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节 部长的电话

    ?“趴下。网 ”赵辰一声低吼,猛的一踩刹车,车子一个飘移,來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早就做好准备的陆俊克等人立即开火,在数把微冲的强大火力下,居然生生将那队足有四五十人的缅国军人的火力给压制了下來。

    而趁此机会,赵辰他们则开着车子迅速射进了另一条街。

    “赵辰,那个缅国医生说哈里不能再颠簸,必须找个地方给他做手术,否则就要來不及了。”陆俊克的声音从货箱里传來,显得很急。

    虽然哈里他们算是拖累了大家,但陆俊克他们却从來沒有计较过,因为至从他们跟着一起去灭了西宁街埋伏的缅国军队后,所有特战队员便接受了他们,将他们当成了朋友。

    龙国有一句话,男人有三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

    特战队与乔他们虽然仅认识一天,但双方已经一起并肩战斗过,都同生共死了,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一听到哈里的伤再担误就有可能沒救了,他们也都急了。

    “我知道了。”赵辰将车开进一个偏僻的居民区,这里并沒有被事先封锁,民众都还不知道外边发生的大事,有几个老人还在外边聊天。

    赵辰直接将车开到一家人门口停下,虽然那几个聊天的老人看到,但也都沒觉得奇怪,只以为是这家人的朋友來了。

    陆俊克他们沒有迟疑,抬着人便冲进了屋里,并沒有引起其它人的注意,更是沒有让那几个聊天的老人看到他们抬的伤员。

    赵辰也从车上下來,冲进了屋里,陆俊克他们正将桌子搬到一起,做为临时的手术台,而在墙角处,一对中年夫妇吓得全身颤抖,不过跟着赵辰他们來的那名医生的夫人正在给他们解释什么。

    “乔,拿点钱來。”赵辰看向乔,他们提着的几箱钱全都在刚才的拍卖会上用了,不过赵辰相信,他们身上肯定还有。

    “接着。”乔二话沒说,便自身上拿出一叠百元一张,还沒有开封的美元。

    将钱丢到房屋主人夫妇面前,赵辰对着医生夫人,冷声道:“告诉他们,只要他们不乱说,我们不会伤害他们,这些钱算是给他们的补偿,要是他们敢将我们的消息泄露出去,他们一家人都别想活!”

    医生夫人立即将话翻译给了两人,此时两人已经看到他们面前那一叠美元,双眼正在放光,虽然这里仅是一万美元,但对于他们來说,却是一笔天文数字的金钱。

    在听到医生夫人的话后,两人立即点头,然后一把就将那叠美元给抓到了手中,并保证不会将他们的消息传出去,如果有什么需要他们的,他们都可以帮忙。

    钱能通神,这话是一点都不错,一见到钱,那对夫妇连恐惧都瞬间沒了。

    不再理会那对夫妇,赵辰扭头看向陆俊克道:“陆哥,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一队跟我走!”

    “我也跟你们去吧。”陆俊克有些不放心的道。

    “这里也需要人,放心,那些人还奈何不了我。”赵辰笑了笑,转身带着一组的人上了车,开着车子远去了,一看到车子走了,那几个聊天的老人也好奇心起,准备过來看看,不过他们还沒走到门口,便被房屋的主人妇夫拦住了。

    赵辰开着车并沒有走多远,便又遇到了缅国的军队,数量大概有一百多,不过赵辰并沒有打算与他们缠斗,开着车直接撞了过去,当然,车上的人也趁机对其一阵乱射,打死伤十几人。

    另一条街道,一名武者跑到杭鹏云和文高谊两人面前,道:“赵辰他们已经跑了,我们无法找到他们!”

    杭鹏云与文高谊两人脸色很阴沉,他们也沒有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这次彻底与赵辰撕破脸,如果不能杀他,等他回去,后果不堪设想。

    可现在对方开着车子跑了,他们根本找不到他的下落,他们也沒有办法。

    就在杭鹏云两人恼怒不已之时,杭鹏云手中的手机响了起來:“赵辰他们向着南门而去,移动电话上有城市地图,你们可以自己找找!”

    电话挂断,杭鹏云立即翻开手机地图,果然出现内比都的地图,很容易便找到前往南门的线路。

    身影一闪,杭鹏云挡在路中间,对着一辆开过來的货车指起手中的枪道:“停下!”

    开车的司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吓得脸都白了,赶紧停下车,不等杭鹏云走过來,他便冲下來,嘴里喊着不要杀我,惊慌失措的向着远处跑去。

    可惜那青年喊话用的是缅国语,杭鹏云他们根本听不懂,再说了,此时杭鹏云他们都怒火冲天,这个这个司机居然敢跑,哪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一举起手,就将那青年给击毙了。

    “上车。”杭鹏云一声低吼,自己坐上了副驾驶室,文高谊与其它人则冲上了后面的货箱,一名会开车的中年男子冲进了驾驶室,在杭鹏云的指挥下,向着南门紧追而去。

    一辆汽车之中,别伦刚坐上去,正准备追击赵辰他们,旁边一个特勤队员的电话便响了起來,特勤队员在听了电话之后,便面色严肃的将电话递给了别伦道:“部长找你!”

    别伦一皱眉,有些恼怒的看向特勤队员,这次的事情是他负责,可此时事情被搞砸了,之前上面已经多次给他打來电话,他知道此时无法向上面交待,于是就将自己的电话关了,并让手下的人也将电话关了,却不想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沒有关的。

    “部长打的紧急电话,他说如果你再不接,就由我接管你的位置,将你就地正法,如果我们拒绝执行,我们所有人都将被定为判国罪。”特勤队员目光躲闪,小声的说道,他们这些特勤人员所用的电话都是内部特制的,除了可以防止窃听,电话本身就自带一组号码,就算关机,这组号码也能打通,而这组号码除非非常紧急,否则是不会启用的。

    之前别伦让大家关机,他的意思是让大家将手机的电话都取下來,这样,这组特别号码也就再也无法拔通了。

    而其它人也照做了,可这个特勤队员却担心有紧急事情,到时上面找不到自己等人,所以他的电话只是关了机,而沒有取下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