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7节 杀入军营

    “虎爷让我们来换你们。【,ka~ 文字首发 /文字首发//”赵辰再次将语气变得生硬,听起来有些像龙国南云那边的口语。

    “我们怎么没有收到消息?”一个哨兵疑惑的问道。

    另一个哨兵也好奇道:“我们才守了一个多小时,你们怎么就来换我们了?”

    “最近龙国可能派人来报复我们,虎爷特意让我们来换你们。”赵辰有些烦恼的道:“妈的,大半夜的,我们不睡觉来换你们,你们还不愿意,老子还不愿意呢,反正我们来了,是你们不愿意换的,到时虎爷怪罪下来,也是你们的事,我们走。”

    赵辰说完,转身带着众人便走,见此,两个哨兵顿时急了,他们也不愿意大半夜守在这里啊,再说了,对方还是虎爷命令来的,如果真走了,虎爷怪罪下来,他们可吃罪不起。

    “几位兄弟,等等……”两个哨兵边喊边从哨楼上下来。

    赵辰与郑良瑜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下一刻两名哨兵已经跑到了他们的面前:“几位兄弟,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我们……”

    话还未说完,他们的脖子便被捏,随着咔嚓一声,脖子便断了,至死两人都没弄明白,这几个虎爷派来换他们的人怎么会杀他们。

    “你们两个上去。”赵辰对着身后两名穿着本地军装的北剑士兵道:“小心一点,上面虽然可以居高临下,但也容易成为靶子,一但打起来,你们就给我立即下来。”

    “明白。”两名北剑士兵领命,迅速的爬上了哨楼,站在上面,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而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也没有被人发现。

    将两具尸体身上的衣服拔下来丢给两名北剑士兵穿上,赵辰便让人将两具尸体丢到他们进来的臭水沟里。

    等两名北剑士兵穿好衣服,赵辰让其它的北剑士兵暂时等着,他又带着几人向一个比地面略高,看上去就像一个土堆一般暗堡走去。

    暗堡里也许是看着赵辰他们穿着军装,所以当赵辰走到土堆上时,里面也没有丝毫的反应,但赵辰却在土堆上狠狠的踢了两脚,愤怒的道:“***,老子都走到这里还没反应,都死在里面啦?”

    “你们干什么的?”暗堡里传来翁声翁气的声音,语气中还带着愤怒,此时里面的人确实愤怒不已,他们确实是看到赵辰几人过来了,而且之前赵辰他们与那哨楼上两人说话的声音人也是听到的,不过因为哨楼下比较黑,他们并没有看到赵辰将两人杀了,又换了两人上去。

    所以,他们以为赵辰是自己人,换了那两个哨楼上的人准备回去,也就没有出声,毕竟这里临时换哨兵的事情经常发生,甚至有时哨兵没有到岗时间就跑了的事情也常发生,他们虽然说是军人,但却并没有什么军纪,这种事情完全看与上面军官的关系和军官的心情好否。

    关系好了,军官自然也就当没有发生,就算关系一般,只要军官心情好,最多也就骂一顿,并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处罚。

    且这里处在层层防守之后,就算有敌人,也休想来此,所以,他们表面看似很警惕,其实也没太放在心上,尤其是他们这些处于暗哨中的人,外面的人又看不到里面在干什么,很多时候他们就躲在里面睡觉。

    而刚才他们就正在睡觉,不过却被赵辰与两个哨兵的声音给吵醒了,本就很愤怒,不过听到赵辰是虎爷派下来的,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却不想他们没说赵辰,赵辰他们却主动找上门来。

    “妈的巴子,虎爷让我们来查岗,赶紧打开,再不打开老子就向虎爷报告你们在里面睡觉,到时看虎爷不拔了你们的皮。”赵辰无比的嚣张,声音还故意放得比较大,让五十米外的另一个暗哨也完全听得清清楚楚。

    暗堡里的人哪敢迟疑,将土堆的顶头掀开,露出里面一个四五平米的空间,整个暗堡就像一个大罐子,而那土堆就是罐子盖,且那也根本不是什么土堆,而是用混泥土浇成的,只不过他们将面表处理了一下,在黑夜之下,看起来与土堆没有什么区别。

    暗堡不大,里面却有四个人,刚才还很愤怒的四个哨兵一看到赵辰后,显得特别的敬畏,显然是被赵辰刚才那句话给吓着了,在这里,虎爷就是天,一但在虎爷面前告他们一状,他们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说不定虎爷一怒之下拉去毙了都有可能。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下去看看。”赵辰看了一眼郑良瑜,跳下了暗堡,人刚一落地,两道寒光一便闪而现,瞬间洞穿了两名士兵的咽喉。

    旁边另外两名士兵见此,脸色大变,伸手就去抓枪,可惜他们的手还没摸到枪,赵辰便双手成爪,抓住两人的脖子,用力一捏,两人便再也呼吸不了。

    灭掉四人,赵辰很快便跳了出来,对着身后的北剑士兵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来拔这些人的衣服,然后大声道:“不错,你们没有趁机睡觉,这点很好,我会如实向虎爷禀告的,好了,继续守着,我还在去下一处查看。”

    很快,赵辰到便再来下一个暗堡,因为听到刚才赵辰的话,没要赵辰开口,里面的人便主动打开了暗堡,他们如此,反而方便了赵辰,赵辰一冲过去,一把便捏碎了两人的咽喉,而另外两个则被郑良瑜给解决。

    周围的明哨暗堡都被解决,赵辰等后面的北剑士兵穿上几个哨兵的衣服,便带着他们大摇大摆的向着前面的军营走了过去。

    军营外面也有两名守卫,不过没有暗哨,只是让赵辰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两个哨兵居然呼噜震天,但却还站在那里稳如木柱,看得赵辰和一干北剑士兵都面面相,佩服这两人厉害,要达到如此境界,那得需要多大的功力啊!

    虽然佩服,但做为敌人,赵辰他们还是不会有丝毫的手软,上前一把捏住其脖子,便将其咽喉给捏碎,幸好,两人在死后,便再也站不稳了,否则赵辰他们恐怕就要以为遇上鬼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