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4节 死也要拉上你

    “而吴家因为巴结上飞云门,又大势吹嘘自己家族的子弟以后将成为飞云门的门主,使得各大古武世家都对他们忌惮不已,导致他们的实力暴涨得很快,如果不算古武的实力,他们在世俗中的实力完可以与排名前五的古武家族相比。”

    闻言,王大年的眉头皱了起来,飞云门他知道,而且还知道飞云门的当代门主是一名玄境颠峰的高手,虽然无法与那些有着地境高手坐阵的宗门相比,但在世俗界却也是无敌的存在,而且达到玄境颠峰之后,普通枪支对他们的威胁也将很小,所有就算是国家一般也不愿意招惹这些古武门派。

    吴东林做为飞云门宗主弟子,下代的门主,他确实有敢如此叫嚣赵辰,赵辰的实力虽然很强,但对方有玄境颠峰的高手,如果对方真要对付赵辰,赵辰可就真危险了。

    “那吴东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王大年心中疑惑起来,吴东林做为飞云门的下代门主,怎么可能与一群毒贩混在一起。

    陆俊克没有说话,沉思了好一会儿,他这才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钟虎集团就是吴家在背后支持,这些年吴家虽然借着飞云门的势力发展得很快,但发展也需要大量的资金,以吴家以前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资金,更何况为了让吴东林拜入飞云门,吴家还花了大笔金钱,且这些年吴家每年也会拿大笔金钱给飞云。”

    “为此,国家也查过他们的资金的来源,可我们最终只查到他们的资金来源于国外,却不知那些资金真正的来源,现在吴家在此,肯定是金虎集团听说我们要灭了他们,所以让吴家来帮他们。”

    王大年点了点头,道:“如果仅是一个吴家在支持钟虎集团还好,如果是飞云门在背后支持,那我们可就有麻烦了。”

    “确实。”陆俊克道:“不过也不太过担心,就算是飞云门也没什么,他们根本不敢将此事摆在明面上,最多也就派出人暗算我们,以后我们只要小心点,也未必就能怕了他们。”

    说着,陆俊克对着身后周围的数辆坦克道:“行动,给我轰死这里所有的敌人。”

    “轰轰……”坦克发出闷雷般的声响,不像一群暴怒的野兽冲了营房。

    此时,钟虎已经带着一大群士兵冲了过来,正好看到坦克冲出营房,原本他还还松了一口气,以为是自己的人看到有敌人入侵,先一步开动了坦克。

    可当他的目光落到营房中那已经被炸成一堆破铁的装甲车时,脸色一变下子便阴沉了下去,装甲车居然全都炸死坏了,可坦克怎么完全没事?

    疑惑的将目光投向坦克上面的机枪手,骤然发现,几辆坦克上面的人没有一个认识的,而且全都也没有人个穿着他的军服。

    “不好,坦克里的人不是我的人?”钟虎脸色大变,对着身后的士兵便大声的喊道:“给我炸掉他们,全部炸掉。”

    几个扛着新式火箭筒的士兵立即站出了出来,可他们还没有将火箭筒瞄准坦克,坦克里的人便首先发现了他们。

    “哈哈,狗杂种们,先吃我一炮。”坦克中的万勇无比兴奋的将一枚炮弹放进了炮塔中。

    “轰”

    一声轰然巨响,一枚炮弹落到那几个扛着火箭筒的士兵中间爆炸开来,几个士兵直接被炸飞,一时之间残肢、碎肉满天飞舞。

    “爽,再来尝一枚。”万勇兴奋一笑,再次拿起一枚炮弹装进了炮塔。

    与万勇一样,其它几个坦克中的炮手在看到敌人后,也迅速将炮弹装进了炮塔,被几辆坦克一翻轰炸,与钟虎一样过来的两百多士兵直接被炸死一半,剩下的一半也被打魂飞天外,一些人更是转身就跑,面对这种大铁疙瘩,他们手中的枪根本伤不到对方。

    “想跑?先问问我手中的枪再说吧。”处于坦克上方的机枪手哈哈一笑,对着人群就抠动了板机,随着枪口火蛇的喷出,那子弹就像狂风暴雨一般射向前方的钟虎士兵,让那正惊慌逃跑的士兵成片的倒下。

    正躲在一个隐瞒处的看着自己的人成排倒下,脸色一下子就扭英了起来,这些人可都是他一手拉上来的啊,他能够纵横金三角,全靠这些人了。

    虽然他背后还有一个吴家,但吴家却很少真正的出面,平时只知道从他这里拿钱,只有在生死危机之时才会派人来,平时还是得靠这些手下和装备,没了这些人,他钟虎就再也不是钟虎。

    钟虎的目光一下子落后旁边一个被炸飞的火箭筒,一道凌厉的杀机自里中暴发出来。

    “王八蛋,敢用我的坦克杀我的人,给老子去死。”钟虎一把将火箭筒扛在肩膀上,便对准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坦克上。

    第一辆坦克上的机枪手正是梁俊,他正打得兴奋,突然之间一股危机笼罩在心头,让得他心中一凛,目光立即扫视自己四周。

    在面前扫一圈,他都没有发现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心中不由得一阵疑惑:“难道是我的感觉错了?”

    梁俊立即否认了自己这个想法,至从修炼了赵辰给的**之后,他的实力虽然提升并不快,才刚刚突破到初境中阶,但他却多出了一种危险预知的感觉。

    每次当遇到危险时,他都会莫名的出现这种感觉,而在神农架,这种感觉让他数次避过了危机,所以,此时突然出现的感觉,他绝对不相信是错觉。

    目扫再次在四周扫一眼,突然之间,他瞳孔一缩,那正扛着火箭筒对着他的钟虎出现在他的面前,此时的钟虎身处一个草堆旁边,如果不仔细看,真的很难发现。

    “该死。”梁俊立即调转枪口,指向了钟虎,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开枪,钟虎肩上的火箭筒便在一道火焰之下,向着他飞了过来。

    “要死老子也要拉上你。”梁俊狰狞着面孔,虽然他对坦克不太了解,但他却知道,他身处的这辆落后坦克是绝对挡不住钟虎手中火箭弹的袭击的。

    既然必死,那就一起去死吧。

    所以,梁俊毫不犹豫的抠动了机枪,而且是抠动就不松,任由那子弹如狂风暴雨一般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