回來了。

    沒有迟疑。伊贺承松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伊贺承松。你们倭国人总是喜欢干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要來就來。”闭着眼睛的赵辰突然睁开眼。看着前方道:“看是你的武者刀快。还是我们的子弹快。”

    此言一出。危绿冬等人脸色一变。迅速将手中的枪指向了赵辰看向的地方。下一刻。伊贺承松的身影骤然出现。身体左闪一下。右闪一下。几闪便到了百米之外一根柱子旁。冷冷的看着赵辰。目光中充满了不甘。

    伊贺承松已经看出。赵辰确实可以看穿他的忍术。有了这一能力。他再想靠忍术去对付赵辰。根本不可能。更何况此时赵辰身边还有几个拿着枪的武者。

    “怎么。看你的样子很不服气啊。”赵辰看着伊贺承松冷笑道:“不服气可以再來嘛。”

    伊贺承松沒有说话。第一时间更新 目光却向着不远处的一幢大楼望了一眼。那里刚才响了好几声枪声。然后便沒了声音。不过伊贺承松知道。那个刚才向赵辰打黑枪的家伙被陆俊克他们发现了。

    剧江泽等人警惕的盯着伊贺承松。手中的枪被他们握得很紧。虽然沒有子弹了。这东西就是废铁。不过此时伊贺承松并不知道。所以拿在手中还是能吓唬他的。

    而伊贺承松也一直防备着几人的枪。就从他旁在柱子边便可以看出。一但剧江泽对他开枪。他便可以迅速躲到柱子后。所以此时剧江泽沒有开枪。他也沒有丝毫的怀疑。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谁都不敢大意。同时。双方都在等待着机会。可惜两方都非常的警惕。等了近十几分钟。双方都沒有找到机会。

    “你最好别给我机会。否会我会让你知道一名上忍的厉害。”伊贺承松冷冷的说了一句。一转身。几个起跃。便消失在了远处。

    “辰哥。他这次真的走了吧。”危绿冬看向赵辰问道。此时他们几个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面对一名玄境颠峰武者。光靠几把沒有子弹的枪來吓唬对方。他们心中的压力并不小。

    “沒事。陆哥他们马上就要回來了。他这次是真的走了。”赵辰笑了笑。声音刚落下不久。陆俊克便带着二队的人走了过來。

    “赵辰。你沒事吧。”一看到赵辰。陆俊克便立即问了起來:“你身上怎么散发着这么重的寒气。”

    “沒事。”赵辰笑问道:“那个杀手呢。”

    “是个高手。非常厉害。我们沒能留下他。被他给跑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陆俊克摇了摇。表情有些严肃。在他们一个整队人的阻击之下。居然仍然被跑掉了。可想其实力有多强。

    “走吧。先离开这里。”赵辰点了点头。众人迅速的向着远处飞奔而去。

    赵辰他们前腿刚离开。一队人马便赶到了这里。为首的则是别伦。

    “死了二十一个龙国武者。追來的龙国武者除了那两个高手之外。其它的全都死光了。”一个特勤人员來到别伦的面前。面色凝重的说道:“并沒有发现赵辰与他同伴的尸体。”

    闻言。别伦的脸色一沉。

    旁边一个特勤人员突然惊喜的道:“队长。那个赵辰再次出现。他们向城外去了。”

    “跟我走。他们在我国捣乱。杀我人。这就是在挑衅我们。今天就算是死。也要将我们的尊严显示出來。”别伦一声低吼。带着众人便飞奔而去。

    正跑着。赵辰突然停下來。凌厉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座楼上。陆俊克立即问道:“怎么了。那里有什么不对劲。”

    “应该是黑鹰那个玩枪的战王。”赵辰沉声道:“大家都小心一点。”

    众人点头。脸色一下子凝重起來。有这么一个狙击手时刻盯着自己。沒有人能够轻松。

    “赵辰先找个地方将你身内的寒气压制住吧。”陆俊克看赵辰。此时的赵辰眉头上都结着冰。全身寒气袭人。众人靠近他身体。就感觉身边有着一个万年寒冰一般。

    “也好。”赵辰略一沉思。便同意了。现在他体内有着大量的寒气。实力大受影响。远处有一个狙击手级的战王盯着。一但伊贺承松追上來。或是杭鹏云他们追上來。对他们來说。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那边有座刚修好的小楼。还沒人住。我们去那。”陆俊克说了一声。便带着众人飞奔而去。片刻。便來到一座小楼前。众人立即就从窗户钻了进去。

    赵辰也不废话。直接找了一个死角。让外面的狙击手无法瞄准自己。便盘腿坐下。而陆俊克等人。则分别守住门口和窗户。让外人无法进來。

    远处一座大楼上。大卫从狙击枪的瞄准镜中看着赵辰他们进入小楼。然后又观察了一阵。发现里面的人非常的老道。全都站在死角处。让他根本沒有下手的机会。

    “这些龙国人可真狡猾。”知道此地已经沒有机会。大卫顿时起身。提起枪就离开。

    还未转过身。大卫突然脸色一变。猛的一转身。举起枪便抠动了板机。

    “砰。”

    子弹飞射而出。击在一道射來的银光之上。发出一声金戈之声。子弹顿时落地。而那银光却并沒有落地。相反。它一转弯。倒飞了回去。

    一道优美的身影自旁边一窜而出。抻手就将倒飞加去的银光抓在手中。至此。大卫才看清。那道银光其实是一件犹如半月一般的锋利武器。

    “火凤。”看到面前那冰冷着脸。就像一个雪地里的冰雕一般的冷艳女人。大卫脸色一变。他万万沒有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女人。且都离他这么近。他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