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节 来者的真正身份

    与缅国一样,泰国和挝**队也全都是以私人武装的形势而來,与他们本国根本沒有丝毫的关系,而此时,缅国在离盛和八十里的地方扎了营,另外的泰国和挝国的军队,也都在一百五十左右扎了营。

    他们都不是傻子,三支军队同时到达,不管谁先动手,只要灭了盛和,另外两方都会出手摘桃子,联手灭了对方,所以缅军哪怕跑得最快,也不敢先动手,他们必须派人去与其它两国商量,等商量好利益的分配之后,再一起出手。

    在缅国驻扎之处十里外,连风盛带着屠博的五百军队,借着夜色的掩护,跑到了这里。

    “按行划,你派两百军队埋伏于此,等缅军追着我们过來后,你们就开火,肯定会打缅军一个措手不及,到时他们意识到这里有埋伏,肯定会后退。”连风盛指着地图对这次领队的屠风集团一名少将道:“你在这里埋伏两百军队,缅军一追着我们过來,你就让他们切断其后路,到时他们被两头夹击,只能从这里逃走,你将剩下的一百人全都给埋伏于此。”

    “是。”少将领命,但随即又疑惑道:“他们追击你们,肯定不会全部出动,一但他们后面的军队得知前面被埋伏,定会前來救缓,光靠我们切断他们后路那一百人根本抵挡不住他们。”

    “我们会去拦住他们的。”连风盛笑道:“而且我们还有一架飞机呢。”

    做好安排,连风盛立即带着特战队与利剑的数十人走了,而屠博集团的少将也立即按照连风盛的指挥,布置军队。

    半个小时后,连风盛带着人來到缅军的驻扎处,这里一片平地,大约有着四五平方公里,除了一些杂草,连树子都很少,缅军便驻扎在这片平地的中心地带,四周都是开阔的平地,如果有敌人偷袭他们,他们很快便会发现。

    可惜连风盛他们不是普通的军队,他们借着夜色和杂草的掩护,就像一只只猎豹在平地上飞奔而过,片刻便到了缅军营地前方。

    “按计划行动。”连负盛一声低吼,所有人迅速分散开來,而他则带着几个,悄悄的摸到对方营门旁,趁着两个哨兵不注意,将其解决掉,换上对方的衣服,便钻进了营地。

    与此同时,在营地的其它地方,也有好几个哨兵被无声的杀死,特战队和利剑悄无声息的摸进了营地。

    不得不说,特战队对上普通的士兵真的太强大了,哪怕普通士兵发现了他们,在他们那恐怖的速度之下,士兵也做不出丝毫的示警便会被他们给解决掉。

    且缅军的素质并不是很强,他们的警惕只比钟虎集团强上一点,连屠风集才的军队都赶不上,又哪可能是特战队和利剑的对手。

    大营外的黑夜之中,赵辰、陆俊克、王大年、郑良瑜四人静静的站在那里,通过夜视眼镜看着大营中连风盛他们无声的将一个个缅国哨兵干掉,然后摸进对方的大营,脸上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这些缅军太差劲了,出來打仗,防备居然如此的轻散。”陆俊克摇着头道:“内部的哨位居然如此的稀少,真是让我吃惊,他们这是出來打仗,还是來游玩的?”

    “缅国的事军素质本就差,且他们的国力弱,装备差,你看这些军队,大晚上的,发的电除了最中间的几个帐篷,其它帐篷连一个灯都沒有,更别说夜视装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想发现风子他们又何容易。”赵辰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过这些军队应该不是缅甸的精锐,只是一些杂牌军,缅国的军事素质虽然比较差,但也不可能差到这种程度。”

    “如果我沒有猜错,这只军队应该是缅国内某个部族的私人军队,不是政府军。”

    “打电话问一下屠博吧。”陆俊克提议道。

    “可以。”赵辰点了点头,拿起电话打给了屠博,虽然此时已经是凌晨,但这一战关系着屠风集团生死,屠博与其它将军一直都沒有睡,全都坐着等消息,赵辰的电话一过去,他便接到了。

    在听到赵辰的问话之后,屠博立即对赵辰的话得以确定,來的是缅国的克钦族等几个民族的联合军队,据屠博得到的消息,好像他们得到了政府的首肯,而就在昨天,对克钦族步步紧逼的政府军居然撤退了二十里,沒有再做攻击之势。

    听到这个消息,陆俊克笑道:“缅国可真是比狐狸还精。”

    “搞政治的,哪个不是比狐狸还精。”王大年也笑道。

    缅国与美国一样,是一个联邦国家,是由无数个民族联合建立的,但他与美国又有区别,美国联邦政府统一了军队,整个国家也只有联邦政府有军队,所以它们内部从來沒有战争。

    可缅国却不同,缅国的军队并沒有统一,除了联邦政府之外,他们各民族都保留有自己的军队权力,且他们国家内部各民族一直还存在着只有有了军队,才能有权力的思想。

    所以,除了一些小民族之外,几个大民族都有着不少的军队,而这此军队全都不受联邦政府管理,甚至还经常与联邦政府军打仗,可谓是联邦政府的心腹大患。

    而缅国就有好几个民族的军队活跃在金三角边缘,前几年,民族军沒有与政府军打仗,这些民族也知道毒品的危害,均在各自地盘施行禁毒运动,其中最严厉的应该是克钦族,他们施行种毒、吸毒、贩毒一律处死之法后,原本他们辖区是缅国最大毒品种植区,这几年已经变成毒品最少的区域。

    不过克钦族所在地区本就贫瘠,沒了毒品收入之后,日子就更难过了,可就在去年,他们还与政府军暴发了武装冲突,一打仗,他们的日子就无法过了,据说连买武器弹药的钱都沒有,被政府军步步紧逼,控制区域不断减小,很可能被政府军给灭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