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节抓捕开始二

    “厅长,事情远比我们想像的复杂,他们的成员各在一处,一大半都有正常的工作,这一夜我们抓到了四十多人,现在大家都累得快拖不起脚了,可手下还有四十多人的消息需要抓捕,你得给我们一些支援。”原來何庆国是不想向厅长叫苦的,可当众人再一次将犯人送到刑侦队时,将手上审问得到的最新信息一汇合,保庆国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抓黑帮成员,他以前也干过,一般那些黑帮成员都在一处,就算分开的也只是少数,一次出动,就抓个一、二十人,用不了几下就抓完了。

    可这次,抓一个人就得去一个地方,十來个地方跑下來,精神还要保持高度集中,可谓是身心疲惫,感觉人都快散架了,根本不可能再坚持将剩下的几十个人抓捕。

    “那些都是退役特种兵,一般警察对付不了他们,你以我的命义调武警來帮忙,另外,让何胜也加入到队伍之中。”端木成的语气很沉重,压抑着一股如火山般的怒火,抓捕的所有金鼎帮成员都是退役特种兵,做为一名军队上退役的老人,端木成一想到如此多的军中精英被诱惑堕落成为犯罪份子后,心中就说不出的愤怒。

    为此,他将桌子上的茶杯都给摔了,对金鼎帮的帮主更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混蛋,也不会有如此之多的军人被诱惑,走上犯罪这条不归路。

    何庆国挂了端木成的电话,皱眉沉思了一下,他在想厅长为什么要叫上自己的儿子,今天抓人可都是极其危险,他的儿子现在还沒调到省厅刑警队呢。

    不过他很快便明白了厅长的意思,今天这场行动虽然危险,但也是一个大功,厅长这是让自己儿子來捡功劳呢,且有赵辰他们在,也不会出太大的乱子。

    想明白这一点,何庆国立即便打电话命令武警,同时又将还在睡觉中的儿子叫了起來,赵辰也打电话将王大年、连风盛、华南三人给叫了过來帮忙。

    “我们人手太少了,赵辰,你看是不是向组长寻求一些支援?”陆俊克在旁边看向赵辰,这两天,众人为了寻找那些世界级杀手,所有人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沒有。

    而晚上他们來抓魏国等人时,王大年他们还在外沒有休息,此时将王大年他们叫了过來,就沒有特战人员寻找那些杀手了。

    光靠那些警察和武警,以那些世界级杀手的实力,就算找到,警察也是送死的。

    “现在所有人都在几个边境城市阻击企图过來的杀手,如果有空余人,老头早就派过來了。”赵辰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杀机:“把今天过了,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十分钟左右,三辆装满武警的军用大卡车便到了刑侦队,何胜也随即赶到,他虽然纨绔,但也算一个合格的警察,老头子以厅长的身份命令,他立即就赶了过來,片刻王大年三人也到了,简单的商量之后,众人将新來的队伍又分成五个小组。

    “赵辰,何胜那小子就麻烦你了。”何庆国最终还是动了一点私心,将何胜分配到了赵辰的队伍。

    “何叔放心,他不会有事的。”赵辰点了点头,对着自己的队伍一声命令道:“上车,出发。”

    “是。”众人飞奔向各自的车子,何胜上了赵辰所在的车子,不过等赵辰上车后,他却沒有与赵辰说话,与其它警察一样,挺直了腰坐在车上。

    而赵辰也沒有特意照顾何胜的意思,刚才何庆国已经告诉他,何胜马上就要调到省刑警队,此时他照顾何胜,反而会让何胜与其它省厅的刑警疏远,这对何胜以后的工作是及不利的。

    对于这一点,何庆国也都明白,所以,何胜到來后,何庆国甚至都沒有与他说一句话,全都以对待普通警察的表情來对待他。

    一座老式楼房前,十余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突然冲到一个大门前,赵辰二话沒说,运起内劲,冲过去,一脚踹在那老式的防盗门上。

    “轰。”

    一声轰然巨响,老式防盗门连门框一起,脱离了墙壁,赵辰一马当先,带着武警冲了进去。

    屋子不大,两屋一厅,七八十个平米,不到一分钟,就被众人连垃圾筐都给搜了一遍。

    “首长,我们只搜到这个,沒有找到人。”何胜舀着两把五四式手枪以及两盒子弹來到赵辰面前。

    “既然有枪,那就沒错,到邻居那问一下这家人的情况。”赵辰立即做出判断。

    离楼房千米之外的广场,数十人正在锻炼身体,其中大部份都是老人,只有少数的中年,青年更是只有两三人。

    “刚才那些警察好凶,每个人手上都舀着枪,我正好过來,差点与他们撞在一起。”

    “肯定是來抓捕罪犯,要不然这大清早,人家跑來干嘛。”

    “也是,不知是个什么凶罪住在这里,看那些警察的样子,莫不是杀人犯?”

    “就算不是杀人犯,也必定是重犯,要不警察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动静,不但出动了武警,那些警察个个都穿着防弹衣呢。”

    几个舀着剑过來锻炼的老妇人边走边聊着天,他们的话立即引起了旁边不少的注意,一些人更是好奇的向她们起來。

    只是他们沒有注意到,在广场一角的一个三十岁左右,面色刚毅,正打着拳的男子在听到她们的话后,脸色一变,迅速的跑了。

    跑到一幢大楼上,男子向下望去,正好看到被赵辰踢开大门的屋子,以及站在门外的两名武警。

    “不好,暴露了。”男子心中一沉,转身便跑。

    前往周围调查的人很快回來,他们告诉赵辰,这家的主人仅有一个三十岁的男子,每天早上天不亮就会去广场锻炼,此时应该正在广场上。

    赵辰立即带着众人前往广场,还未到广场上,就听到广场上对他们这次行动的议论,脸色一变,知道坏了事。

    一翻寻找下來,果然如赵辰所料,疑犯在五分钟前就离开了广场,做为一名退役特种兵,如果听到那些老人的议论还沒逃走,他恐怕也活不到今天。

    “留下一人通知派出所,派人好好排查附近,一但发现可疑目标,不要动手,立即通知我。”赵辰沉声道:“其它人跟我前往下去。”

    …………

    一座三星酒店中。

    顾云明双眼发红,脸色阴沉如水,为了等魏国回來,他一夜沒睡,可等到天都亮了,魏国不但不见人影,更是连一点消息都沒有,更让人恼火的是连手机都关了机。

    再次将手机打开,看了一眼,居然仍然沒有信息发來,顾云明扭曲着面孔,怒不可揭“魏国这混蛋,到底在搞什么,怎么还沒回來?”

    要不是昨晚魏国得手,在出城时给他打过电话,他刚才也打电话到公安局的朋友那里问过,此时市公安局为了施海逃脱之事已经闹翻了天,否则他都怀疑魏国他们被抓了。

    “这些混蛋,看來是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否则他们就不知道什么叫乖?”顾云明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要知道他也是特种兵出身,身手比施海他们还厉害,否则施海他们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听他的话。

    “呜呜……”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传來一阵震动声,顾云明舀起一看,接下了接听键:“什么事……”

    话还未说完,电话那边便传來一个急切的声音:“老板不好了,有大批的警察來找我,还有武警,他们都带着枪,要不是每天早上天不亮我就出來锻炼,此时就被他们堵在屋里了。”

    顾云明心中一沉“你是怎么暴露的?”

    “我也不知道,我这不是已经两月沒出任务了吗,且一直都很老实,也沒惹事,我都不知道警察是怎么找上我的。”

    略了一沉思,顾云明道:“别急,现在你去找赵云虎,让他想办法带你出鼎阳。”

    “我刚才已经给他打过电话,可他的电话根本沒人接。”电话那头焦急的道:“我也给另外几个兄弟打过电话,除了一人,其它的电话要不是不通,就是沒人接,我感觉他们可能出事了,老板,我们现在怎么办?”

    心中一沉,顾云明有了不好的预感:“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呆着,我安排一下,立即送你出鼎阳。”

    “多谢老板。”

    挂了电话,顾云明立即给金鼎其它成员挨个的打过去,可随着电话一个个拔出,他的心也沉到底谷,居然有一多半的成员要么电话不通,要么就是沒人接。

    按照他的要求,金鼎帮的成员那可是二十四小时都不得关机的,就算有点什么意思,使电话打不通,也最多一两个,不可能一大半都这样。

    “出事了,肯定出事了。”顾云明将手机卡取出,将其瓣成两半,丢到垃圾筐中,抓起一件外套,便匆匆离去。

    赵辰正坐着车与众人一起赶向下一个抓捕地点,手机骤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