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节 精明的龙潮一

    一进入公盘,王老便离开了,他还有事情要忙,其它人则兴致勃勃的与众人一起去原石投标区去了。爱残颚疈

    这次的公盘大会规模不小,据说缅甸一共准备了三千多块原石,其中暗票有两千多块,而剩下的九百块明标在最后三天拍卖出来。

    “风子,你看那块原石好大。”舒震指着前方,当他看到上面的标价后,更是惊呼道:“居然卖八百万,这可是欧元啊,换成龙币那可是六千多万呢。”

    “你那个算什么,你看那个。”连风盛指着前方,被数十围着,足有一头牛那么高的原石道:“那一千两百,足足一亿龙币。”

    “妈的,这真是疯狂的石头。”

    众人一路走过,此时他们才真正的见识到翡翠原石的价值,也明白之前在屠风集团买的那几块,王老的报价连一半都到。

    刚开始,他们对那些看料之人说出的一句句术语还非常的感兴趣,比如什么蟒纹、皮色、癣等等,可大家听了半天,却是一句都没有听明白,最后也就再没兴趣了。

    “辰哥呢?”突然间,众人发现赵辰居然不见了。

    “在那看石头呢。”危绿冬指着门口不远处,众人看去,赵辰就像那些内行一样,在那些石头上又看又摸,唯一与那些内行不同的是,他手中少了一只强光电筒。

    “他不是说不许赌石了吗,怎么还看得如此入迷,走,我们去看看。”郑良瑜说着,便与众人一起向着赵辰走了过去。

    “还是没有反应。”赵辰摇了摇头,转身又走向另一块原石,却不想正好被过来的连风盛等人给拦住了去路。

    “你们不去玩,站在这里干什么?”赵辰笑看着众人。

    “辰哥,你这是在干什么?”萧羽腾好奇的问道。

    “我就看看,反正那药材大会还有好几天,耍着也是无聊,就来学学怎么看石头。”赵辰笑道。

    “有人之前才说了,以后不许赌石,现在就学起赌石之道,难道这规矩真是给别人定的。”郑良瑜冷笑道。

    “谁说学学就要赌石的。”赵辰翻了翻白眼道:“我们学了而没用的东西多了,对于我们来说,知识越多自然越有好处,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

    众人一愣,危绿冬双眼一亮,道:“辰哥说的不错,我也来学学。”

    “那我们也来学学吧。”陆俊克呵呵一笑道,深有含意的看了赵辰一眼,还真的走到旁边去学人家辩别原石的专家了。

    而王大年则拍了拍赵辰的肩膀,笑着跟着陆俊克而去。

    看着众人都走了,只剩下自己一人,冷着脸对赵辰道:“无耻。”

    “我又没老,满口牙齿都全在,哪里无个齿了。”赵辰笑着,还张开嘴张郑良瑜看。

    “败类。”郑良瑜怒斥一声,也跟着陆俊克他们而去。

    看着郑良瑜的背影,赵辰一笑,又弯下腰,伸手摸向了一块石头,虽然当他的手摸向石头时仍然身上的月牙玉仍然没有动静,但他为不引起人怀疑,还是仔细观察了这块石头一阵,这才离去。

    “这位兄弟,看你面生,是第一次来吧?”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看向赵辰,脸上充满了和善的笑意。

    “是第一次来。”赵辰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突然对他说话的男子,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男子在周围转了好几圈,曾经站在远处观查了他好半天,不过赵辰能够感觉得到,这个男子对他并没有恶意,仅对他好奇,且眼中不时闪烁着精明光茫。

    “我看你每块石头都看得非常的仔细,小兄弟应该是大行家。”男子笑道:“不知小兄弟你看上哪块石头了。”

    在说话间,男子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赵辰脸上的表情,尤其是赵辰的目光,可惜让他失望了,赵辰根本不有丝毫异样的表情。

    “我哪是什么内行,只是来看热闹的。”赵辰一笑,他已经知道男子打的什么主意了,对着男子拱了拱手,走向了旁边。

    “小兄弟如果想找一个伙伴,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男子快步追上赵辰,强行将一张金光闪闪的名片塞进了赵辰的手中。

    赵辰一愣,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这是一张渡金的金名,金光闪闪,给人很俗气,充满暴发户的感觉,但名片设计却非常的精美,一龙一凤追逐飞舞,即**气又尊贵。

    “龙凤珠宝董事长龙潮一?”赵辰诧异的抬头看男子,龙凤珠宝他听说过,龙潮一他也听说过,在燕京也算是风云人物。

    据说龙潮一家族是金匠出身,虽然因为新政府政策的原因,在八零年以前,金匠几乎无用,不过他父亲不忍家传手艺就这么没落了,在龙潮一很小时,就让他学金匠手艺,那时没有金银,便用其它金属代替。

    当龙潮一二十几岁时,随着政府改革开放,私人又可以拥有金银,他便去帮人打造金银手饰,因为手艺好,信誉好,他的生意也异常的好,让他挖到了第一桶金。

    仅两年,他便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金银首饰店,而因为之前的两年他已经在本地有很着不小的名气,首饰店一开张,生意就非常的火爆。

    仅半年,他便开了第二家,而随着他的经营,二十年后的今天,他已是龙国排名前三的珠宝集团公司,个人资产达到五百亿,经营的首饰也不仅仅再是金银,还有钻石和各种玉器。

    在燕京,他是草根们的榜样,是人们教育孩子的楷模,认识他的人都无不佩服他。

    只是赵辰没有想到,如此一个有身份之人,居然会突然送名片给自己,这也太过突兀了。

    “我就是龙潮一。”龙潮一笑道:“小兄弟以后如果有什么事,回到龙国也可以给我打电话。”

    “你都不认识我,就这么大包大揽,你就不怕我是骗子。”赵辰笑道:“小心到时我将你的财产全都骗走。”

    “我龙潮一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这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点的,这么多年,我还没有看错过人。”龙潮一很有自信的道:“我相信小兄弟不是普通人,如果你真是骗子,也只能说我眼光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