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0节 送周冰回家

    “劳烦卫总多不好,还是我来。【、//”赵辰呵呵一笑,手已经拿到了火机,却在他收回手之际,也不知他怎么弄了一下,车下一块地板突然向旁边一动,露出下边一个地洞。

    “这是……”赵辰一脸的疑惑,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卫国,却发现卫国脸色一狞,自身上摸出一把手枪,还未等他对准赵辰,只见赵辰反身便是一脚,狠狠的踢在其腹部,整个人一下子便飞出去。

    此时那两个跟着赵辰一起来的士兵也反应过来,冲过去举着枪便准了卫国:“不许动。”

    此时的卫国脸色一片惨白,刚才赵辰那一脚可没有留手,此时腹部传来刀绞式的疼痛,手中的枪也掉了,哪还有反抗之力。

    而就在此时,那露出的地洞突然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下一刻,只见赵辰手一转,一把飞刀已经飞射而出。

    “啊……”地洞里传来一声惨叫,赵辰跟着便跳了进去,那男子刚倒地,赵辰也落到了他的面前,一脚踩在他的胸膛。

    没有理会脚下那已经失去反抗之力的男子,赵辰的目光在地洞里扫了一眼,这是一个高两米二,长五米,宽三米的地下室,借着里面微弱的灯光,赵辰发现里面摆放着不少古物,有瓷器,也有青铜器,还有一些古雕刻,数量至少有上百件。

    看着这些东西,赵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刚才与卫国演了那么久的戏,就是担心这些东西被毁,这些可都是民族历兄的见证,坏一件就少一件。

    赵辰将地上的一把八一步枪拿起来,将踩在男子身上的脚拿开,低喝道:“走。”

    男子刚才已经见识到赵辰的厉害,不敢反抗,老实上了梯子。

    一到车库,一名士兵便拿着枪顶到男子的身后,将其押到卫国的旁边蹲下。

    “你一开始就认出了我是不是?”卫国阴沉着脸,不甘的看着赵辰。

    “我不但一开始就认出了你,而且本来就是为了你而来。”赵辰冷笑道:“不但当暴徒,居然还敢放火烧太古街,像这种无法无天的歹徒,让你逃掉我都对不起我身上这套警服。”

    “难怪猛虎帮和黑龙帮都被你给灭了,果然厉害,我卫国落在你的手上,也不冤。”卫国摇了摇头,叹息道:“贪乃罪恶之源,果然没有错。”

    “现在才知道,晚了,等着将牢底坐穿吧。”赵辰冷笑一声,也不再理会卫国,转身出了车库,片刻,一队警察和士兵便走了过来,将卫国押上了车。

    抓了差点将太古街烧掉的罪魁祸首,且被弄走的古董也找到,赵辰也出了一口气恶气,便没有再与警察一起搜查,他们可是特战队员,是负责处理大事的人,像现在抓捕暴徒这种事情,根本用不着操心,反正有那么多警察与军队,不管躲在哪个角落,都将会被搜出来。

    赵辰回到公安局,现在情况已经被控制,罗大川也回到了公安局坐阵,让赵辰意外的是,周冰居然还坐在那里忙着。

    “罗叔,你也太残忍了,大眼妹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也不让她回去休息。”赵辰对着罗大川便吼了起来。

    “不怪局长,是我自己不愿意走的。”周冰冷冷的道。

    “你现在这样自己怎么走?”赵辰道:“你自己看看你,双眼红着就像兔子眼一般,你父亲可是让我好好照顾你,要是让他看到你现在的样子,非得把我骂得狗血喷头不可,来,我抱你回去休息。”

    “滚。”赵辰刚将手伸出去,周冰便冷着脸,一声厉喝。

    “小冰,去休息吧,现在人手足够,你身上的伤不轻,再不休息会坚持不下去的。”罗大川也连忙劝说道。

    “我坚持得了。”周冰根本不卖罗大川的帐。

    “你坚持得了个屁。”赵辰暴了一句粗口,根本不理会周冰的反抗,推着轮椅便走。

    周冰死死按住轮椅,却根本制止不了赵辰,焦急的怒喝道:“混蛋,给我停下来……。”

    “闭嘴。”赵辰喝斥道:“怎么,你一定要累趴下,然后让你爸、妈、奶奶,同事他们为你担心才满意,要真这样,我现在就打你一顿,比什么都直接。”

    “你……”周冰这还是第一次见赵辰对她发怒,一时之间居然不知该如何反驳,只得鼓着大眼睛怒视着赵辰。

    她并不想让家人知道受伤一事,尤其是家里的奶奶,岁数大了,受不得刺激,一但知道她受了伤,不知会急成什么样。

    看着那一脸愤怒的周冰,赵辰笑道:“再看眼睛都鼓出来了。”

    “你……,你个混蛋。”周冰被赵辰气得俏脸通红,那饱满的酥胸不断的起伏,最后干脆闭上眼,再也不理会赵辰。

    赵辰也不再废话,将周冰推到警局宿舍楼下“几楼几号?”

    “三楼二号。”周冰冷冷的吐出几个字,眼睛都没睁开过。

    赵辰没有说话,伸手就将周冰从轮椅上抱了起来,周冰大惊,怒视着赵辰道:“混蛋,你要想干什么?”

    “当然是抱你上楼了。”赵辰笑道:“难不成你要我推着轮椅上楼梯?我虽然有股子力气,但也还做不到。”

    周冰再次闭了眼睛,不再说话。

    赵辰迈步上楼,一股淡淡的香味钻入鼻子中,让得赵辰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怀中的周冰,细细的眉毛犹如弯月,瑶鼻精绣犹如一件精美的艺术品,红唇微闭,粉嫩而充满了诱惑,让赵辰忍不住想亲上一口。

    周冰突然感觉脸上有着热气吹来,猛的一睁眼,正好看到赵辰低头要亲她,心中一惊,当场怒吼道:“混蛋,你在干什么?”

    赵辰眨了眨眼睛,脸不红,气不喘的道:“我看你脸上落了一点脏东西,想帮你吹掉,怎么?看你这表情,难不成还以为我要非礼你?”

    “你个混蛋,放我下来!”周冰俏脸气得通红,她哪会相信赵辰的话。

    “我放你下来,你能站得稳吗?”赵辰看着周冰笑道:“你真的误会了,我真是要帮你吹掉脸上的脏东西,你想想,如此清亮的一张脸,掉上了脏东西,这就像一锅粥里掉了一粒老鼠屎,多让人恶心啊!”

    说着,赵辰还真张嘴对着周冰的脸上吹了两个口气。

    “混蛋……”

    “好了,脏东西已经被我吹掉了,你可以放心了。”赵辰笑道:“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的,我现在抱着你,最多也就亲亲你,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亲你,小时候我们可是经常玩亲亲的。”

    “混蛋,给我去死。”周冰一怒,一拳向着赵辰的脸便打了过去。

    可惜周冰还未打到赵辰,赵辰那抱着他的双手骤然一松。

    “啊……”

    身体骤然下坠,如此巨变吓得周冰一声尖叫,击向赵辰的拳头也骤然收了回来,双手更是惊诧得直挥舞,俏脸也变得一片惨白。

    这要是落到地上,自己那挺翘的臀部还不得摔扁?

    一想到那恐怖的一幕,周冰都吓得闭上了眼,同时心中对赵辰也是更是愤怒不已:“该死的混蛋,你不是男人……”

    “等一会儿我就让你验证我是不是男人。”赵辰哈哈一笑,就在周冰的身体快要摔在地上时,一把将她给重新抱住,而周冰也瞬间本能的将赵辰的脖子给抱住了。

    “哈哈,大眼妹,看来你还是很想辰哥哥的嘛,居然主动抱辰哥哥了。”赵辰得意一笑,抱着周冰继续向楼上走去。

    “混蛋,给我去死。”周冰将赵辰放开,贝齿紧咬,双手成拳,又要向赵辰打去。

    “大眼妹,你要是再动手,我可就不能保证能将你接住了!”赵辰笑看着周冰,周冰虽然怒不可揭,恨不得将赵辰给撕了,但最终还是没有挥出拳头。

    此时的她有伤在身上,且脚还受了伤,连站都站不稳,如果这混蛋真将自己丢下,连上楼都难,受不成到时爬上去。

    “等伤好了,这个仇一定要报。”周冰在心中暗暗发誓,然后便闭上眼睛,再不看赵辰,不管赵辰说什么她都不再理会。

    三楼二号很快便到,周冰拿出钥匙将其打开,房间不大,也就五十多个平米,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个人住倒还宽敞。

    赵辰将周冰抱进房间放在床上,然后又下去将轮椅拿了上来,周冰便冷冷的道:“记得给我把门关上。”

    意思很明确,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可赵辰哪能就这么离开,嘻嘻一笑道:“你现在可是连路都走不了,我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怎么办?”

    “这不用你管。”周冰冷冷的道。

    赵辰连连摇头道:“我怎么能不管,你可是我的妹妹,且我回来之前,你爸还让我好好照顾你,要是他知道我就将你这么丢在这里跑了,肯定饶不了我。”

    “我会给他打电话说清楚,他不会怪你。”周冰再次面无表情的道。

    “我说大眼妹,你对你爸不了解,我可告诉你,他那个人可凶残了,当着你的面他自然会说不怪我,可背地里,不知道怎么整我呢,我可是被他给整怕了,所以绝对不能离开。”赵辰一脸怕怕的样子,心中却在暗道:教官,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的女儿,你可不能怪我冤枉你哟。

    周冰看着赵辰,本来还想说话,突然明白了,赵辰这显然是在找借口,不管她说什么,对方肯定都不会轻易答应离开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