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节 南锡三大家族

    杜玉一走,孙中铭便走了过来:“杜凌多好的人,有能力,又能吃苦,人际关系也好,可惜他这个弟弟却不成气。”

    “抓起来弄进去教训一下,相必他就会听话了。”赵辰冷笑道。

    “我们到是想抓,但他是南兴娱乐城的人,南兴娱乐城在鼎阳市关系非常的复杂,且背后还有齐家做靠山。”孙中铭叹了一口气,骤然问道:“听说这次的事情就是齐家干的?”

    孙中铭虽然是鼎阳的公安局长,但曹家发生的事情,他却并不知内情。

    “孙局,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否则你会为难的。”赵辰笑了笑,孙中铭一愣,随即便释然,他不过一个市局的公安局长,对于齐家那种庞然大物,他实在太过渺小。

    不知道四位同伴死于谁的手上还好,一但知道,他如果不为其报仇,心中必然过意不去,但如果为之报仇,面对齐家,他只有死无葬身之地。

    “哎。”孙中铭无力的叹息一声,表情很沮丧,赵辰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他意思很明确,这件事就是齐家干的。

    “孙局也不用自责,这件事既然我知道了,我就会管到底,不管是谁也休想包庇他们。”赵辰说出这话时,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

    “好,如果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孙中铭也是一个爽快之人,当场便答应了下来,只是孙中铭没曾想到,赵辰就是一个惹祸精,当赵辰真找到他时,他却再也没有如此爽快了。

    曹子源在安慰了杜玉的父亲一阵后,也走了出来,赵辰将从杜玉那里抢回来的支票还给他,并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

    “哎。”曹子源无奈的叹息一声,看着手中的支票有些为难。

    “我看这样吧,这支票就交给孙局长,由孙局长转交给杜先生夫妻吧。”赵辰提醒道。

    “那就麻烦孙局长了。”曹子源将支票立即就递给了孙中铭。

    孙中铭也不推迟,接下支票道:“行,我一会儿转交给他们。”

    与孙中铭又聊了几句,两人便离开,走之前赵辰将自己的联系电话告诉了孙中铭,虽然孙中铭有刻意与他交好的意思,但赵辰更明白,以后鼎阳便是他的战斗之地,要在这里混,与警察局长交好,对他非常有好处。

    正开车的赵辰突然从后视镜中看到一个辆面包车跟着自己,脸色一沉:“不知死活!”

    “怎么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曹子源扭头向后方看了一眼:“我们被人跟踪了?”

    “你不怕?”赵辰好奇的看着曹子源。

    “我怕什么?”曹子源潇洒一笑道:“人总有一死,我如果怕死,就跟着我爸他们躲到国外去了,再说了,我之前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只是这齐家的胆子也太大了,现在居然就敢向我们动手?”

    “也有可能不是齐家的人。”赵辰道。

    “那会是谁?”曹子源疑惑道:“我在这里可没有仇人,难不成是你的仇人?”

    “你是没有仇人,可你的钱有仇人。”赵辰道。

    曹子源一愣,顿时皱眉道:“你是说刚才那杜玉?”

    “有九成是他。”赵辰道:“听说那家伙是南兴娱乐城的人,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怎么不知道,以前去过不少次。”曹子源沉着脸道:“我还知道南兴娱乐城背后是齐家,而且娱乐城只是他们明面的招牌,他们真正赚钱的是毒品,南兴娱乐城就是鼎阳最大的毒品交易场所,它一共十八层,共分成四个等级,五层以下谁都可以去玩,五层以上则必须是会员才行。”

    “在那里,你玩什么都行,那里可以找到世界各国的女人,只要你出得起钱,就算你要玩美国的处女,他们也能给你弄来,且是真正的处女,绝对不是那种花钱补的膜,玩的花样更是五花八门,只要你能想到,他们都可以满足你。”

    “十层至十五层,则只能金卡会员才能上去,那里的服务更为高级,而一张金卡,什么都不消耗,一年光是会员费就是一百万,能办得起的身价都在一亿以上。”

    “至于十五层至十七层,则需要钻石会员才能上去,钻石会员每年会费是五百万,能办得起的,都是身价达到十亿以上,或是一些身份特殊手握大权之辈,娱乐城直接送的会员卡。”

    “最后便是十八层,南兴娱乐城声称十八层不对外营业,其实那不过是骗人的,十八层是专门提供给那些瘾君子吸毒用的,对于这一层,南兴管理得很严,每个瘾君子都有一个特殊的白色卡片,在南兴的任何一个电梯中只要刷这张卡,便能将其带到十八层。”

    “然后会经过三道关口检验,非熟人不允许进,当然,如果他们检测出你也是瘾君子,便可以进入,一但被他们怀疑上,那将必死无疑,据说,每天到此来吸毒和买卖毒品的瘾君子超过五百人,还有不少是专门做毒品生意的,光这一项,南兴每天净赚就超过五百万。”

    “你怎么知道?”赵辰好奇的看着曹子源,他正愁不知南兴的消息,没想到曹子源就给他提供这么多。

    “怎么说我也是鼎阳一大纨绔,虽然不是最顶级的,但也有自己的圈子,再说,南兴做这些事情并不怎么隐秘,想知道并不算什么难事。”曹子源道:“不过现在我们这些在政府高层没有根基的普通商人纨绔,现在已经很少到南兴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赵辰顿时好奇起来,什么叫纨绔,那就是有钱没地方花,那里贵就跑哪里,哪里所谓的档次高跑哪里,处处都要显示出自己的身份,南兴虽然算不得鼎阳最顶级的娱乐场所,但也能排到前五。

    “南兴仗着齐家做靠山,无法无天,几年前,有几个像我这样在政府高层没有任何背景,但身价又上亿的商人到南兴玩,却不想被南兴暗中下毒,沾上了毒瘾,整个家里的财产大部份都都被他们吸光了,其中一个更是吸食过量而死。”

    “等他们家人发现时,一切都晚了,他们原本想找南兴讨说法,却不想其中一个更是被南兴给灭了全家,将财产抢了,其它几个家族也被齐家打压,最后不得不变卖了资产,离开了鼎阳。”

    “这件事当年闹得很厉害,鼎阳有些势力的人都知道,后来大家都怕被南兴暗算,不敢再去,南兴的生意也一落千丈,直到这两年才稍微好一点,不过也仅是那些背景强大,南兴根本不敢下手的人才敢去。”

    “像我们,虽然知道现在南兴不敢再像几年前那些肆意妄为,但也不得不防,所以除非有事,一般都不会再去。”曹子源在说出此事说,脸上明显带着厌恶之色。

    赵辰点头,迟疑了下,疑惑道:“南兴那样大张旗鼓的犯毒,警局应该也知道吧,就算鼎阳市局不敢管,可省厅也不管吗?”

    “在南锡省,有三大家族是绝对不能惹,第一是孙家,孙家做为南锡省第一古武家族,我听父亲说,他们这个家族存在了数百年,经历了几个朝代,势力非常的强大,他们除了在古武界有势力外,商界和政界势力也不小。”

    “商界,他们家族控制的禹阳集团是南锡省仅次与云叔叔的大丰集团的存在,而政界,孙家副厅级以上的官员就有四名,另外还有一名副部级的副省长,至于其它当一把手的正处级,也有近十人,绝对是南锡省公认第一家族,不过孙家的人比较低调,不像齐家那么霸道,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他基本不会主动来惹你。”

    “就算遇上什么利益之争,孙家也尽量本着双方获利的处事原则,和平处理,就像我们家与他们做药材生意一样,他们从来不会少一分钱,更不会拖着不给,每每都是准时支付,也正是因为这样,孙家在南锡省名声非常好,同时,整个南锡省八成上得了台面的势力都与他们交好。”

    “谁要是得罪了他们,整个南锡绝对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第二个势力便是齐家,齐家是南锡省第二古武世家,不过他们不擅长经商,家族的经济来源全都靠控制黑帮获取非法收益,同时他们也非常的强势霸道,只要是他们看上的利益,除了孙家之外,其它家族都休想沾一点。”

    “而在政界,他们的实力也一点都不弱于孙家,不但有一名副部级高官,就这鼎阳其中一名副市长就是他们家族的人,另外也有不少人在省内各处当一二把手,如果不是他们经济受限,完全可以与孙家争南锡省第一家族。”

    “不过与孙家相比,齐家的名声可就不那么好,毕竟混黑的人没人喜欢,大家对他们家族畏惧多于敬重。”

    “第三家族便要属蒋家,也是现任南锡省省长蒋心国的家族,蒋家纯粹一个政治世家,蒋心国的父亲蒋震盛便是从南锡省一步步升上去的,前后做过南锡省副省长、省长,省委书记,最后被提到中央当了部长直到退休,整个南锡省,厅级以上的官员,有近半是他提拔起来的。”

    -- 作者有话说 -->